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35章 拒捕者,杀无赦,人畜不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35章 拒捕者,杀无赦,人畜不论!

    柳蔚对这尸体身份好奇,便不打算抵抗。

    左右也是要回京,有数十骑兵一路护送,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于容棱回来发现见不到她,唔……她会留下暗卫,告知容棱此事详情。

    若是容棱仍旧生气……那么,顶多以后孩子取名的权利,让给孩子父亲好了。

    柳蔚是不会承认自己其实是个取名废的。

    咕咕的突然出现,彻底打乱了月海郡主等人的动作,而下一刻,那苏公公已经下了第二道令:“拒捕者,杀无赦,人畜不论!”

    柳蔚眼神冷了下来,小黎短短的手指,兴高采烈的在手心的刀片边缘,摸了起来。

    躲在暗处的暗卫们再次打起精神,他们与小黎一样,也为咕咕方才“戗行”而可惜,但没关系,没了第一次,又来了第二次,他们还有机会!

    这次,似乎是真的有所顾忌,那苏公公下令后,竟无人动手,所有人都看着那硕大鹰鸟,心中悔恨,他们怎么就是骑兵,不是弓箭兵呢。

    柳蔚不愿浪费时间,只一手把儿子拉过来,手掌在儿子手心一拂,已将那薄薄的刀片掠走,小黎愣了一下,再摊开双手,手心空空如也,他委屈的望着娘亲,小嘴憋着。

    柳蔚将那刀片收好,开口:“人不是我们所害,不过案子始终要破,先走,回京再说。”

    今晨起来,柳蔚已将那尸体再看一遍,此地果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但搬尸者显然有所防备,周围被处理得很干净,没留下什么纰漏,或许泥土里还藏着线索,所以柳蔚装了一包泥土,但这也需要回京,找出她的检验工具,才能检验土质差别。

    说来说去,还是回京当先。

    月海郡主似乎也没料到柳蔚会主动配合,正想说什么,苏公公却拦住,小声道:“郡主,先回去再说。”

    月海郡主不服气:“他们可是杀害公主的凶手!”

    公主二字一出,柳蔚立刻抬起头,看看月海郡主,再看旁边的女尸,眼神变了。

    难怪容棱说此尸面熟,公主……

    那不就是,容棱的某个妹妹?

    苏公公有些忌惮的看向咕咕,抿着唇道:“若真打起来,我们必有损失。”

    太监都惜命,月海郡主很鄙夷的瞪苏公公一眼,但顾忌到此人一等太监的身份,到底忍住了脾气,寒声下令:“将他们给我拿下!”

    这次有了柳蔚的嘱咐,没人出手。

    但骑兵们都却步了,最后,好歹有个不怯场的,小心翼翼的瞥着咕咕,要上前碰柳蔚,却被柳蔚完美躲开。

    柳蔚这一躲,却吓到了那些骑兵,动手的骑兵立刻后退数步,其他人也立刻警惕起来。

    柳蔚面无表情,平静的问:“你们没备马车?”

    骑兵们面面相觑。

    月海郡主没好气的道:“你还要坐马车?你可是阶下囚!”

    不管月海郡主的说辞是否正确,柳蔚在意的是待遇问题:“那我坐自己的马车。”

    说着,转身要回马车。

    月海郡主气的满脸通红,大吼:“苏公公,你就不说两句?”

    苏公公自然也不满,但事已至此,他不愿再浪费时间,便道:“找个人去驾车便是,不怕他们小动作。”

    柳蔚闻言顿步,回头道:“你们要找人驾车?”

    苏公公眯起眼睛,没说话,但意思却很明确——是,而且必须!

    柳蔚看苏公公默认,才道:“既然不用我的车夫了,你们便顺道将我雇佣车夫的银子结了。”

    苏公公想了一切可能,却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不要脸皮,要他们结钱?他们可是来缉拿杀人凶犯的!

    柳蔚却说的有理有据:“我雇佣车夫是算的时辰,这里回京至少还要五六个时辰,那就是五六两银子,既然有人驾车,那现在便将这个车夫的钱结了。”

    苏公公忍着脾气:“与我何干?”

    柳蔚一字一句,一脸阴鸷:“是你,要带我走。”

    苏公公,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

    最后,眼看着公主的遗体在地上耽搁的太久了,苏公公到底大局为重,扔给了那车夫十两银子。

    车夫拿着银子,颤颤巍巍的,只觉得是块烫手山芋。

    但似乎是柳蔚的态度问题,让月海郡主与苏公公,已将仇恨全数丢在此人身上,因此竟也没有将车夫一同带走的意思。

    但车夫却不能走,他的马车还在这儿呢,这可是他赚钱的行当。

    最后柳蔚直接说:“一等公公,莫非连一辆普通的蓝顶马车也买不起?不就五十两银子?”

    苏公公忍着吐血,又丢了五十两银子,算是将这马车买下来了。

    车夫拿着六十两银子,往回头一窜,急吼吼的跑走了。

    柳蔚重新上了马车,三个小孩子也跟着上来,咕咕索性就趴在车顶,珍珠也就窝在咕咕的头顶上。

    被指派来驾车的骑兵心理压力很大,但他还是绷紧了皮子,老老实实的坐上车案。

    马车刚刚起步,车帘突然掀开。

    “喂。”一声稚嫩的童音从后响起。

    驾车的骑兵浑身一惊,后背一片僵麻,回头,满脸惊恐的望着探出头的小男孩。

    小黎递上一瓶药散,道:“给方才那人擦,我们家咕咕的爪子很厉,不消炎伤口会溃烂发脓,还会毁了整层皮。”

    骑兵抖着手指,接过那药散,几番怀疑时,小男孩已经收回脑袋,车帘重新被放下。

    骑兵也懒得多想,继续驾车,只听一声鞭挞,马儿飞驰起来。

    可是,车帘又开了,一道埋怨的女童音冒出来:“慢一点慢一点,这么快做什么,我们家公子身子不适!”

    骑兵下意识的停住车,有些无辜。

    车帘又被撩开,小男孩又探出头,脸上一片阴霾:“我爹受不得颠簸!”

    骑兵看着小男孩那双眼睛,没由来的打了个寒颤,默默的点点头。

    于是,马车,变得慢起来,很慢,很慢,真的很慢。

    月海郡主带来的是一队骑兵,骑兵是什么意思,就是人人有马,风驰电疾,但大队已经走了老远,却发现后面马车没跟上,顿时人心惶惶。

    月海郡主立刻怒道:“就知道他们有所动作,赶紧回去,不得让他们逃脱!”

    骑兵们立刻又往回走,走了一半,便看见那悠哉踏春一样车速的马车,正摇摇晃晃的往前面驶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