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44章 遥遥一看,两人竟似平起平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44章 遥遥一看,两人竟似平起平坐

    严裴不再言语。

    于文尧瞧了严裴一会儿,见严裴没有反应,心中虽还忐忑,但也安定了下来。

    大妞小妞完全不知自己都做了什么,只懵懵懂懂,傻傻呆呆,这会儿见两位陌生公子都不说话了,也闭了嘴,乖巧又规矩的站在后头。

    大殿上的人,越来越多。

    大妞小妞也从刚开始的吓了一跳,变成了快吓死了!

    两个丫头互相依靠,眼睛却频频望向殿外,似乎在期待,她们家三公子,能把她们接回家。

    等了许久,什么也没等到。

    于文尧瞧见两个小孩的焦虑,便语气很轻的道了句:“皇城重地,三公子不显身份,怕是如何都不方便,花的时辰久也是难免。”

    大妞小妞不知于文公子这话什么意思,但到底听懂了那最后一句,花的时辰久。

    两人沉默一下,还是小妞问:“这位公子,若是我家公子不来接我们,您能送我们回家吗?”

    于文尧笑了一下,没有答应。

    严裴倒回了一句:“可以。”

    严府离三王府不远。

    两个丫头很高兴,但顿了一下,两人又迟疑了,大妞问小妞:“我们住哪儿来着?”

    小妞埋着头思索一下,似乎在回忆,半晌,才想起来,立刻道:“镇格门大牢,小公子说,就是这个名字。”

    说着,小妞殷勤的对严裴道:“公子,我们住镇格门大牢,您什么时候能送我们回去?”

    于文尧很想说,就算住在牢里,那也不是你们家,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跟两个小孩子争执这些没用,便继续不说话。

    严裴也愣了一下,随即语气温和,说:“再过一个时辰,若是你们家公子还未归来,我便送你们回去。”

    宫中盛宴,绝对不止一个时辰,但,严裴也不喜这种场合,呆一个时辰,已是极限。

    大妞小妞顿时觉得,这个斯斯文文,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公子,比那个说话不好听的于文公子好多了。

    于是两姐妹挪了挪步子,很没立场的站到严裴身后,就不动了。

    于文尧:“……”

    “太子到——”门外,一道尖细的唱叫声,忽然响起。

    原本熙熙攘攘的大厅,这便收敛了些,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殿外。

    这便瞧见,一身金玉麒袍的温俊男子,在一众伺候的伴随下,走了进来。

    容澜的到来,令原本还算热闹的大殿,安静下来。

    最近京都出了许多事,三王爷不知所踪,七王爷久出办公,太子,毅然成了炙手可热的唯一人选。

    加之柳家的没落,宇文家与严家的冷待,太子一党,毅然已经崛起,成了这京中第一正权。

    许多人猜测,这是皇上知晓自个儿年纪老迈,在为太子铺路了。

    以前扶持着三王爷,七王爷,是取那平衡之道,现在,却是不需了,也因此,三王党也好,七王党也好,都该逐渐制衡,怕是再过不久,便得彻底消失了。

    太子入殿后,便上了首座之下那唯一一座,登时,便有源源不断之人上前殷勤。

    于文尧与严裴皆未动,只严裴看了一会儿,突然说:“他是不是瘦了?”

    于文尧不悦着,眯起眼睛:“呵,还记得太子是胖是瘦,你对他倒是挺上心的。”

    严裴瞥于文尧一眼,道:“你未发觉?前次诗会,他不是也去了一趟,提了首词,那会儿瞧着,面色便有些憔悴,这次再看,像是又瘦了许多,是不是病了?”

    于文尧这才正眼去看容澜,瞧着这人果然是清瘦不少,便含糊一声,却没说话。

    严裴没管于文尧,只又看了容澜一会儿,得初结论:“当真瘦了不少。”

    对于常年卧病床榻之人而言,瘦,便意味着是病。

    严裴不知容澜是否身体有疾,但现在看来,必然不算健康。

    于文尧了解严裴,也能猜出严裴此刻心中所想。

    于文尧其实很想告诉严裴,一个人,尤其是个男人,瘦了,憔悴了,绝对不见得是病了,但于文尧无法跟连“自渎”都没有过的严裴解释,纵yu过度这四个字的具体含义。

    想到严裴那一张白纸似的男人经历,于文尧,忍不住有些心疼。

    而严裴还一脸正直的以观测的角度,去看容澜,似乎在揣测,太子究竟生了什么病?

    于文尧咬咬牙,忍到最后,终究没忍住,摸了摸严裴的头,叹了口气:“乖,别看了,吃东西。”说着,将手边小碟子,推到严裴面前。

    严裴瞥于文尧一眼,没说话。

    太子的到来,在大殿内,掀起一阵飓风,而第二道飓风,很快也出现了。

    七王爷,驾到。

    今日这场晚宴,便是为久出未归的容溯所备,其实很多人并不清楚,究竟这位七王爷做了什么,让一心扶持太子的皇上,竟破天荒的,给了他这样大一个脸面。

    其中,自然不乏有人打听,但得到的结果,永远是没有结果。

    逐渐的,就有人猜测,或许伴随着七王爷的归来,这已定的太子一党大权在握的局势,怕是又要变动。

    毕竟,撇开三王爷不说,这朝中三足鼎立里,七王爷可是一直没收敛过,要取代太子的心思。

    容溯来的时候,身边只带着两个小童,比起太子的豪华出场,七王爷便显得低调许多。

    早已抵达的李君,见容溯来了,便起身,走了过来,与容溯低声说了两句。

    容溯听了,面色平静的点头,便走向前头自个儿的位置。

    这个位置很微妙,太子是首座之下第一位,这便寓意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偏偏容溯的位置,与太子位置,只差那几寸的差距。

    龙椅下方,分有左右两边,太子是右,素来右有称大之说,容溯是左,两人座位平齐,面对彼此。

    但按理说,位置的前后,也有讲究。

    容溯的座位,该是比太子后一半,但现在,只后了几寸,这样遥遥一看,两人竟似平起平坐。

    周围有人频频去看太子面色,却只见太子神色淡淡,正与一大臣闲聊,似全不在意。

    而七王那边,也与李君相谈甚欢,周围还围着一些七王党,竟也像未发现这座位的不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