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6章 你说的,是这药渣里的配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66章 你说的,是这药渣里的配方?

    宫中一行,到底还是有些收获。

    离宫时,容棱柳蔚还是按照老路出去,但却在城门下头,看到几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瞧明白了,才看到那几人腰间都别着五王府的牌子。

    “看来,你那五弟,当真是怕了。”想到兜里的两百两好话费,还有这殷勤安排着的人,柳蔚一笑。

    容棱没什么表情,只是半晌,才道:“容飞不容小觑。”

    柳蔚明白容棱的话,能将府邸中人,安排在深宫来去自如,想来这宫里,也有了五王爷不少势力。

    看来,随着皇帝年事已高,这京都里,有心思的人越来越多了。

    太子稳居高位,七王爷虎视眈眈,现在,还多了个五王爷。

    太子与五王爷乃是一母同胞,倒是叫人好奇,这两人要是争夺起来,皇后会帮着谁。

    再想到那皇后的身份,柳蔚眼底的趣味,扩大成了幸灾乐祸。

    柳蔚虽然对太子、五王爷没多少看法,但这二人作为那个皇后的儿子,柳蔚就乐得见他们过不好。

    容棱柳蔚没有承那几个五王府之人的相助,一路从宫正门出了皇城大门,便直接回了镇格门。

    今夜镇格门值班的是秦中。

    应当说,最近在镇格门最多的,就是秦中与魏副将,其他人,多多少少都被安置去了其他地方。

    明面看,大概是皇帝故意削弱镇格门的势力,分离各位能将,不让他们聚合图谋。

    但暗地里,柳蔚知道这里头有容棱的授意。

    现在,镇格门于京都势力被禁锢太多,容棱若还想卷土重来,硬碰硬并非良策,反而蛰伏潜藏,韬光养晦,才是上计。

    将自己手下能力出众的人分别安置,不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且在别人有难时,其他人能尽快相助,这种布局,攻守兼备,为之最佳。

    秦中早有准备,看到两人回来,立刻四处张望,确定二人未被人跟踪,才领着人,回到牢里。

    柳蔚这几日都打算住在牢里了。

    至于容棱住哪儿,柳蔚不知晓,但猜测应当也离镇格门不远,但绝不可能住在镇格门内。

    毕竟,容棱如今行踪未露,尽量减少在镇格门的露面,也免得被各势力的探子盯上。

    果然,送柳蔚回来后,容棱便要离去,离去时,将秦中带走了,显然是有事吩咐。

    柳蔚回到牢内,一眼就看到睡得昏天黑地的儿子。

    挤到床边,柳蔚轻手轻脚推了推儿子,儿子没醒。

    柳蔚便随意将人往被子里一裹,挪到床里头,然后自己占了大半的床,安安稳稳的躺下。

    柳蔚刚躺下,一具热烘烘的小身子便滚了过来。

    柳蔚睁眼一看,就看到小黎闭着眼睛,砸着嘴,很本能的找到娘亲怀抱,窝在里头就不动弹了。

    柳蔚啧了一声,有点烦他,但没将他推开。

    好吧,虽然柳蔚想一个人睡,不想有人压着她的肚子,但……毕竟也是亲儿子,就算了吧。

    大略怀了身子的人,都易嗜睡,柳蔚觉得这几日她变得爱睡了很多,以至于容棱再次进来,她也未察觉。

    瞧着相拥而眠的母子俩,容棱目光柔软。

    看了母子俩好一会儿,又将被子给两人掖好,才出了大牢,门外,等候的人已经变成了魏副将。

    “都尉大人。”瞧见容棱,魏副将立刻道。

    容棱“嗯”了一声,阖上铁门,便往外走去。

    魏副将跟在容棱身侧,一边跟着,一边说:“都尉大人估摸得没错,太子果真是患了重病。”

    容棱挑了挑眉,没有多少惊讶,今日在宫中他也瞧见了太子,只是一眼,便瞧出太子精神大为不济,人也消瘦许多。

    若说其他人,每日见着太子,很难发现太子身体的变化,但容棱离开数月,再见此人,看到的差别,就明显许多。

    太子病了,容棱十分确定。

    但是什么病,尤不可知。

    魏副将也未打听出太子的病因,只是说:“据咱们的人传来的消息,太子最近每日吃药,刚开始,都说是风寒,但现在,已经过了将近半月,这药不断反增,府里人都猜测,太子是得了什么大病,只是是什么病,别说丫鬟小厮,便是太子妃也不得而知。”

    容棱眯着眼睛:“这般神秘?”

    魏副将点头:“就近伺候太子用药的,都是太子跟前的亲信,其他人,是连边儿都碰不到,咱们的人机灵,稍了一些药渣出来。”魏副将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油包纸,递上。

    容棱接过,打开,凑在鼻端就近嗅了嗅,却单凭此法,也嗅不出是何药。

    此时,身后的铁门吱呀一声打开。

    容棱回头去看,就瞧见摇摇晃晃,歪歪倒倒的小黎,虚着眼睛,满脸困倦的从里头出来。

    小黎一出来,就熟门熟路的往净房方向去,进去后,还关了门,半晌未再出来。

    魏副将见状,不免笑道:“小公子已经到了睡着都能找到净房的地步了,看来过不了两日,当真要在这儿安家了。”

    能对监牢这般有归属感,也是挺不容易的。

    容棱有些无奈,小黎向来与寻常孩子不同,怕别说是大牢,他要是喜欢,连义庄都能当家,心情好的时候,没准还去刨个坟,跟坟头里的枯干肉尸,说说闲话,聊聊家常。

    小黎解了方便,便又迷迷糊糊的走出来,熟稔的往“屋子”里走。

    待走过容棱身边时,小黎身子歪了一下,容棱扶了儿子一下,小家伙懒洋洋的点了点头,算是道谢,再抬头一眼,才看到是容叔叔,便唤了一声:“容叔叔,你回来了。”

    “嗯。”容棱摸摸他的头,让他小心走路。

    小黎应下了,刚要走,瞥到容棱手上的油包纸,鼻尖动了一下,就道:“白花蛇舌草、白茅根,夏枯草,甘草,板蓝根、山豆根……咦,慢性肝炎啊。”

    一番随意之言,倒令容棱愣了一下,随即抓着摇摇晃晃,打算离开的小身子,问道:“你说的,是这药渣里的配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