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71章 她竟感觉自己摸到了一张人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71章 她竟感觉自己摸到了一张人脸

    这世间不能解释之事太多,但大多在我们身边遇到之事,都是可以解释的,而只要稍作思忖,就能发觉,一切都没想的那么玄乎。

    柳蔚擅长用科学的一面去解释问题。

    见金南芸还有些不甘不愿的,便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心里倒是也在想,玉屏公主,好端端的请尊阎罗回宫做什么?

    而且昨夜进宫去查探,也分明没瞧见什么阎罗相。

    整个璞香宫,分明都是金光闪闪的佛气。

    金南芸最后离开时,还有点想继续跟柳蔚掰扯这事儿,但柳蔚眼看着药汁起锅,已经没心思跟金南芸罗嗦了。

    金南芸不服气的离开,刚出镇格门大门,便瞧见门外的马车。

    金南芸上了马车,突然觉得不对,眼睛往前一看,果然看到对面一间店铺门口,一青年男子,正目光不瞬的盯着自己。

    金南芸蹙了蹙眉,别开眼去,坐下。

    马车之内,浮生乖乖的唤了声:“小姐,见着柳姑娘了?”

    浮生一直在车内等着,看似平静,实则担心。

    小姐独身进去见柳姑娘,可这镇格门是什么地方,是比京兆尹还可怕的地方,浮生惟怕小姐出什么意外,一直提心吊胆。

    其实浮生一开始就说与小姐一道儿进去,但小姐不同意,说是留她在外面好接应,若是真出了事,她在外头,也好行动,总比都困在里面好。

    现在小姐平安出来,浮生当真是松了口气。

    金南芸随意的应了一声,心思却是在别处,她问:“那人怎么又来了?来了多久了?”

    浮生满脸无奈:“咱们刚到,小姐你刚进去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他就出现了,您在里头多久,他就在对面等了多久,小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咱们还是与他说说吧。”

    “说,我们能怎么说?”想到那人如影随形的跟踪,金南芸便心烦意乱起来:“他这人就是个天生的狗皮膏药,我分明已经与他说过了,他来京都作甚,又有何目的,与我都无关系,我不会与谁通风报信,也不会去衙门揭发他的身份,但你看他听吗?还是日日跟着我,我就纳闷了,那位将他弄到京都来,就是让他成日缠着良家妇女不放的?他就不干点正事去?”

    浮生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金南芸瞪浮生:“你还笑?”

    浮生忙捂住了嘴,模样有些委屈:“小姐,若是您不好出面,还是奴婢去吧,里外不过就是不放心咱们,咱们再将话讲明白些,他若是不信,给他按个手印也是可以的……”

    “谁要给他按手印?”金南芸没好气的道,她涨的满脸通红,最后,愤愤的道:“算了,随他吧,便看他能不能跟我到天涯海角。”

    浮生又想笑,但看小姐那气怒的脸庞,到底是忍下来了。

    马车前行,不紧不慢。

    而车子后头,星义看着那匀速离开的车影,目光沉了沉,又看了眼那宏伟巨大的镇格门大门,这才转身。

    几个步伐,消失在拐角的巷子里,再也见不到行踪。

    ……

    入夜的凝香宫,灯影笼罩,风瑟颤颤。

    十四岁的沁阳公主,正是花骨朵般的年纪,沁阳公主不爱早睡,每日夜里都要绵着看半晌书,才乏乏闭眼。

    今夜与平时没甚不同,只除了窗外头的风大了些,吹得窗户频频有响声罢了。

    蜡烛轻轻晃动几下,沁阳公主又翻了一页书,再抬眼时,瞧见那蜡烛已经快到了底,这才扬声,往外头唤了声。

    “来人。”

    屋外头该是有七八宫女值夜,但沁阳公主唤了两声,都无人答应。

    沁阳公主有些不满,蹙着小巧的眉头,放下书,再下了床,披上厚重的敞子,踩着轻便的绢鞋,去打开门。

    刚一开门,门外狂风大作,一股脑的飓风迎面往沁阳吹来,吹得沁阳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以手遮挡,拢住敞子,却还是觉得浑身发冷,瑟瑟发抖。

    已经是深冬时节,随意一阵风,就能吹得人东倒西歪。

    沁阳公主越发的气恼了,若非宫女迟迟唤不来,她也不用自己下床,糟了这份本不该遭的罪。

    好看的眉头又蹙得更紧了,沁阳公主加重了声音,在门口又唤了两声:“来人!赶紧给本宫来人!”

    可沁阳公主无论怎么叫,还是无人答应。

    沁阳公主心烦意乱,最后眼见风小了,自己能睁开眼了,这才一边在心里愤愤的想着,让她逮到那躲懒的宫女,定要好生责罚一顿,一边捂着敞子,往外头又走了几步。

    这一走出去,沁阳公主才发现,整个凝香宫寝殿外,竟是一人也无。

    周遭除了风声,剩下半点动静也无。

    而仿佛是刚才那阵风在作祟,悬空的月亮竟然也被遮住了,漆黑的院子里,沁阳连方寸外的地方,都看得费劲。

    竟当真是一个值夜的人都没有了!

    沁阳公主脾气不好,心想定然是自己平日对这些狗奴才太过仁慈,导致他们竟真的欺到她堂堂公主脑袋顶上来了。

    怀着满肚子怨气,沁阳公主又往前走了几步,可刚过小石子路,便突然觉得脚下踩到什么。

    沁阳公主借着微弱得几可不见的月光,朦胧的看了看脚下,只觉得自己踩到的东西软绵绵的,肉呼呼的。

    沁阳公主半蹲下身,伸手去摸了摸,却猛的吓了一跳!

    只因,她竟感觉自己摸到了一张人脸。

    后退数步,这下年仅十四的小公主,当真怕了,扯着嗓子大喊:“来人,快给本宫来人!你们这群没用的狗奴才,都死去哪儿了!若再不来,看本宫明日不将你们全都给杖毙了!”

    这一通吼叫,似乎当真有效,没一会儿,就有人打着灯笼,从四面八方涌来,边跑边喊:“公主,公主……”

    沁阳公主松了口气,只要有人在,她的胆子就大了。

    而随着周围的灯笼聚集,沁阳再次看向自己脚下,这一次,沁阳却吓得几乎肝胆俱裂。

    “啊——”

    小公主尖锐的嘶叫声,瞬间似是要响破天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