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50章 期待的看着娘亲终于将那尸体切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50章 期待的看着娘亲终于将那尸体切开

    玉屏公主的遗体有什么问题?

    柳蔚会明确告诉你,全身都是问题。

    这具遗体,柳蔚是昨日夜里便瞧过的,今晨也又复查了一遍,和昨夜的验证结果一样,摔死。

    尸体表面凄惨,面上全是血,伤口却少,更多的是身体骨头上的粉碎。

    但现在,不过隔了几个时辰,再看这具尸体,却分明有了些不太正常的变化。

    首先,尸体表面的尸斑颜色变重了,若是昨日死的人,哪怕是在烈日下暴晒,这尸斑颜色,也不至于是此种深暗色,且斑状如此大。

    再来,尸体在粉碎上,似乎与比柳蔚今晨看到时,又凄惨了些。

    若说之前只像从高处而坠下的一块肉饼,现在,则……像被卡车碾压后的……一块肉饼。

    听起来差不多,但自然坠落与刻意碾压,其中存在本质的不同。

    刀尖已经碰到那疲软如烂泥般的尸体表皮,林盛到底还是没忍住,扑上来,挡住柳蔚的手,着急的道:“柳大人,您……您可想好了?”

    柳蔚古怪的看向林盛:“什么?”

    “这一刀切下去,可就没有退路了。”玉屏公主遗体受损,终究是碰了皇家的禁忌。

    况且,此人还是自作主张,此事一旦被发现,第一个受罚的,必然就是他这个京兆尹府尹。

    柳蔚看懂了林盛眼中的惶恐,轻松的拍拍他的肩,温笑着道:“放心,一切有我。”

    林盛都要哭了,就因为有你才害怕的,你不在这儿,这遗体能面临随时被大卸八块的危险吗?

    到最后,林盛的反抗终究没有生效,因为秦中把他给抓住了,然后拖到了一边。

    柳蔚看林盛那都要哭了的惨痛表情,收回视线时,轻飘飘的吐了句:“此案如是在你林大人手上破了,这京兆尹,还只会是个京兆尹吗?”

    此言一出,原本还颇多顾虑的林盛,彻底顿住了。

    其实,若非知晓这位柳大人破案神速,且堪称神捕,他又怎会放心,斗胆将这遗体交出来。

    这京中风云,每日都在变,今日你平平无奇,明日或许就平步青云。

    林盛年纪已经不小了,在京兆尹这个位子上,也坐了很久,现在兵部有个侍郎的位置一直空闲,此时,争夺此位之人,并不在少数。

    他能否有幸坐上那位置?

    而正如柳蔚所言,这玉屏公主一案,若是能在他手上有所破获,哪怕不是破获,只是进展,这对他的仕途,都无疑是最大的助力。

    这位柳大人一语道破,林盛原本存着的欺上瞒下的心思,也登时泄了。

    是的,原本他是计划着,自己假意阻拦一番,届时,案子破了,自己拿一份功劳,若是没破,便将黑锅都推到此人身上。

    但现在,却是不好如此了。

    对方显然也明白,自己在为他做嫁衣,若自己还这般不依不饶算计着人,怕是这位柳大人脾性再好,也终究会有不满。

    自己好歹还要依仗此人,倒是不敢将人得罪死了。

    林盛的装腔作势,到此为止。

    秦中也在此时,听懂了事情的大概,这个草莽出身的耿直男子,顿时满脸鄙夷,哼了一声,将林盛丢开。

    林盛摸摸鼻子,说不心虚是不可能的。

    “噗嗤……”一声细响,刀尖刺入皮肤,发出水囊被划破一般的声音。

    小黎一直悠哉趴在木床旁边,期待的看着娘亲终于将那尸体切开,但切开的一霎那,他没看到里头的内脏结构和骨碎程度,却优先的,被一簇红红的血,喷溅了眼睛。

    “唔……”小家伙有些不适,伸手去擦脸。

    柳蔚便警告:“后退些。”

    小黎只好后退一些,一边将脸上的血含糊的擦了,一边仰头问:“爹,怎会如此?”

    普通的尸体里,绝不会有血,如此鲜活的喷溅而出。

    柳蔚用白帕子,捂住尸体切口涌出的鲜血。

    等到将切口从胸膛,开到了肚皮,将其整个内腹完整打开,而那张白帕子,也已经溢满血水时,柳蔚才说:“碎裂太重,内脏……粉碎。”

    不是骨头粉碎,是内脏粉碎。

    内脏与血肉近乎融为一体,黏糊糊的一团,分不清是哪个部位,只能看到稀泥一样,又浓稠,又潮湿。

    恶心至极。

    小黎探过脑袋,想往里头再去瞧瞧,却听“咦”的一声。

    小家伙望向娘亲。

    柳蔚说道:“林大人,你且过来。”

    站在墙角的林盛:“……”

    林盛在看到玉屏公主的遗体,被越切越开时,他就越退越远,现在,他的距离卡得很好,看不到遗体,也看不到切口,甚至连鲜血都看不到太多,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挺好,不用后退半步,更不用上前一寸。

    唤了一声,却见周围毫无动静,柳蔚回头,找到了把自己塞在墙角,死也不出来的林盛,蹙了蹙眉:“林大人且过来瞧瞧,这尸体里头,可有异样。”

    林盛一动不动,非常冷静的对柳蔚摇头,道:“我不看!”

    柳蔚表情微变。

    林盛就又补充一句:“死也不看!”

    柳蔚:“……”

    柳蔚并非想吓林盛,只是这尸体内部碎裂的程度,与外表的摔痕,并不统一。

    若是简单的说,便是这具尸体,外表看来碎裂程度五星,但内部碎痕,却达到了十五星。

    柳蔚处理过很多跳楼案,一概尸体都是,外表绵软一团,但切开发现,内腹虽然凄惨,混乱,勉强却还能找到心肝脾肺肾确切位置。

    玉屏公主这具尸体有点问题,柳蔚只能说,外表看来,顶多像是从三十楼摔下,内脏,却显示至少得从七十楼摔下。

    有人或许会说,不都是摔死吗?哪还有这么多讲究?

    但就是这么多讲究,内外不符,尸体便存疑,既然存疑,便就有隐情,不将隐情看破,案件,就无法侦破。

    要知在现代法医鉴证里,一张卫生纸,一片手指甲,一组指纹组织,皆能成为破案关键,更何况,眼前这如此明显的尸体差异。

    柳蔚是想让林盛亲眼过目,自己才好将这一疑虑,解释给他听。

    但林盛死也不过来,柳蔚在等了一会儿后,便将目光转向了门口的秦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