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29章 小黎实力卖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29章 小黎实力卖爹

    客栈里,小黎坐在床上,身子包裹在暖暖的被子里,正被大妞一口一口的喂着喝粥。

    容溯进来的时候,便瞧着小男孩活灵活现,虽说面色苍白些,但明显已经好了许多。

    大妞有点怕容溯,看容溯进来,就条件反射的坐好,手里的粥也不喂了。

    小黎也没吃了,看向容溯。

    被两只黑漆漆的眼珠子望着,容溯僵了一下,才开口:“好些了?”

    小黎木木的点点头,但没表示出太多热情。

    容溯也没多余的动作,找了张椅子坐下,对大妞道:“给我。”

    大妞迟疑了许久,才试探性的将手里的粥碗递给容溯。

    “出去吧。”

    大妞条件反射的起身,真的要出去。

    小黎叫住大妞:“我还没吃完……”

    大妞对小黎摇摇头,然后头也没回的跑不见了。

    小黎撅着嘴,不高兴了!很不开心的瞪着这个容溯!

    容溯舀了一勺粥,递到小黎嘴边。

    小黎哼了一声,别过头,不吃。

    容溯又把勺子递过去一点,嗅着那软绵的粥香,小黎咽了咽唾沫,但还是忍着没吃。

    “不吃就没了,想饿着?”男人冷冷的开口。

    小黎鼻子皱了皱,气势汹汹的扭头,张口,嗷呜一下,把那勺粥吃了,还鼓着腮帮子,狠狠的咀嚼,虽然,并没什么可咀嚼的。

    容溯嗤笑一声,又舀了一勺,递过去。

    这时,门外却急匆匆跑进来一人,定睛一看,是小妞。

    小妞跑得很急,还在喘大气,显然是紧急赶来的,而小妞后头,那探头探脑,瑟瑟缩缩的,不是大妞还是谁。

    大妞是在探测好敌我差距,以及个人能力后,果断先留下小黎迷惑敌人,再立刻去搬救兵了。

    小妞跑进来时还很急,听姐姐的语气,还以为小公子病情坏了,可一进来,却被一大一小两双眼睛安静的注视,小妞就懵了,转头再去看姐姐,就见大妞躲在门外,挤眉弄眼:“进去,你快进去。”

    小妞扁着小嘴,小声问:“进去做什么?”

    大妞一惊一乍的说:“那可是七公子,七公子啊……”

    那语气,跟说大魔王没什么区别。

    容溯听到了,眼睛微妙的眯了起来。

    小妞警觉不对,立刻对姐姐做了个“嘘”的动作,意思就是,背后说七公子坏话就算了,但当面肯定不能说,可姐姐还没住嘴,小妞已经感觉到七公子投来的不快视线。

    小妞缩了缩肩膀,脚步下意识的后退到门口,想出去,却被大妞一推,推进了屋子。

    然后,房门就从外面被关上了。

    小妞吓死了,贴着门小声喊:“你……你……你开开……开开……”

    大妞不开门,似乎觉得当小公子被七公子抓在手心的时候,放小妞进去救场,是最明智的决定。

    然后,大妞就毫无心理压力的自己搬了个板凳,就坐在门外,乖乖等着。

    小妞叫了几次,求救无门,只能硬着头皮转过头来,木木的对着对面两张脸,咽了咽唾沫,才说:“我……我出不去了……”

    小黎眨眼,对小妞拍拍自己的床边位置。

    小妞就小心翼翼的走过来,然后半边屁股坐在那床榻边缘,坐下后,还看了规矩素来森严,为人也自律克己的七公子一眼,然后把半边屁股,减少成三分之一屁股,坐的非常端正。

    容溯:“……”

    白天和晚上,真是两个样子啊。

    小黎也不喜欢容溯,就说:“我要小妞喂我吃。”

    容溯将碗直接塞到小黎怀里,冷声道:“自己没手?”

    小黎愣了一下,撅嘴:“我是病人!”

    “什么病?”

    小黎挺着胸脯,得意的回答:“重伤!内伤!”

    容溯目光依旧那么冷:“手呢?”

    小黎看看自己的双手。

    容溯冷漠:“手没断就自己吃。”

    小黎觉得很委屈,本来大妞喂他喝粥,喂得好好的,这个人突然进来把大妞赶走,要自己喂。

    现在小妞来了,他要小妞喂,这人又要他自己吃,这人……这人……根本就是在故意欺负他嘛!

    小黎皱着鼻子,生气得直哼哼。

    容溯本是有些话想问小黎,但现在,旁边还有人,显然不宜开口,斟酌一下,他只能换了个方式,问:“你娘呢?”

    小黎疑惑的眨了眨眼,看着容溯。

    容溯道:“重伤在身,行动不便,你爹一直照料你,却未提过你娘,你娘呢,为何不与你们父子一道?”

    小黎其实不止一次被问过这个问题,所以回答得很熟门熟路:“我娘不在。”

    “死了?”

    小黎顿时炸毛:“你才死了!你才死了!”

    容溯表情漠然:“没死?抛夫弃子了?”

    小黎恼得捶床:“我娘才不会抛弃我,才不会抛弃我!”

    “那她人呢。”

    “她去……”小黎险些条件反射的道,她去八秀坊了,但所幸他虽说刚清醒不久,但脑子还没坏,立刻紧急闭嘴,然后倔强的抬高下巴,哼了一声:“我不告诉你。”

    容溯审视的目光在小黎身上扫了一圈儿,最后道:“你娘,与你爹可成过亲?”

    小黎迟疑一下,这个问题倒是不好回了。

    爹就是娘,娘就是爹,一直都是这样,可爹娘成过亲吗?同一个人,怎么会自己与自己成亲?

    小黎张张嘴,徘徊几下,才呐呐的说:“没有。”

    容溯垂了垂眸,又问:“你爹要给你找个新的娘亲,你可愿意?”

    “新的……娘亲?”

    “嗯,你将有两个娘。”

    小黎小脸皱成一团,很不高兴:“我只有一个娘,就一个!”

    “那爹呢,也只有一个?”

    “对,就一个。”

    “不,两个,你再想想。”

    “啊?”小黎愣了愣,抓抓头,有点被绕进去了,掰着手指算:“不对啊,我就一个爹,一个娘,没有两个。”

    “就是两个,一个去八秀坊,晚些回来,还有一个,可还记得?”

    小黎顺嘴道:“那个不能算,当没有这个人就好。”

    容溯挑了挑眉,目光微妙,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等到容溯走了,小妞才怯生生的问:“小公子,你怎么会有两个爹,你只有一个啊。”

    小黎说:“是啊,就一个。”

    “那你刚刚说两个。”

    小黎摇头:“我没说,我说了就一个。”

    小妞:“……”

    小妞觉得小公子这场重伤伤的最重的可能不是内腹,是……是脑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