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31章 我就算产卵,也在床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31章 我就算产卵,也在床上

    摇摇晃晃的船身,无形中,像是催眠,柳蔚迷迷糊糊的闭了眼睛,再醒来时,已经快中午。

    而容溯,已经下了船。

    柳蔚问道:“不是还没到建阳府?”

    古庸府到建阳府的距离,是三天水程,柳蔚顶多才睡两个时辰。

    容棱道:“有人接他。”

    既然容溯自愿与对方走,想必容溯自己会有分寸,柳蔚不再问了,只是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道:“你也躺躺?”

    容棱直接抓起柳蔚的手:“午膳了。”

    柳蔚懒洋洋的被抓起来,半个身子靠在容棱身上,被拖着进了大舱。

    这艘船,是特地为几人准备的,既然是官船,自然也不会遇到什么太大的麻烦。

    船平平静静的从古庸府到了建阳府。

    到了建阳府,就要下船走官道,行马车,回京都府,但这条路就长了,足足走了一个月,他们才到。

    而这一个月,柳蔚出了点问题。

    柳蔚,晕马车了。

    大妞小妞开始贴身照料柳蔚,小黎也给娘亲找了许多药,但是都不管用。

    容棱也不骑马了,只在车厢内搂着柳蔚,车厢颠簸,太过陡峭的路,受罪的总是躺着的人。

    柳蔚像个病秧子一样,自己都觉得拖累。

    再一次停车休息,大妞小妞去外面生火,小黎去附近取水,容棱摸摸柳蔚发凉的额头,问道:“还未好些?”

    柳蔚疲倦的摇摇头,看了看外头,道:“你去看看小黎,别让小黎走远了。”

    容棱不动:“珍珠咕咕跟着。”

    柳蔚还是推容棱:“那两只顽鸟,只会跟臭小子一块儿野。”

    容棱最后到底无奈,让柳蔚躺好,这才下了马车。

    柳蔚一个人躺在车厢,眼睛看着马车内床顶木质的纹路,眼睛有些发直。

    过了一会儿,车窗边上,飞来一条黑影,是珍珠嘴里叼着两根木柴,落了下来,正站在窗棂上,看着柳蔚。

    柳蔚勉强坐起来,捏过两根木柴,随手丢到外头。

    珍珠不干了,怪叫:“桀!”

    柳蔚对它做了个“嘘”的动作,小声道:“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用筑巢,不要再捡树枝回来。”

    珍珠跳到柳蔚身上,先报复性的啄了啄柳蔚的手背,但又顾忌分寸,没下重手。

    并且啄完后,还小心翼翼的蹭了蹭,接着又走到柳蔚肚子上,将身子软在柳蔚怀里,小身子就趴在柳蔚身体上。

    柳蔚看出它的意思,将声音压得更低:“只有鸟才在巢里产卵,我就算产卵,也在床上。”

    珍珠委屈的望着主人,似乎觉得自己一片心意被践踏了。

    柳蔚只是抱着它,趁着没人,到底抱怨一句:“这可……怎么办啊。”

    一次是这样,两次也是这样,到底是容棱太强,还是她的体质有问题,不带次次都一击即中的。

    珍珠不明白主人的烦恼,只用小脑袋,继续去蹭蹭主人的肚子,然后突然兴致起来,仰头叫了两声:“桀桀。”

    柳蔚斜眼瞥它:“现在就想名字,早了点吧。”

    珍珠却很热情,又说:“桀桀?”

    柳蔚漠然:“虽然我不太会取名字,但‘石头’这个名字,我觉得不好。”

    “桀桀?”

    “‘大树’也不好。”

    “桀桀桀桀?”

    “‘狗尾巴草’更不好,我不会给我孩子取这种名字的,你死心吧。”

    珍珠很惆怅,觉得继心意被践踏后,智商也被践踏了,它不开心了,整只鸟都没精神了。

    柳蔚摸摸它的头,一人一鸟,各怀烦恼。

    过了好一会儿,容棱总算把满身是泥的小黎拎回来了。

    柳蔚猜的没错,一放出去,这小子就野了,而后面,还跟着垂头丧气的咕咕,咕咕显然被教训了一顿,一直走的很慢,等回到马车边,就默默的钻到车底下,趴着就不出来。

    大妞小妞勤勤恳恳的生好火,煮了一顿不算丰富,但在郊外,也算凑活的午膳。

    柳蔚吃的最少,又喝了点粥,便回马车上躺着了。

    和第一次怀孕不同,这一次,柳蔚免疫力好像并没第一次好,也或许是受过伤,还未彻底恢复。

    总之,上次怀孕,从京都到曲江府一路车马,柳蔚也毫无所惧,这次,却好像娇气了。

    小黎吃了饭,就被容棱拎着去河边洗澡,远远地,柳蔚也能听到那般嘻嘻哈哈的声音,间或,还有咕咕跟着叫唤。

    等到一小一鸟洗好了回来,马车也要继续行驶。

    到了这里,已经距离京都府很近了,大略明日,就能到京都城郊,最快明日晚上,便能进城。

    想着尽快回京,也能让柳蔚尽快摆脱这种疲乏,容棱催促车夫,连夜启程。

    这样一来,大略后半夜,便能到城郊,明日一早,或许就能进城。

    柳蔚在车厢里,被搂抱着,懒洋洋的睡着,直到马车突然停下,巨大的动静,令柳蔚霍然清醒。

    容棱也睁开眼,甚至大妞小妞都被吵醒了,唯独小黎,睡得很甜,一动不动。

    柳蔚坐起来,容棱已经撩开车窗,而外面,一片静谧,毫无声响。

    越是平静,越是不妥。

    “小心。”容棱说了一句,便将柳蔚与三个孩子护在身后,先挥开车帘。

    帘外,车夫已经下了地,提着灯笼,正往前面探头探脑的看,见客人出来了,忙抱歉的道:“给公子您惊着了,实在对不住,只是这前头有东西挡着,车过不去,方才还不知被什么打滑了,险些崴了车轱辘。”

    容棱神色平静的“嗯”了声,下车,只往前面走了一些,便止住了步子。

    车夫还无知无觉的往前走,却被容棱叫住:“回来。”

    车夫立刻停住,懵懂的退回来,咽了咽唾沫:“怎,怎么?是野兽吗?”

    容棱没做声,只是接过车夫手里的灯笼,上前两步,将那灯笼,照到地上之物。

    车夫借着光这才看清,但只看了一眼,便悚然一惊,吓得怪叫:“死……死……死人啊……”

    这惊叫声,太过惨烈,车厢里的人都听到了。

    大妞和小妞闻言都害怕的抖了抖肩膀,缩成一团,柳蔚则敛住了眉,下了马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