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34章 再靠近一步,送你们全去见阎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34章 再靠近一步,送你们全去见阎王!

    那太监笑了一声,声音依旧尖细:“郡主糊涂了,这杀人凶手,便是不要杂家动手,也是该抓起来的。”

    月海郡主闻言,登时也乐了,脸上露出笑意,把手一挥,道:“来人,将这些杀人嫌犯都给本宫拿下!”

    柳蔚眯了眯眼,眼看着周围果真有人涌上来,她感觉到空气有些波动,立刻抬手,制止了暗中打算现身保护的几人动作。

    几位暗卫们身形嘎止,面面相觑。

    其中一名暗卫小声问道:“柳大人,不让我们出去?”

    同伴回答:“大人自有主意,且静观其变。”

    跟了容棱柳蔚二人一路,早就已经清楚,就算不听容都尉的话,也得听柳大人之话的几名暗卫,不敢自作主张,纷纷打起精神,暗暗潜伏着,等待柳大人下一步指令。

    柳蔚没有指令,只是立在当下,眼看着那骑兵下马缉人,柳蔚眉毛都没抬一下,却清晰的感觉到身畔三个小豆丁齐齐冒出来,挡在她跟前。

    小黎站在最前面,摆出了迎战姿态,素来圆圆溜溜的大眼睛,这会儿眯成一条线。

    小妞大妞则站在小黎身后半寸,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保护之意,却分外明确。

    柳蔚有些失笑,上前的那些骑兵也止住了。

    几个大老爷们抓个小白脸或许还能说得过去,但对几个小孩动手,就有点没面子了。

    大妞很气愤,张嘴就道:“我们才不是杀人凶手,我们昨夜行车路过,瞧见这里有尸体,这才暂时留下,只等天一亮,就去附近县城报官,我们家公子已经去报官了,他一会儿回来你们便知晓了。”

    小妞想说的都被大妞说了,小妞就不住点头,赞同姐姐的话。

    小黎就简单粗暴多了,直接冷声道:“再靠近一步,送你们全去见阎王!”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一众骑兵,本还对几个这几个小孩有些顾虑,闻言倒是来脾气了,有人直接伸手要抓小黎。

    潜伏着的暗卫很亢奋,动了,动了,那人的手就要碰到小公子衣角了,很好,再碰一下,就一下,只要一下,他们就可以立刻解封,倾巢而出,把这些人打的哭爹叫娘。

    是的,暗卫们虽然比起听容都尉,更听柳大人的,但容大人也提过,小事上,柳大人命令优先,大事上,柳大人与小公子谁要是伤了一根头发丝,全部人,提头来见。

    而与暗卫们的期待不同,待打头那人粗糙的大手,刚要抓到小黎的衣领时,只听空气中一声鹰鸣,接着,不知从哪儿冒出一只大鹰,雄纠纠气昂昂,然后一爪子,不偏不倚,挠到那打头骑兵身上。

    顿时,人群一片骚乱,那骑兵尖叫一声,痛苦的后退数步,伸手一摸,脸上全是血。

    咕咕高昂的盘旋在半空,睥睨着下方惊乱的马匹,仰头,又是一声鹰鸣。

    月海郡主拉住暴躁的坐骑,后退了好几步,几次还险些摔下马,幸亏苏公公托住她,才未让她受伤。

    那苏公公表情也很难看,看着那骤然出现的巨大鸟类,心忖,京都附近,怎的还有此类烈鹰?

    咕咕一鹰当关,击退所有人。

    但小黎不高兴了,小黎伸出手,袖子里暗藏着的薄薄刀片,在阳光下啧啧生光,他不满意的斥责咕咕:“他们是我的!”

    武器都准备好了,却无用武之地,小黎很不开心。

    咕咕以为会迎来夸奖,但竟然是责骂,顿时委屈了,硕大的鸟呜咽一声,嘤嘤嘤的望向柳蔚,祈求最后一丝宽容。

    但没想到,迎来的竟也是柳蔚喟叹的摇头。

    咕咕彻底玻璃心了,整只鸟萎靡的耷拉下来,飞到马车顶上,抱着肚子就坐下,给自己舔毛,自己安慰自己。

    还是珍珠有点良心,过去趴在咕咕脑袋顶上蹭蹭它的毛,顺便跟它叫唤了一阵。

    似乎是有了珍珠的解释,咕咕瞬间满血复活,又变成那只无忧无虑的傻鸟,乐呵呵的站起来,冲柳蔚叫唤:“咕咕咕。”

    柳蔚不用听,也能猜到珍珠与咕咕说了什么,要说了解,这世上除了容棱,最了解柳蔚的也就只有珍珠了。

    是的,柳蔚不打算出手。

    但抑制住了蠢蠢欲动的暗卫,看住了三只小豆丁……小黎是意外,甚至连珍珠会否捣乱都考虑进去了,却独独忘了咕咕这只烈脾气。

    凶恶,是鹰的本能。

    护短,也是鹰的本能。

    柳蔚其实想的很简单,自己被突如其来的误认成凶手,且统领缉拿之人,竟还是月海郡主,此事如何看,都有蹊跷。

    且不说堂堂郡主,会因为一桩小命案而亲自出动?便说郡主身边那苏公公,看其手中拂袖品阶,竟是实打实的一等太监。

    两个如此有分量的重磅人物,一具不知身份,却被容棱形容为“有些面熟”,甚至不惜为那“面熟”而亲自去报官的尸体,柳蔚哪怕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有古怪了。

    而这一古怪,自然就是尸体的身份。

    从外表看来,死者是个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美丽女子,穿着丫鬟的服饰。

    对,不是宫女,是丫鬟,大户人家的丫鬟。

    虽说衣料材质十分上等,但外形却顶多是二品官员府中丫鬟的样式。

    青云国地位分明,普通富庶望族府中丫鬟,衣裳上只能绣夏菊花,五品及以下官员府中,丫鬟的衣裳上,绣的是腊梅花。

    二到四品官员府中,丫鬟衣裳上,绣的是海棠花。

    而一品官员府中,丫鬟衣裳上,绣的是百合花。

    至于宫中宫女,绣得则是牡丹花,只是依照三六九等,花朵的数量与大小不同罢了。

    这具尸体,衣裳上是海棠花,数量三大一小,至少是二品官员府中的二等丫鬟。

    但若当真只是个不要紧的丫鬟,必然是请不动堂堂郡主的。

    柳蔚也怀疑这是一出计,但从方才与月海郡主的交流来看,月海郡主,并非是知晓自己从这里路过,而特地设下的埋伏。

    从月海郡主说“冤家路窄”时的眼神,动作,包括瞳孔扩张度,和面部肌肉牵动比例来看,月海是真觉得惊讶。

    而惊讶后的那丝窃喜,就很好理解了。

    来缉拿凶手,凶手却是老仇人,正中下怀,一切完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