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33章 你的命是我给的,你生辰不该回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33章 你的命是我给的,你生辰不该回礼?”

    小妞也不知听懂还是没听懂,只是依偎在柳蔚怀里,闭上眼睛,就本能的搂住柳蔚的腰。

    但搂了一下,心里突然有点怪怪的感觉,再睁开眼细想,又没发现什么不妥,最后,带着这种狐疑与懵然,小妞还是闭上了眼睛。

    柳蔚却看出了小妞的异样,摸摸小妞的头,心想,这孩子怕是已经依赖容溯了。

    哪怕是全无记忆,也知道自己搂着的人,不对了。

    大妞倒是好说,看妹妹睡下了,自己又缩在公子怀里,很有安全感,就也睡了过去。

    慢慢的,车厢里多出了两道均匀的呼吸声。

    柳蔚还是没睡,只是仰头看着容棱,问:“可想起了什么?”

    容棱挑眉:“嗯?”

    “不是说眼熟?”

    容棱“嗯”了一声,道:“想不起。”

    “再想想,能想起来,也免了判定死者身份的过程。”

    容棱应了一声,似乎当真在回忆。

    柳蔚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他吭声,抬头一看,男人竟正看着她,见她看过来,就用手盖住她的眼睛,温热的感觉,在眼皮四周弥漫,柳蔚听到他说:“我想,你睡。”

    柳蔚“唔”了一声,算是应下了。

    身子的不适,令柳蔚哪怕没那么想睡,最后也睡了过去,第二日清晨,他们是被车夫唤醒的。

    车夫担心受怕了一整夜,躲在马车边上战战兢兢的念了一晚上的阿弥陀佛,这好不容易天亮了,他迫不及待要催促几位客官去报官。

    最后去报官的是容棱,柳蔚则领着几个孩子洗漱。

    小黎一醒来,就嗅到一股让他眼前一亮的味道,他立刻腾地坐起来,撩开窗帘,凭着过人的视力,一眼便瞧见了不远处那红红艳艳的东西。

    “嗷。”小家伙嚎叫一声,兴冲冲的往外面跑。

    刚跑一步,后领子后拉住。

    “洗脸。”柳蔚冷不丁的将一张凉帕子,盖在小黎脸上。

    小黎冷得哆嗦一下,捂住那帕子,委屈的望着娘亲。

    柳蔚面无表情的说:“不准过去。”

    小黎站在原地,整个人都奄奄的,他嘟哝着道:“爹,我昨夜做了个梦,梦到你送给我今年的生辰礼物……”说着,委屈的对了对手指,眼睛时不时的往旁边瞄,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柳蔚绝情的反问:“你的生辰,为何是我送礼给你?而非你送给我?”

    小黎愣了一下,他是从不过生辰的,这也是去年在京都,听小矜哥哥说,别人家的孩子,生辰都有新衣服穿,新糕点吃,所以他就突然对自己的生辰惦记起来。

    只是当时离他生辰还有许久,他想了一会儿,便没想了,但现在算起来,再过一个月,就是他的生辰了,他以为,他一说,娘亲真的会送礼物给他。

    但柳蔚却并没有这方面的人性,柳蔚只是冷冷的说:“你的命是我给的,你生辰不该回礼?”

    小黎张张嘴,有点不知怎么回,他想说,小矜哥哥不是这么说的,但小矜哥哥也没过过生辰,也是看别人怎么过的,所以小矜哥哥的话,可能也不见得准确。

    这下小黎就木纳了,所以,生辰是要送礼给娘亲的?

    那可怎么办,他要送什么给娘亲?他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以前还有些小私房,后来受伤醒来再翻包包,里面一个铜板都没有了,肯定都被娘亲缴械了。

    小黎一下很烦恼,捏着那张帕子,思索了许久,也没个章程。

    最后,也是柳蔚敲了敲他脑袋,催促:“洗脸,刷牙,吃饭。”

    小黎不敢反抗,只能乖乖照做。

    而刷牙刷了一半,他又听到后面传来娘亲的声音:“珍珠。”

    小黎转头,就看到小黑鸟暗戳戳的正往那让人眼馋的尸体方向扑腾,但它漆黑的身影,在硕白的太阳底下,显得那么盈亮,因此,一眼就被发现了,然后,就像自己刚才一样,被撵回来了。

    看到这里,小黎又惆怅了,心想,至少,珍珠不用送娘亲礼物。

    唔,自己到底该送什么礼物?真是太烦恼了。

    洗漱完,简单的用了早膳,恰好,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柳蔚估摸着应该是容棱报官回来了,但听那脚步声,却不对,等柳蔚确定真的有异时,只见一骑铁骨兵马,已将他们团团围住,坐在高马上领头的,并非男子,竟是位红妆女子,那女子还不偏不倚,是个熟人。

    “哟,这是谁啊,当真是冤家路窄啊!”

    柳蔚表情淡淡的看着坐骑上的月海郡主,不得不说,此女一身戎装,看着还真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意思,少了几分刁蛮,多了几分英气。

    倒不愧是惠王之女,哪怕娇滴滴的养尊处优,骨子里也总有点惠王之魂。

    要知道,惠王的兵符之所以这么值钱,就因那惠王乃是天生猛将,惠州惠兵更是出名的骁勇善战,以一敌十。

    能统领那惠兵的,除了惠王独女月海郡主外,也就只剩那一块兵符。

    而只等兵符被收,惠兵重新收编,洗牌,那这支烈兵,便彻底成为皇家御兵了。

    柳蔚以为月海郡主已经被皇上皇后磨得没了一丁点将门虎女的骨子,但不想,她还有穿上这军装的一日。

    但感叹归感叹,这月海郡主居高临下的睥睨自己,再用长枪指着自己,这画面就不太好接受了。

    而第一反应过来的是小黎,小家伙本就与这月海郡主不对盘,见那削尖的银枪直逼娘亲面门,登时扔了干粮,跳起来,手中就丢出一枚石头。

    月海郡主无知无觉,但一道疾风掠过,一道白影光速截了那石头,捏在手心,不阴不阳的声音,尖锐的飘出:“这是哪家的小孩,这般不知礼数,对着当朝郡主也敢动暗器,杂家倒是没见过这般无法无天的!”

    月海郡主这也反应过来自个儿被偷袭,惊了一下,愤怒的瞪向小黎:“又是你这臭小子,以前没杀了你,是我手软,苏公公,把这小崽子抓起来!”

    月海郡主命令一声,柳蔚的目光,便转向那满面阴柔,看着四十岁左右,面如傅粉,阴阳怪气的中年太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