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7章 被质疑了,未来的小大夫就不高兴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67章 被质疑了,未来的小大夫就不高兴了

    小黎已经困了,头重脚轻的,现在还被容叔叔拦着,不能回屋睡觉,他不高兴,撅着小嘴,把身体重量全搁在容叔叔身上,才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头。

    容棱托住他的小身子,又问:“你说这药方,是治什么病的?”

    “肝炎。”小黎随意的道:“这不就是三根汤,调养慢性肝炎用的。”

    容棱蹙了蹙眉:“你确定?”

    小黎本来困得睁不开眼睛,现在自己的医学知识被质疑了,未来的小大夫就不高兴了,来了脾气,睁开眼睛,也不睡了,就说:“我怎么可能连三根汤的药方都不知道,我早就会背这种低级药方了,三根汤,煨养之方,凡慢性肝炎者,多服,静养,可调节肝肺,但毕竟只是辅助汤药,且肝病以眼下的治疗水平,算是绝症,用这些乱七八杂的小方子煨养着,也只是拖着,能拖一日是一日,也索性,慢性肝炎调节性很高,通常若不爆发,拖个十几二十年也是可以的。”

    说到这儿,小黎又好奇了,问:“这药方,是容叔叔的?不对啊,容叔叔你没有肝病,还有魏叔叔与秦叔叔,都没有这方面的病源。”

    魏副将听到这里,眼前一亮,立刻蹲下身子,笑眯眯的问:“小公子会看诊,你说魏叔叔身子好,那魏叔叔身子,可是半点毛病都没有?”

    小黎回头看了魏副将一眼,嘟哝着道:“魏叔叔身无大碍,但虽人高马大,却有贫血一弱,魏叔叔想想,平日可有偶之头昏、眼花、耳鸣、面色苍白或萎黄、气短、心悸、夜寐不安、疲乏无力、指甲变平变凹易脆裂、注意力不集中、食欲不佳等症状?

    柳小黎一连说了一大串,魏副将听了挨个对照,竟发现其中几样,自己竟然是中的!

    他有些心慌,贫血什么,听起来好像很严重。

    小黎却说:“贫血只是小毛病,魏叔叔若有以上症状,便是因为缺铁造成,简而言之,营养不良,听说魏叔叔还未成亲,想来家里是无人煮菜,常年不爱吃饭,或是少吃,或是忙过了头,忘记吃,都会造成营养不良,日积月累,毛病便多了,但只要往后注意,多补补,也就回来了,不是什么大问题。”

    听他这么说,魏副将才算安心一些。

    不过转而又不高兴了,好好的看诊就看诊,怎么扯到成亲上头去了,看不起娶不到娘子的大老粗吗,哼!

    小黎没注意魏副将的小怨念,他说完,就回头,又望着容棱,再问一次:“容叔叔,你还未说这药到底是给谁吃的?若是你的朋友,我这里倒是有一方子,比这三根汤好上数倍。”

    容棱沉吟一下,看着手中的药渣,抿了抿唇,才道:“你那紫玉佩,可还在?”

    紫玉佩,自己有这东西吗?

    小黎抓抓头想了会儿,而后想到:“好像在,不过忘记放哪儿了,好像珍珠喜欢,给它当把式玩了。”

    容棱:“……”

    少说三万两价值的紫玉佩,竟只是珍珠的玩意儿。

    容棱道:“这药,便是送你紫玉佩那人,所服。”

    送他紫玉佩之人?

    小黎想了又想,想了又想,好不容易在记忆的犄角旮旯,想到了这么件事,好像也是数月之前了,他随容叔叔进宫,有位“大伯”送了他一份见面礼,就是那紫玉佩。

    其后为了报答那“大伯”,他随意点出了大伯身体有隐疾,现在想想,那“大伯”好像就是肝方面有问题。

    不过不对啊。

    小黎仰着头,困惑的说:“那位‘大伯’为什么服三根汤?三根汤是用于煨养慢性肝炎,他那并非慢性,而是处于潜伏期,也就是说,不爆时,用的该是抑制类药物,爆发后,用的该是克制类药物,而一旦爆发,便是从潜伏期,步入了急性病变期,急性与慢性的药物,不可混用,他服这三根汤根本毫无用途,或许还会与他服的其他药相克相冲,他服这个做什么?”

    一语说完,小黎发现容叔叔沉默了,连带着魏叔叔也不语了。

    小黎抓抓头,没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便睁着懵懂的大眼睛,来回看着两人,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容叔叔摸摸他的头,道:“回去睡吧。”

    经容叔叔这么一提醒,小黎也想起来了,自己还困着呢,当即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点点头,往牢门处走去。

    待小家伙拉开铁门,进去,锁上门,牢内再无半点动静后,魏副将才谨慎的开了口:“若真如小公子所言,太子应当是得了急病,且,还给吃错了药。”

    容棱眸子有些沉,他没有作声,思忖了许久,才吩咐道:“继续监视,此事,不得声张。”

    魏副将立即点头,他也知晓,此事一旦张扬,这本就乱成一锅粥的京都,会出现多少更巨大的变故。

    太子一事,到此为止,接下来,容棱又吩咐了魏副将几桩事,其牵扯之广,涉及到太子,皇后,五王爷,七王爷,甚至皇上。

    魏副将嘴上应着,心里不免激动,果然大人回来一切便好了。

    要说以往,这几股势力的任何动静,他们镇格门永远是有第一手资料,但现在镇格门被明踩暗贬,岌岌可危,自然就顾不得监察太多其他动向,而大人一回来,便将一切重塑,想来,过不了多久,镇格门又该恢复昔日光彩,重振雄风了。

    容棱不知魏副将心中所想,若是知晓,必然道他想多了。

    现在京中变化太多,他将一切信息捏在手上,自然是有所用意,但却并非只为了振兴镇格门,更多的,还是为了那两桩案子。

    “贵妃谋反案”若说是皇上起的头,那随之而来,藏着“贵妃谋反案”因子的“玉屏公主案”,便绝不简单。

    在这两件案子中,容棱在估判,究竟是哪方势力,获利最多,而这获利的方向,又是哪些。

    只要探寻清楚,相信凶手身份,也呼之欲出了。

    想到那已死的裳妃,容棱不自觉的又想到敏妃,再想到被柳蔚带出宫的那幅画。

    玉屏,裳妃,敏妃,这三者的关系,是如何串联的,又是何人串联的,这,都是关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