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2章 三皇兄,你看我意外的双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62章 三皇兄,你看我意外的双眼

    屋子里很黑,容飞看不清大概,但手已经快速探到枕头底下,摸出了防身匕首。

    “啧。”一声轻嗤,幽幽响起。

    随即,一束火光,缓缓冒出,容飞全身警惕,眸子紧眯,待适应了亮度,这才看清来的两人。

    “你们……”确定是熟识,容飞放下匕首,悬在半空的心,也终于落回了肚子。

    瞧容飞放心放得这般快,柳蔚不觉想笑,慢悠悠的道:“听闻五王爷被行刺,特来探望,时辰不对,还望见谅。”

    容飞坐起来,摆摆手,眼睛小心翼翼的瞥了容棱一眼,见容棱毫无异样,才道:“只是小事,无了大碍。”

    柳蔚挑了挑眉:“听说伤到了命根子,这也是无碍?”

    容飞面上露出尴尬之色,还是摆手:“谣传罢了,不严重,不严重。”

    柳蔚淡笑不语,只把目光移向了容棱。

    容棱昨日进宫,与容飞偶遇,其后此人便传出遇刺消息,此事,容棱已经告知柳蔚了。

    原来柳蔚还想着,或许只是巧合,现在看来,果然不是巧合,而且,这五王爷的演技这般差,究竟是怎么骗到皇上皇后的?

    柳蔚还当真有些费解。

    而就在柳蔚胡思乱想时,容棱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你知道本王回京了?”

    容飞一愣。

    接着身形一僵,磕磕绊绊的道:“不……不知啊。”

    容棱敛眸:“但本王此刻出现,你毫不意外。”

    “意……意外啊,我很意外,三皇兄,你看我意外的双眼,看到里面满满的意外了吗?”

    “没有。”

    “你可能看的不够仔细,天色有点晚了,这儿有点黑,要不点上灯笼,你再仔细看看。”

    都被人将路堵到墙角了,这五王爷还有心思嬉皮笑脸。

    不过不得不说,容飞这番顾左右而言他,使得容棱也不想问了,既然答案有了,还何必再问。

    与容棱所料不错,容飞醉酒,的确是装的,或许有三分真醉,但七分清醒仍旧还在。

    两人见面后,容飞遭到“行刺”,此事自然在宫中要严查,因此很可能,很快就有人查出,容棱回了京,且那日就在宫中出现过。

    若是如此,那嫌疑自然就落到容棱身上,届时,不管容飞是真伤,还是假伤,这顶残害兄弟的帽子,都得扣在容棱头上。

    容棱不怕担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容飞也显然知道自己是在拖容棱下水,但那又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便是将容飞打一顿,也不过只是打一顿罢了,事态并无任何变化。

    容棱不说话了,容飞却更心虚了。

    柳蔚含笑的在旁看好戏,站累了,还拉了把椅子,自己坐下。

    “那个……三皇兄,你特意进宫,便是来探我?”容飞小心翼翼的问,语气里满是讨好。

    容棱板着面孔,冷冰冰的“嗯”了一声。

    柳蔚想笑,容棱明知她进宫意欲不是探病,却还脸不红心不跳的一口承认,瞧,容飞果然又被堵住了。

    容飞低下头,手指揪着被子的一角,模样瞧着有点可怜:“那什么,那一会儿你们怎么离开?要不我派人送你们吧?好,我这就去安排……”

    容飞说着,翻身下床,动作潇洒利落,果然是半点不适都没有。

    容棱却拦住他,道:“不劳烦。”

    这劳烦二字,戳到了容飞痛处。

    容飞忙道:“不麻烦,就是几句话的事。”

    想到宫中镇格门势力全部被剥去,他们进宫来,必然是冒了天大风险,若是再想平安出去,法子自然是有,但怎么做,必然都是耗时耗力的。

    容飞殷勤备至,容棱却始终不受好意。

    最后,两方僵持,还是柳蔚看了看时辰,开口道:“五王爷便好生歇着吧,咱们也该走了。”

    柳蔚说着,看了容棱一眼。

    容棱接到暗示,一声不吭,直接身形一掠,便飞出了窗外。

    容棱一走,柳蔚也要紧随其后,衣袖却突然被人抓住。

    柳蔚回头一看,就看容飞一脸憋闷的看着她。

    柳蔚蹙了蹙眉:“五王爷这是作何?”

    容飞看看窗外,确定没人看见,电光火石的扑回到衣柜边,拉开箱子,从里头掏出一个荷包,拿过来,就一股脑全塞在柳蔚手上。

    柳蔚掂量掂量分量,确定不轻,再次看向容飞。

    容飞压低了声音,道:“还望柳大人多多照拂,在三皇兄面前,替本王美言几句。”

    柳蔚:“……”

    看来,容飞是当真怕上容棱了。

    其实这京中王爷里头,真就没有人不怕容棱的,太子与容溯或许不同,他们那不叫怕,那叫一头热的视作假想敌。

    但换句话说,若是不惧,也不会这般警惕了。

    尤其是在容棱并未做什么有害二人利益的情况之下。

    最后,柳蔚怀揣着两百两银子,乐颠颠的追上了容棱。

    柳蔚一直笑眯眯的模样到底有点扎眼,容棱看向柳蔚,腰间多出来的荷包。

    柳蔚也不怕直说:“你五弟给的。”

    容棱没说话,还是盯着。

    柳蔚就道:“我不会给你的,以后这种外财,一律充公。”

    容棱挑了挑眉:“公在哪里?”

    柳蔚凑近容棱,笑着眯起眼睛:“你我之间,我就是公。”

    这话还当真无法反驳,而这小管家婆般的贪财模样,更是看得容棱心里头直痒痒。

    柳蔚也是心里苦,孩子都怀了,就得学会存钱了,要知道要养大一个孩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

    从昭宁宫,到璞香宫,有些远。

    明月下,只见两道黑影快速掠过,飞了许久,终于在南宫内,停下步伐。

    璞香宫外,毫无人烟,不过短短数日,这里竟就被荒废了下来。

    两人未从大门进入,而是翻了墙。

    一落地,柳蔚首先看到的,就是满地的冥纸。

    踩着这些渗人的冥纸,两人一路边看边走,待到了正殿门口,柳蔚伸手推开殿门。

    而门内,死一般的寂静。

    点了个小蜡烛,柳蔚透过微弱的蜡烛光线,勉强才能逐渐看清这正殿內的布局。

    到底是佛前玉女的宫殿,正殿里头摆放的,果真都是与佛有关的物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