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58章 这个孩子,他不会再错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58章 这个孩子,他不会再错过

    察觉到柳蔚的异样,容棱挑了挑眉,问:“怎的?”

    柳蔚动了动嘴角,伸手,举起手上两只狼毫笔,道:“你可知不同的笔杆子,画出的丹青也尤为不同,现下反正有空,不若你坐下,我画画你。”

    柳蔚说着,脸上露出讨好的笑。

    容棱静静的瞧着柳蔚,随即不放手的将人搂得更紧了些,唇贴向她的唇瓣,细细的磨蹭着。

    男人低沉的声音,缓缓溢出:“我并不认为,此时,适宜作画。”容棱话落,手已经在柳蔚腰间摸索,很快,便找准了腰带,轻轻一勾,腰带坠地。

    怀孕是可以行房的。

    但前三后三不可以,前三个月行房,易流产,后三个月行房,易早产,柳蔚现在的情况,是前三内。

    艰难的咽了咽唾沫,抓紧自己身上已经开口的衣裳,柳蔚咬着唇瓣,勉强道:“若是不愿作画,不如咱们商讨一下案情,对了,我还发现一个疑点,与你说说,咱们参谋参谋……”

    “既是现下才想到,必然也非何重要之事,迟些探讨,也来得及。”

    话落,男人微热的手掌,已捉开柳蔚死死扯着衣服的双手,然后大手探入,去解她亵衣的带子。

    柳蔚心慌意乱,一把拽住容棱的手腕,满脸真诚的道:“我小日子来了。”

    容棱盯着柳蔚的眸子好一会儿,忽而一笑,道:“你没有。”

    柳蔚坚持:“真的来了。”

    容棱道:“你的小日子,是月初,现已快到月末。”

    柳蔚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容棱又道:“忘了?上次小日子来,是谁将我撵下床的?”

    柳蔚:“……”

    是有那么一回,但已经三个月前之事了。

    那次柳蔚极为不适,即便躺着,也这儿不舒服,那儿不舒服,最后折腾得容棱也睡不了,就索性发脾气,将人推下床,非要一个人霸占整张床。

    仿佛就是那次后,每月的某几日,容棱会待她尤其细致,只要她一皱皱眉头,便有补茶送上来。

    当时柳蔚还猜,容棱是不是记得自己的月事日了,没成想,是真的记下了……

    柳蔚身子未动,但思绪乱转,顿了一下,忙道:“舟车劳顿,这个月来迟了。”

    说着,柳蔚不准容棱开口,不准容棱反驳,咬着牙将人推远些:“我现在有些困乏,我要睡觉。”

    人一股脑钻上床,被子一拉,将脸罩住,背过身去假装要睡。

    身后没有半点动静,柳蔚不确定容棱在做什么,但也没听到脚步声,知他并未走,她也不敢乱动,只窝在被子里,鸵鸟一般。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柳蔚才感觉床铺塌陷一处,柳蔚知道,是容棱过来了。

    容棱上了床,睡在外侧,过了一会儿,身子笼罩过来,将柳蔚环住,手掌,抚到柳蔚的腰侧。

    柳蔚立刻敏感的僵住。

    容棱轻轻抚了抚她腰间,缓声问道:“不舒服?”

    柳蔚装模作样的“嗯”了一声。

    “揉揉。”男人说着,竟真贴着手掌,在柳蔚小腹位置轻揉起来,他的动作很小心,柳蔚觉得自己像只被顺毛的猫,有点舒服,虽说并未经痛,但毕竟那儿孕育着一条生命,这个位置被呵护,作为母亲,是心悦的。

    揉了好一会儿,察觉柳蔚慢慢放松,已从侧身,改为了仰躺,还将脑袋靠进了他怀里,一副等着被伺候的模样。

    容棱无声勾唇,看着柳蔚小腹那处,眸子,也柔得不像话。

    小黎的出生他未参与,这个孩子,他不会再错过。

    只是,柳蔚,何时才会向他坦白?

    当真是要等着,肚子遮不住才肯妥协?

    柳蔚乐悠悠的窝在容棱怀里,感觉到腹部热热的,很暖,就懒洋洋的闭上眼睛,竟像是真要睡过去。

    但只是假寐一会儿,柳蔚并未睡着,今日,她虽未出大牢,可她也不打算在此虚度。

    想到这里,柳蔚眉头轻蹙了一下,就这么闭着眼睛,开始分析现下的局面。

    玉屏公主的尸体,没多少看头,粉身碎骨,一滩烂肉。

    尸体上唯一可取的线索,一,是那身丫鬟衣裳,衣裳已被脱了下来,命秦中去查探来处。

    在脱衣前,柳蔚尤其检验过。

    这衣服是玉屏公主自己穿上的,衣角的索结,和衣襟的领口叠落,都看得出,是出自自身之手,并非是外人能取代的。

    而因被移动过案发现场,衣服上,能探查的线索不多,除了杂草就是泥土,且柳蔚采取了泥土,确定了,衣上的泥,就是他们发现尸体那处的泥。

    接着就是手指,脚趾,皮肤方面。

    指头骨连同身体,一同碎裂,但毕竟骨节小,碎得并不严重。

    而指甲里,带着血迹,柳蔚已将那血迹抽探出来,带回来亲自化验,检测是否是本人血液。

    化验结果一时半会儿出不来,柳蔚昨夜将药水研制好,今晨才将血液放进去,等着滋养挥发,至少需三日。

    验尸报告,也就卡在这里停住了。

    而就以目前能确定的东西,不难得出结论,这……是个无头公案。

    线索有是有,但太少,头绪不多,且其中过了太多次手,尸体表面证据已被大量破坏。

    但这些都还好说,唯一让柳蔚不明之事,是尸体告诉她的东西,与旁人告诉她的,不同。

    林盛赌咒发誓表示,死者死了好几日,但无论柳蔚用任何方式检验,这尸体,也就死了一日左右。

    死亡时间成了个疑点。

    而若只是林盛一人说死了好几日,柳蔚不会信,但现在,是所有人都这般说,就连秦中,也这般说。

    玉屏公主一案,虽尽量低调,但到底是在后宫中是传遍了,镇格门虽没了后宫势力,也总不至于,这点小道消息都拿不到。

    所以柳蔚现在不管问谁,答案都只有一个,死了好几日,至少三日以上,之前尸体放置后宫,接着神秘消失,这次在郊野找回。

    至于为何,尸体丢失后知道尸体就在郊野,且目标如此明确的去找,那便不得而知了。

    毕竟,带人前往的是月海郡主,知晓内情的,怕也只有月海郡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