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55章 她现在……看起来很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55章 她现在……看起来很乖

    小黎这一出声,将房中另外两人,都惊醒了。

    而“佛跳墙”三个字,仿佛就是魔咒。

    柳蔚心中暗道不好,果然,刚抬起头,就对上容棱正好瞧过来的视线,柳蔚舔了舔唇,有些紧张。

    容棱则直接道:“你去看看。”

    小黎一愣:“嗯?”

    容棱道:“去催催厨房。”

    小黎立刻高兴了,兴致勃勃的跳下椅子,就要往外面跑。

    柳蔚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小黎的衣领,将人拽回来,艰难的道:“别去了,催的东西,怕是火候不够。”

    小黎觉得也有道理,就失望的“哦”了一声,不动弹了。

    容棱却道:“催的火候许是不够,但不催,怕是就要翻天了。”

    柳蔚觉得容棱这话暗喻太重,不敢接口。

    容棱却直逼着柳蔚,问:“你觉得呢?”

    柳蔚还是不回答。

    容棱眯起眼睛,冷冷一笑:“看来你似乎觉得,自己没错?”

    柳蔚其实真的觉得自己没错,但柳蔚肯定不能这般说。

    她不顾容棱,与月海郡主回了京,自然有她的用意,她觉得自己这样做,是最好,也是最顺畅的方法。

    眼下,她这不是很成功,套出了月海郡主不少话?套出了与案件相关的不少事?

    不费吹灰之力,不费一兵一卒,简单极了。

    但在身为男人的容棱眼里,柳蔚这种行为,便是自作主张,便是不顾后果,便是将自己置于险地。

    柳蔚不会跟他解释,柳蔚就是这么我行我素的人,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也会是。

    见容棱还盯着自己,柳蔚只得继续沉默。

    小黎被柳蔚按在怀里,小家伙有点憋闷,觉得娘亲手有点重,想推开,但又推不开,最后只能委屈的呆着不动。

    房间里又沉默下来,容棱对小黎道:“下去催催。”

    小黎没动,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他回头望着娘亲,也不做声,就是望着。

    柳蔚还是没撒手。

    “小黎。”容棱出声,催的是小黎,但说的明显是柳蔚。

    小黎撅着嘴,觉得自己很委屈。

    柳蔚到底放开了小黎,小黎被使唤出去,雅间儿便只剩下两人。

    柳蔚稍稍思忖一下,到底,还是开了口:“要不还是先说说这桩案子,此案现下在京兆尹衙门,镇格门可有法子掠过来……”

    柳蔚话音还未落,对面椅子便动了,容棱从座椅上站起来,慢慢的,朝她走去。

    柳蔚的声音戛然而止,身子僵住,一动不动。

    容棱走来,立在柳蔚面前,问:“可想过,自身安危?”

    柳蔚沉默了许久,才道:“我能保护自己。”

    柳蔚是个有些能力的人,无论是武功,医术,还是破案,她都实力出众,容棱从不怀疑柳蔚的能力,他担心的,从来都只是那意外。

    上次的意外,令他险些失去她,他不敢大意,再也不敢。

    其实彼此都很清楚,这件事上,他们有些小题大做。

    兵分两路,在今晨这种情况下,并没什么不妥。

    只是不妥就不妥在,他们的关系。

    容棱不愿柳蔚涉险,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愿,但他不能真的将柳蔚拴在身边,因柳蔚不喜。

    柳蔚同样。

    柳蔚觉得自己没问题,能独挡一面,不需特别照顾,但柳蔚不能这般与容棱说。

    因柳蔚不愿他觉得,她这是任性莽撞,毕竟,她是有前科的人,钟自羽那件事,虽然其后他们都没谈过,但那种仿佛即将失去彼此的心情,至今记忆犹新,危险,是发生过的,她遇难了,也的确是险些丧生。

    柳蔚现在对容棱的心虚,不对事,对的是人,她并非认为自己做错了,仅仅是觉得,自己让他担心了,这是她的错。

    微凉修长的手指,拖住她的下颚,柳蔚被迫仰起头,一抬头,就对上容棱漆黑的眼眸。

    男人盯着她的脸,定定的道:“看着我。”

    柳蔚抬眸,看着容棱。

    男人指尖捏着她的面颊,指腹摩挲着她的皮肤,眼神冷淡,瞧不出异样。

    柳蔚一直没说话,柳蔚很沉默,这种沉默,很不正常,他以为她会反驳,会解释,但她没有,她现在……看起来很乖。

    乖的,不像是她。

    这或许,就是她认错的方式?容棱这么猜测着。

    心里想着,他的视线,不着痕迹的落到她小腹的位置,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也松开了她的下颚,道:“没有下次!”

    这是,既往不咎了。

    男人回身,坐回了椅子。

    而在容棱回头的一刹那,柳蔚露出一个松一口气的表情,拍拍胸口,小心翼翼的把袖子里那本叫《闺香情》的话本,塞到袖子更里头。

    这是方才从衙门出来后,在路上小摊贩处看到的,巴掌大的话本,说的是一个千金小姐,与一位当朝宰相的爱情故事。

    柳蔚对这话本没兴趣,买了这本话本旁边的那本《乡草集》,然后,摊贩把这本话本,随书附赠了。

    柳蔚随意翻了两页,没什么看法,但记住了里头一段,是说女子装可怜,博男子同情。

    柳蔚方才试了试,唔,好像天下男子是没什么不同,容棱,也不例外。

    若是容棱知她心中所想,定会冷笑,他不是看在她乖巧才既往不咎,不过是顾忌她现下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才作罢罢了。

    小黎再回来时,果然催得佛跳墙了。

    一桌佳肴摆好,小黎已经馋了,乐滋滋的动了筷子。

    柳蔚低头,悄悄又翻阅了一下那本《闺香情》,然后阖上书籍,再抬头时,面上无异,但她伸出筷子,夹了一块肉丝,送到容棱碗中。

    容棱看着碗里多出来的菜,再看看正看着自己,一言不发,但眼神分明是在示好的柳蔚,挑了挑眉,在对方等待的目光中,将那肉丝,放进嘴里。

    柳蔚悄悄的给《闺香情》这本书的作者,点了个赞!

    这顿饭,吃的并不热闹,但好歹还算放松。

    饭后,三人一起离开,直挺挺的,走进镇格门。

    然后,容棱表情平静的送老婆孩子,回了监狱大牢,并且,亲自从外头关上牢门。

    隔着铁窗,柳蔚胆大包天的要求:“我要换一套文房四宝,现在这套不好。”

    容棱答应:“嗯。”

    柳蔚问:“你何时给我送来?”

    容棱:“你想何时?”

    “越快越好。”

    “好。”

    柳蔚想了想,又说:“还有些其他东西,你等等,我列个清单,你回头一起送来。”

    容棱:“……”

    一刻钟后,容棱拿到一份密密麻麻,写了三十几样生活用品的清单。

    容棱觉得,柳蔚可能真的想在这儿长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