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36章 公主遗体不见了(六一么么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36章 公主遗体不见了(六一么么哒)

    月海郡主与苏公公也过来了,叫停了马。

    月海郡主愤怒的问道:“为何这么慢!”

    这话,是问的驾车的骑兵。

    骑兵满脸委屈,道:“他们说那位公子身体不适,车不能驶得太快。”

    “什么公子,那分明是杀人真凶!”月海郡主重声纠正。

    骑兵赶紧改口,语气有些抱怨:“回郡主,这杀人真凶身体太弱了,不能颠着,也不能磕着,属下只能这么慢。”

    “你管他是死是活,你究竟是谁的人?”

    骑兵想说,他也不想如此听话,但是,一想到同伴那满是鲜血的脸,又瞥到车顶上那优哉游哉给自己舔毛的大鹰,他……有选择吗?

    苏公公觉得很是疲惫。

    事已至此,苏公公已经什么都放弃了,既然人没逃走,那便继续前行吧。

    只是,为了防止嫌犯有逃脱的机会,这下,全队人员,不得不也陪着放慢马速。

    于是,京郊附近的乡间小道上,一辆破破烂烂的蓝顶马车,被数十精兵铁甲的精锐骑兵前呼后拥的画面,就出现了。

    月海郡主有多憋屈且不说,就连后面尾随的暗卫们,也都困了。

    其中一个问道:“还不打吗?”

    另一个回答:“打什么打?他们把柳大人伺候得比咱们伺候得还好,你打谁?”

    问话那人沉默了,长长的叹了口气,幽幽的继续尾随。

    而另一头,终于找上了自家都尉大人的某一暗卫,声泪俱下的将柳大人如何自甘堕落的与那些京都重兵自愿离开的过程,娓娓道来。

    末了,暗卫还特别强调:“我等当真不敢违逆柳大人之令。”

    这算是说明了,不是我们不做事,实在是柳大人一次次有令在先,我等无能为力。

    容棱面色平静的听着,沉默一会,对身后满头大汗的南天县县令道:“案件由京都接手,你可离开。”

    南天县令心中一边念着阿弥陀佛,一边卑躬屈膝的答应着:“是是是,下官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一大早起来,衙门大堂上便迎来一位当朝王爷,实权都尉,并且这位王爷很有闲心,把他们南天县近五年来,所有的人口档案都给看了一遍,这对于南天县县令来说,不是好事,整个早上都提心吊胆,终于,等来了这句叫人如沐春风的话。

    可以走了,再也不用见三王爷了,谢天谢地三王爷口中那女尸不是出自他们南天县,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南天县令离开后,容棱问暗卫:“柳大人未受伤?”

    暗卫立刻赌咒发誓的回答:“绝对没有,一根头发都没伤着,起先月海郡主用长枪指着柳大人时,我等是想出动,却被小公子抢先一步,而后来郡主差人动手时,我等则被柳大人勒停了。”

    把黑锅全部丢还给柳大人,这位暗卫终于松了口气。

    容棱大略了解了事态,又问道:“那女尸,是哪位公主。”

    暗卫摇头:“这个,尚且不知。”

    公主吗?

    宫中王爷多,公主也多,容棱若说还能勉强记得自己有多少位同父异母的兄弟,但对姐妹,却是模模糊糊。

    难怪觉得面熟,还以为与京都事态有关,这才如此上心,唯恐回京后,会对局势有所漏空,失了先机。

    原来只是位公主。

    不过,一位公主,丫鬟打扮,死在野外,这也透着古怪。

    容棱这般想着,已经翻身上马,朝京都方向而去。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将柳蔚找回,顺道问问这女人,背着自己男人自愿与其他人走,可有解释。

    此时,坐在马车上,正捏着一块茶果吃得随意的柳蔚,莫名的觉得后背有些冷。

    柳蔚撩开车帘,看看外面,确定没什么异样,心中的不安才稍缓。

    但是过了一会儿,柳蔚仍觉得不安,将茶果放下,柳蔚对外头的人道:“驶快些,尽快回京。”

    柳蔚这话,原是月海郡主或是苏公公很想说的。

    但那两人未下令,却让柳蔚一个“囚犯”先开了口,开口也就算了,一众骑兵竟然立即执行,听之任之,毫无异样。

    月海郡主当真想挥鞭子质问,你们究竟是谁的兵将?!

    而月海郡主刚要开口,却又被苏公公拦住,显然,这位深宫太监在意更多的,还是玉屏公主的遗体,只要能尽快回京,不节外生枝,并且带回凶手,他们的任务便完成了。

    其他的,皆无所谓。

    月海郡主何尝不知这个道理?

    只是,月海郡主却并不觉得此事会这般顺利。

    玉屏公主,已过世的蓝贵妃亲女,贵妃娘娘虽说早逝,但蓝贵妃的妹妹,娉贵妃却仍居宫中,位列四位贵妃之一。

    玉屏公主三日前离奇失踪,宫中上下遍寻不到,月海郡主与几位公主交情笃深,但却与玉屏公主,最为不熟,只因玉屏公主天性腼腆,性子闷软,向来不爱与众多姐妹一道儿玩,平日无事可做,也就是在小佛堂抄经,甚至被皇后称为佛前玉女。

    像是也应了这个玉女称号,玉屏公主更是一月三十日,二十八日,要在小佛堂中度过数个时辰。

    而就是这么一个安安静静,本本分分的公主,却突然不见了,甚至在其后的两天,传来遇害的消息。

    但令人惊讶的是,公主遇害的地点,并非宫中,而是宫外。

    是的,有外出采买的敬事房太监,在路过菜市时,听到街坊闲聊,说有人在河里发现一具女尸。

    那小太监图着凑个热闹,去看了看,却一眼认出,女尸竟是玉屏公主。

    自玉屏公主失踪以来,宫外虽平平静静,但宫内却早已有公主“玉像”广为流传,只为寻公主下落。

    公主的遗体被发现,小太监慌慌忙忙的回来找人,待敬事房大太监亲自去看过一遍,确定当真是公主本人后,此事,便传到了皇后耳里。

    皇后当即派遣大内御兵亲往调查,而公主遗体,也自然而然的被带回了宫中。

    皇帝知晓后,震怒下令!

    派大理寺,京兆尹,刑部三司会审,一起调查此案。

    其中又因公主乃是女子身份,唯恐辱没遗体,这便派了月海郡主,从中督查。

    月海郡主接令的第二日,便着手参与调查。

    但第三日,也就是昨日,却有人来报,公主遗体不见了。

    先是公主不见,现在竟是连遗体都不见了。

    事情变得格外严重,前去御前禀报此事的小太监,消息带到后,便被仗毙殿外。

    小太监的死,表示了皇帝当时的震怒程度。

    此时此事,再无人敢心存侥幸,皇后甚至借出了苏公公,便是为了尽快找回公主玉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