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30章 三哥想必早就猜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30章 三哥想必早就猜到了

    接下来的几天,没发生什么特别之事。

    柳蔚安安心心的与孙奇洽谈了一番,容棱在忙什么,柳蔚则完全不清楚。

    不过,再也不清楚柳蔚也知道,是与权王有关的。

    容棱既然来过古庸府,自然就不会这么轻易将这片土地送出去,人虽离开,但一部分势力,却留了下来。

    只是要怎么留,则不好公开了。

    这小小的古庸府,以前撑破天,也就纪家在这儿设了个据点,算是接洽南北两路,这纪家还得是抠着算着,找个不繁荣,但是也不至于太荒废的州府,但现在这么一来,这儿彻底热闹了。

    镇格门的势力有,辽州的势力有,或许很快,京都的势力也会渗透过来,显然,挡在惠州前头的古庸府,屹然已经成为了一道战争防线,看似平和的表面下,实则已经埋藏下了随时爆发的战斗因子。

    大概古庸府原住民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这山清水秀,入不敷出的贫困州府,竟会成为军事基地。

    但现在说这些还言之尚早,毕竟战争还没打响,将来会如何,谁也说不准,换言之,惠州虽然重要,但权利核心,还是京都。

    权王的大部分心神,也依旧放在京都,只是占下惠州,多少能给自己一些底气。

    辽州位于南方,中间隔着两江,而惠州在北方,有了惠州,直逼京都,才有机会。

    这些绕绕弯弯,现在是一丝都瞧不出来,不止柳蔚没太过上心,知晓处境的孙奇,也很心大的不管不顾,满脑子还是旅游业,打算带着古庸府整个脱贫致富,走向人生巅峰!

    孙奇这种想法其实是对的。

    作为古庸府府尹,他的本职工作,是领导百姓,管束百姓,打仗,是武官的事,文官,只负责文官的职责。

    或许说,男人应该有点野心,自己的地盘眨眼就要被一个外来亲王统领了,总不能束手就擒,乖乖投诚?

    讲真的,武官或许会有点烈骨头,十二万分的要冲要打,但文官却不然。

    不是文官怕死,而是,手下系着满城百姓,他冲不起,打不起,乖乖听话,才是保证城中百姓不死一人的最好方式。

    而能保护好百姓,就是府尹最大的成功。

    各位其职,便是此意。

    因此明知道权王来了古庸府,而且还打算在这儿集结更多辽州人,孙奇也能淡定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淡定的做自己的事。

    权王,似乎对孙奇的识时务很满意,因此当真,没惹过一丝麻烦,大家就这么微妙的平衡着,直到柳蔚离开的那天,容棱与孙奇谈过一次。

    谈的什么,柳蔚不知,也不想打听。

    只是孙奇来送行时,笑的很开心,临走前,还塞了很多土特产来。

    小妞大妞接下,柳蔚正想道谢,就听孙奇道:“柳大人,回了京都把这些特产也与京里的熟人分享分享,若是有人想买,咱们这儿管外售,管驿站车马费,视货订量多少算折扣,订得多,还送小礼物。”

    折扣两个字,还是柳蔚教给孙奇的,一眨眼,已经能活学活用了。

    柳蔚欣慰之余,又有点担心:“堂堂朝廷命官,要改行当奸商了?”

    孙奇只是叹了口气,幽幽的说:“穷怕了,只能靠自个儿了。”

    一个人穷,或许只是穷,一个州府穷,那才是真正的穷。

    想到刚来古庸府时,去衙门写书案,被小衙役旁敲侧击的暗示,宣纸写了一面,背面还能写时,柳蔚的心情,也非常微妙。

    官船从古庸府码头,往建阳府行驶。

    船舱内,已经差不多快要痊愈的小黎,搂着珍珠,背靠着咕咕,优哉游哉的靠在那儿,打瞌睡。

    乘坐早上的船,小孩自然还没太睡醒。

    柳蔚将小黎抱起来,小家伙立刻搂着娘亲的脖子,黏黏糊糊的就不撒手。

    柳蔚将儿子放到小隔间内,让儿子睡,小黎含糊应下,就把珍珠放在床头,闭上眼睛。

    柳蔚回头,发现咕咕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狭窄紧憋的小隔间,咕咕的体积,被衬托得更加宏伟。

    咕咕很委屈的站在门口,黑豆子般的眼珠,亮晶晶的。

    柳蔚到底没狠下心,把隔间里的桌子推到最里面,在地上空出一大片地,咕咕了然,自觉的走过去,抱着肚子,蹲下。

    柳蔚摸摸它的头,这才离开,将小隔门从外头关上。

    回到船舱,几双眼睛看过来,柳蔚没在意,只对大妞小妞道:“今晨起的太早,你们也去睡吧。”

    两个小丫头乖乖应着,这便离开。

    等到另一间隔间门被关上,舱内,只剩下三人。

    柳蔚坐下来,容溯容棱坐在对面,三人安静了一会儿,还是容溯先开口:“到了建阳府,我下船。”

    柳蔚挑了挑眉,问:“不怕截杀了?”

    那枚兵符,还是关键。

    容溯“嗯”了一声,语气淡淡。

    容棱没其他反应,倒是叮嘱了一句:“小心。”

    好歹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哪怕以往隔阂再多,可终究也有些情分。

    哪怕是柳蔚,对容溯一味的讨厌,但也有了一两分自己人的心思,虽说,当真只有一两分,并且,回到京都,各自为政后,只怕半分也不会再剩。

    容溯似乎也有自己的考虑,三人间再无说话,平静中,透着点不自然。

    又过了许久,容溯还是开口:“皇叔找我谈过。”

    柳蔚朝容棱看去。

    容棱表情淡淡,没什么惊讶。

    容溯也看向容棱:“三哥想必早就猜到了,我想,皇叔与我说的,必然也与你说过。”

    说什么?

    柳蔚猜都不用猜,无外乎两个字——拉拢。

    想来,权王的意思,或许一开始只是从容溯这里抢走兵符,哪怕将人杀了,也在所不辞。

    但知晓容溯为他们所护时,竟多了一分人性,或许是看在容棱的面子上,给了容溯多一个选择,从掠夺,变成了合作。

    也因此,容溯不怕截杀,因,无人会截他了。

    这些朝中秘事,柳蔚一点不想打听,因为与自己无关,知道了,也只是麻烦,所以柳蔚起身,回了小隔间。

    关上门,就躺上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