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57章 柳蔚秒懂了,然后,她就僵硬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57章 柳蔚秒懂了,然后,她就僵硬了

    心中纠结,咬了咬唇,月海没有说话。

    皇后见状,似看穿月海的心思,道:“你若帮了本宫,本宫自会帮你,眼下三王爷不在京都,你做了什么,他也并不知晓,待他回来,本宫可求求皇上,指不定你们,仍能……”

    “娘娘您说真的?”月海郡主立刻激动了,双眼都在发亮:“您当真……当真愿意再求求皇上?”

    当初原本就说好要对她与容棱赐婚,但后来,不知中间哪里出了错,皇上竟突然改口。

    她那时天天往昭宁宫跑,皇后娘娘却咬紧了口,说帮不上忙。

    再到后来,容棱阅兵离京,直至今日,也再未归来。

    若是真能求得与棱哥哥的婚事,月海愿意,为此做任何事……

    心中有了决定,月海立刻一口应下:“好,娘娘的忙,月海帮,月海的忙,也劳烦娘娘了。”

    皇后娘娘笑了一下,伸手,摸摸月海的脸,终于笑了一下:“好孩子。”

    月海郡主再离开时,是树甄亲自送月海出去的,身为皇后身边的第一人,树甄素来,是不做这些迎来送往之事。

    但今日,树甄破例了。

    而月海郡主,也感觉到了,不禁想着,自己,或许真的帮了皇后娘娘一个大忙。

    月海郡主走后,树甄回到厢房,瞧见自家主子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床榻。

    树甄叹口气,慢慢走近,挥手,谴退了其他人。

    小宫女们纷纷出去,厢房里,转瞬只剩下她们主仆二人,与昏睡不醒的五王爷。

    “娘娘这般做,就不怕皇上生气吗?”在皇后身边的年头太久,皇后什么心思,树甄一清二楚。

    也就因为太清楚,树甄才为皇后的铤而走险担心。

    皇后表情冷淡,姣美的脸上,没有太多岁月留下的痕迹,皇后美艳夺目,光耀四宫,是真正的一国之母。

    “皇上再生气又如何,飞儿到了如今地步,莫非,他还指望本宫坐以待毙?”

    树甄皱了皱眉:“可将主意打到月海郡主身上,怕是触了皇上的逆鳞,其实,林家也挺好的,娘娘您一开始,也不是没考虑过将月海郡主配给五王爷,最初您待郡主好,不就是寻着这一路,只是后来,皇上不是……”

    后面的话,树甄却是不敢说了。

    “不是警告过本宫?”皇后倒是无所谓的替树甄接过来。

    树甄脸颊白了一下,忙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是也无碍。”皇后声色淡凉:“皇上的确警告过本宫,他看中了惠州,自不愿月海被任何势力收揽,但眼下,惠州惠兵已尽归他御下,现在的惠州,不过是个空壳子,他自然,也没那么防备了。”

    “可那惠州不止有惠兵,土地,赋收,也同样引人心动,惠州土地肥沃,地广人稀,每年的赋收,直逼江南鱼水,且比江南几个州府还大了数倍,再说江南有权王制衡,惠州在北方,却是无势力进驻过问,奴婢觉得,拿了惠兵,皇上下一个目标,应当就是收回惠州了……”

    “要收也不是那般容易,惠州割出去近三十年,哪里是他想收就能收回的,况且,也不止是要收回,派人进驻也未尝不可,飞儿,便是个合适人选,飞儿无心恋朝,生性洒脱,便让他娶了月海郡主,去了那惠州又如何,本宫只想给他寻个最安生之路,以供他将来不会……”

    树甄知道娘娘要说什么,忙安慰:“娘娘莫要心焦,指不定,指不定那毛病是可以治的。”

    “如何治?”皇后看向床榻上的容飞,瞧着儿子发白的面色,痛心疾首:“我的飞儿断了这命根,将来,便是个废人,莫非,皇上连他也不放心吗?”

    “有娘娘坐镇,林家便是有意因此退婚,也定然不敢开口。”树甄又道。

    今日五王爷出事,多少女眷在场,怕是,此事早已传遍了,也就只有月海郡主,进宫便去了聘贵妃那儿,怕是还未来得及听说。

    “林家不够。”若是容飞身体康健,林家会是他的助力,但既然他身子有异,林家就难免有异心。

    林棋莲,或许可以镇压住,但林家能出头的,绝对大有人在。

    也唯有月海郡主,这个无主撑腰的金叵罗,最和心意。

    只要月海明日以容飞未婚妻子的身份,去了林家,那此事,便当是尘埃落定了,婚书,也会很快下达。

    虽说这次是坑害了月海,但,月海一个孤女,自己照拂她多年,难道,她不该投桃报李吗。

    树甄不知娘娘在想什么,但瞧见皇后笃定的眼神,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微微的,有些同情至今还浑然不知的月海郡主。

    ……

    容棱是在第二日,将柳蔚要的东西送齐的。

    看着那拉拉杂杂一堆乱七八糟之物,他坐在床榻边,看着柳蔚收拾,轻声的道:“昨日,宫中出了事。”

    “嗯?”柳蔚看着手里两只狼毫笔,确认哪支更好用,没什么所谓的应了一声。

    容棱道:“容飞遇刺。”

    柳蔚这才顿了一下,回头看向容棱:“他没事吧?”

    “没事。”容棱随意的道,其后又补了一句:“被阉了。”

    柳蔚瞪大眼睛:“这叫没事?”

    容棱没说话,只看着柳蔚,目不转睛。

    柳蔚与容棱对视一会儿,似突然明悟,“哦”了一声,道:“又是自编自导自演?”

    容棱没否认,默认了。

    柳蔚笑了一下,回头继续判断自己的狼毫笔,低低的嘟哝一句:“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柳蔚话音未落,便感觉身后一股热源贴来,男人修长的双臂,环住了她,她感觉耳边,有了男人的呼吸,微热,有些痒。

    柳蔚动了一下,男人却将她搂得更紧了,半晌,将脸埋在她脖项间,道:“小黎出去了。”

    柳蔚“唔”了一声,道:“嗯,秦中带小黎去刑讯室参观了。”

    “这里没人。”男人道。

    “……”柳蔚秒懂了,然后,她就僵硬了。

    其实,这里不是没人,她肚子里,还有一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