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4章 ——轻妆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64章 ——轻妆客

    “怎的了?”瞧见容棱的异样,柳蔚也看了过来。

    容棱走近,走到那画像前头,目光定定地在画像上审视一圈儿,最后将重点投射到画像最下头的落款上。

    柳蔚也顺着容棱的目光去看,来来去去,却没瞧出任何不妥。

    佛祖喂鹰的故事,便是不习佛法之人,也多数听说过,这是佛经上的故事,是说佛祖成佛前,已是博爱宏大,为了救一只鸽子,割下自己的肉,喂了那追鸽的老鹰。

    玉屏公主乃是佛前玉女,屋子里挂着这幅画,实在不算出奇。

    柳蔚又看了一会儿,见容棱目光还未错开,不觉又问:“你看出了什么?”

    容棱没做声,只是突然问:“你可能看出,这画成像多久?”

    柳蔚楞了一下,凑近了些看,反反复复,前前后后,看了好一会儿,道:“纸是京都内产的阜纸,纸张坚硬,不易透墨,是近两年,文人墨客最爱用的。从笔锋看,倒是看不太出是什么笔所绘,但应该是毫笔,且是细毫笔,再看这些末尾地方,勾勒的痕迹很重,作画的应当是女子,通常男子作画,只在乎大构,越是细小的地方,越是一笔带过,足显豪迈,对了,还有这落款……”

    柳蔚用手摸了摸,当然,已是摸不出任何痕迹,落款的红泥,早就干透,成了这画像里的一部分。

    “这落款的雕章方式,是楚法,看上头的字落脉搏,明显是私章。官印或是常印,在京都地界内,用的都是京法,也是通法,而这楚法,我记得,南方人用的比较多,当然,近两年,也有些流传入京。”

    柳蔚说了一番,最后得出总结:“若你要问这画何时成像,我想,脱不开最近两年,无论是纸张还是刻印,还是这画意的陈旧度,都很新颖,不是老画。”

    柳蔚说完,看容棱表情不定,神色凝重,心下更是好奇。

    “若是你想知晓准确的时间,倒是可以将画拿回去,我再细看一番……”

    “不用。”容棱总算开口,目光却依旧盯着那幅画。

    柳蔚不太懂,便道:“这画,既是女子所画,指不定就是玉屏公主所绘,落款写着轻妆客,这称号确实没怎么听过,不过也有些意思,轻妆,倒是女儿作态,玉屏公主,怎会有个如此娇俏的称号,这可是没了什么佛意。”

    容棱面色一直很难看,直至此时,才冷冷的道:“不是她。”

    “嗯?”柳蔚看向容棱。

    “轻妆客,不是玉屏。”

    柳蔚听明白了,不觉又看了看那画像,才道:“看来,你识得那作画之人?”

    容棱没回答,只是突然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

    他那苦恼的模样,柳蔚算是头一次的见,有些新鲜,再看那画像时,柳蔚目光也有些变化:“可想告诉我,作画之人,与你是什么关系?”

    容棱沉默,只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向柳蔚,突然,抓住柳蔚的手。

    柳蔚看着此刻两人紧紧相握的手,清晰的感觉到男人手劲的巨大,不免蹙眉,有些担心,拍拍容棱的手背:“不想说便不说了,我不问就……”

    “敏妃。”

    柳蔚话音未落,容棱已经开了口。

    “轻妆客,乃敏妃。”

    敏妃?

    柳蔚没听过这位妃子的名讳,但看容棱凝重的表情,柳蔚不敢轻待,小心的问:“敏妃是你的……”

    心中有了个猜想,但柳蔚不敢说出。

    容棱知道柳蔚想法,只看了柳蔚一眼,摇头。

    柳蔚松了口气,就说么,很久前已知晓容棱母妃早亡,这画又是近些年所画,怎么也不可能与容棱母妃有何牵扯,只是容棱现在重视的摸样,让柳蔚不得不多想一些罢了。

    柳蔚这便道:“玉屏公主住在后宫,宫中妃嫔众多,你说的那位敏妃,或许书画不俗,替公主画一幅画,应当也没什么要紧,若是你觉得惊异,咱们再去那敏妃住处瞧瞧便是,对了,敏妃在哪个宫?”

    容棱抿紧唇瓣;“裳阳宫。”

    裳……

    柳蔚猛地瞪大眼睛,表情有些古怪:“裳阳宫?”

    那大名鼎鼎,搅得京都朝堂翻天覆地的“贵妃谋反案”?

    那这位敏妃莫非就是……

    “不是。”不等柳蔚问出,容棱已猜到柳蔚心中所想,给出答案:“裳阳宫共有二主,一主敏妃,一主裳妃,此前一案,乃是裳妃,而敏妃……”他说到这里,目光定定的看向柳蔚:“早在近十年前,已薨。”

    他话音落下,寂静的璞香宫内,透出一丝阴森。

    柳蔚不惧鬼神,但这个气氛,这个环境,也忍不住后背微凉。

    柳蔚勉强找回镇定,握紧了容棱的手,道:“轻妆客这个落款,并非笔落,而是印落,或许是有人用了敏妃的印章,并不代表,这是敏妃所画。”

    当然不可能是敏妃所画,一个死了十年的人,怎可能在近两年,突然显灵,画出一幅凡间画作?

    柳蔚明白这个道理,想来容棱也是明白的。

    容棱当然明白,但此事,却并非明不明白就能作准的。

    容棱看着身侧柳蔚,平静的道:“裳妃与敏妃乃嫡亲姐妹,昨日进宫,我前往裳阳宫一探,于宫中墙面,发现诸多画作,无一不是当年敏妃所绘,而眼前这幅,无论笔锋笔触,甚至细微支角,都与那些,如出一辙。”

    柳蔚皱眉:“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当真怀疑那敏妃死而复生?就为画一幅佛祖喂鹰图?”

    容棱没有说话,只是摇头。

    柳蔚不想与容棱打哑谜,直接将那画收起来,裹在腰间,又道:“走,去裳阳宫瞧一瞧。”

    柳蔚说走就走。

    容棱想叫住,人却已经出了院子。

    他便跟上,由他带路,一路前往离此不远的裳阳宫。

    而裳阳宫内,还是一样的荒凉萧条。

    过了一日而已,与昨日毫无异样,两人潜入,直奔主殿,殿内已经破败得看不下去,里头值钱的东西,几乎全部消失,余下的一些桌椅板凳,也都是缺胳膊断腿,歪歪倒倒。

    看来,这裳阳宫在裳妃去世后,经历了一番抢劫,有人将里头能拿走的,都拿走了。

    再看三面墙上,却还挂着许多画作,只是时过境迁,早已劣迹斑斑,还蒙了很多蜘蛛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