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8章 凭着你与容都尉黏黏糊糊的关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68章 凭着你与容都尉黏黏糊糊的关系

    又是一日。

    浓浓的药汁在锅中沸腾,烟雾将屋子里蒸得热烘烘的,柳蔚站在炉子前,手中拿着木棒,在药汁里搅腾。

    小黎在旁边打下手,时不时递上两样材料,又伸长了脖子,去看锅里的药汁火候。

    “爹,好像差不多了。”小家伙提醒一句,就主动拿出早已备好的瓷盆,准备去接。

    柳蔚也瞧了一会儿,嗅了嗅,却没起锅,只是又抓了两颗黑漆漆的草药丢进去,接着熬煮:“再等等。”

    小黎“唔”的一声应下,又开始全神贯注的盯着沸腾的锅炉。

    金南芸在那两名人高马大,凶神恶煞的侍卫带领下,一路下地牢,抵达单牢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厚重而腐朽的铁门,微微敞开,里头,浓浓的烟雾弥漫,飘散而出,扑鼻的药气,熏得人眼睛生疼。

    金南芸吐了口气,悬在半空的心,总算落下。

    原本接到柳蔚的通信,说邀她来牢中一聚时,她还慌了手脚,直以为,是柳蔚出了什么事,这便一大清早,就做好万全准备,找上门来。

    初到镇格门外,金南芸还未说明来意,就有侍卫,说带她进去。

    金南芸当时还有些紧张,心生警惕,但眼下,却知道自己白操心了。

    从这牢里头的药味就能断出,定然是柳蔚又在折腾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既柳蔚还有心情弄这些歧黄之术,想必,生命是没有威胁的。

    金南芸掏出二十两银票,折得很小,塞到两名带路侍卫手心。

    两人哪里不懂,一触那银票一角,便连后退两步,摆摆手:“三少夫人无须这般,夫人是柳大人的贵客,我等岂敢。”

    金南芸愣了一下,也没将银票收回,反而执意塞给两人,道:“我既是你们柳大人的朋友,为柳大人打点打点便是应当的,两位侍卫大哥切莫推脱,也不是什么大财,权当给两位添添酒菜。”

    两人还是不接,一脸刚正不阿,不贪不倚。

    金南芸有些为难,出身商人世家,在金南芸的印象里,世上大半的事,都能用钱解决。

    而眼下柳蔚住在牢里,虽然不知具体情况,但通道通道身边的人,总是有点好处的。

    况且也就二十两银子,也不算什么事,只当顺个人情也好。

    但这两人固执不接,反弄得金南芸有些不安。

    金南芸心中的想法两名侍卫不知,他们只知,能为柳大人效力,是他们的福分。

    而若还要收柳大人贵客的银两,别说镇格门规矩允不允许,就是允许,他们也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儿。

    见两人死活不收,金南芸又急着见柳蔚,也就不客气了。

    那重重的铁门,终于被金南芸经过,而看到里头的情景,金南芸原本酝酿了一路的担心惆怅,一下子烟消云散。

    还以为即便柳蔚在牢里不受苦,但吃住总是受了委屈,可眼下这情景是怎么回事。

    雕梁的红木床,三格高的简易书架子,墙柜上焚的不知是什么香,但与这满屋子的药气相合,却奇异的并不难闻。

    金南芸看了一整圈,越看越心惊,看到最后,还瞧见书桌的第二格抽屉里,摆放的不正是眼下京都最为红火的“胡木砚”?

    据说,黑市已经将那来自邻国的上等笔砚,炒上了天价,便是她想弄两盏送给远道而来的生意伙伴,都找不到门路。

    到现在,金南芸是真的相信了,柳蔚就是柳蔚,什么时候有柳蔚吃亏的份儿?

    要享受,柳蔚可是比任何人都会享受。

    “芸姨。”首先发现金南芸的是小黎,小家伙哪怕全神贯注的盯着药锅,但对身边的变化,还是极为敏感。

    而经小黎这么一喊,柳蔚也抬起头,看到门外的好友,抬了抬眼皮,道:“来了。”

    这闲适的口吻……

    金南芸有些生气,看来自己这一整夜的提心吊胆都白费了,全给了这没心没肺的白眼狼。

    “你说你被押入大牢,还以为你已被百种刑罚,弄得奄奄一息,现在看来,好得很嘛,难为我连金疮药都给你带来了,这下是浪费了,当真可惜。”

    柳蔚自然看得出金南芸那言不由衷的模样,问道:“怎的,这般担心我?”

    “算我瞎了眼了。”金南芸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拉开椅子,半点有德妇人的德行都没有,大大咧咧的坐下,看柳蔚的表情,还带着怨怼。

    柳蔚将那搅合的木棒递给儿子,让儿子继续,自己则坐到金南芸对面,为金南芸倒了杯茶,推过去。

    金南芸倨傲的扬着下巴,道:“喝不下。”

    柳蔚叹了口气:“是我没与你说清楚,不过既是邀你来镇格门,你自然该想到,我不可能有事。”

    是啊,凭着你与容都尉黏黏糊糊的关系,你当然应该没事。

    但你突然被关进了镇格门,谁知道你是不是与容都尉反目成仇,情侣不成成怨侣了。

    况且,眼下京都局势还这么乱,柳家所有人,都还在关押期间……

    这些金南芸没说。

    但多少年的朋友了,柳蔚也能猜到金南芸心中的绕绕弯弯,倒也不多说了,只道:“今日叫你过来,是为一件事。”

    金南芸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嗯”了一声,一脸敷衍的模样。

    柳蔚知道金南芸在装蒜,只问:“付子辰何时入京?”

    听柳蔚问到这个,金南芸才稍稍正眼,道:“许是年后。”

    柳蔚挑眉:“不是说快了?”

    “这还不快?你可知,若非有人在当中周旋,他近几年都别想入京一趟,他家的情况,你我又不是不知晓,况且下个月就是过年,顶多二月就该到京都了。”

    柳蔚沉吟一下,没有说话。

    金南芸想了一下,问:“怎的,你想到他了?哼,当初也不知是谁,一言不发的就离开曲江府,这都多久了,你是当真没回去一次?”

    “抽不得空。”柳蔚道。

    当时与容棱回京,紧接着便是京内几桩案子,接着就因金南芸而去建阳府,处理那无头女尸案,随后发现了那藏宝图,追寻到了古庸府,这一通行走,如今再回京,却是当真没得空闲,回曲江府去看一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