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72章 死不瞑目,七窍流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72章 死不瞑目,七窍流血

    宫人们闻声,立刻都加快了步伐,冲了上来。

    待光线乍亮,院子里的情景便显露出来,众人见此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有胆子小的宫女,后退几步,扑通摔倒在地,同时也尖声叫了起来。

    沁阳公主此时早已经双腿颤颤,脚步虚乏,沁阳捂住心口,指着那地上之人,抖着声音问:“她……她是不是……”

    老嬷嬷立刻上前,将年纪还小的公主搂在怀里,拍着公主的后背,挡住公主的视线,安抚道:“公主莫怕,公主莫怕,定是哪个有病的宫女这大半夜的犯了病,老奴这就差人将她带走,公主莫要再看,免得秽了眼睛。”

    沁阳公主瞪大了眼睛,窝在老嬷嬷怀里,一想到刚才瞧见的情景,却又推开老嬷嬷,吼道:“她七窍流血,分明已经是个死人——”

    “不是不是,咱们公主洪福齐天,哪里会见到死人这等子污秽之物。”老嬷嬷又将沁阳公主抱住,然后硬扣着公主的身子,不让公主再推开自己,又对身边的宫人们吩咐:“还不将那恶疾的狗东西领出去?当真要晦了咱们公主玉体才肯罢休?”

    宫人们从震惊中回过神,立刻七手八脚的将那地上之人拖走。

    待人都走远了,老嬷嬷也扶着沁阳公主回去寝殿,院子外头留下来清扫的小宫女们才议论纷纷。

    “怎的回事,那个人,我看那个人好像是湘儿姐姐?”

    “是她,我也瞧见是她,怎的白日还好端端的人,突然就死了?我刚才还听到抬人出去的小喜子说,人已经死了,不是什么恶疾,就是死了,死不瞑目,七窍流血,那一双黑眼珠子,直挺挺的把人盯着,盯到人浑身发冷。”

    “快别说了,这大晚上的,怪渗人!”

    “可湘儿到底怎么死的?你说,会不会是……”那宫女说了一半,又看看左右,确定无人了,才小声道:“是被带走的?”

    “什么?”另一宫女没听懂同伴的意思。

    那宫女啧了一声,指指地下:“你忘了,那湘儿是从璞香宫出来的,玉屏公主不是刚走,那湘儿以前听说也是贴身伺候玉屏公主的人,会不会是,玉屏公主在下头缺人用,将用顺手的丫鬟,给带下去?”

    “不……不会吧?”

    “怎的不会,不是佛前玉女吗?还能不知道这些门道?我就说这几日怎的格外的冷,说不定,那位,现在没走,阴魂就飘荡在这后宫中呢。”

    “呸呸呸!快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两个宫女越说,彼此越怕。

    对视一眼,齐齐搓着胳膊,却就在这时,身后一道女音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两个丫鬟齐齐尖叫一声,再回头时,看到来人,是人,非鬼,这才松了口气,抚着胸口抱怨:“琴儿,你走路没声音的?吓死人了!”

    琴儿明显还困倦着,揉揉眼睛,看着空荡荡的左右,问:“方才我在屋里听到动静,出来看看,这是怎的了?我听说有人发病了?谁啊?发了什么病?”

    “不是发病,是……”小宫女谨慎的压低了声音,这才偷偷说:“是死了。”

    琴儿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捂住嘴:“死……死了?死人?”

    宫女忙不迭的点头,又说:“就在你站的这块地方。”

    琴儿慌的急忙后退几步,跄跄踉踉的模样,险些摔倒。

    小宫女终于笑了,一整夜的阴霾,像是被琴儿这动作取悦了,才说:“骗你的,是前面那石子路口,我们便是被留下来清扫的,怎的,你反正也醒了,不若就陪陪我们。”

    “我才不要,等等,说了半天,到底死的是谁?”

    “不就是……”小宫女正想说,突然想到什么,惊愕的目光一下子投向琴儿。

    另一个宫女显然也想到了同一件事,两人对视一眼,再看琴儿的目光,变得莫测极了。

    琴儿懵懵懂懂,见两人不说话,蹙了蹙眉。

    那宫女这才抖了一下声音,说:“你……你好像,也是与湘儿一起,从璞香宫来的?”

    琴儿没做多想的点点头:“是啊,我们都是从璞香宫来的,怎的了?”

    两个宫女顿时齐齐后退,其中一个壮着胆子,鼓足了勇气才说:“死……死的那个人……就是湘儿……”

    琴儿似乎没想到这个答案,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表情惊愕极了,站在原地,仿佛僵直一般。

    看琴儿这般惊讶,两个宫女也平静了些,便说:“人让嬷嬷安排着,放到了厨房的二道柴房,你可去看看。”

    琴儿顿了顿,然后才抬脚,快步往厨房跑去。

    今夜月色朦胧,狂风大作。

    仿佛是老天在警示,一些不详,正在逼近。

    皇宫中最近很是不安宁,不间断的流言蜚语,在宫女太监中口口相传。

    不过两日罢了,不止是后宫,便是前庭,也听到了一些声音。

    早朝时分,容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因着皇上没来,便听到百官们的窃窃私语。

    “是不是又死了一个?”

    “好像是,听说已经是第五个了。”

    “莫非当真与那位的死有关?”

    “嘘,莫要危言耸听,若是传到皇上耳里,怕是要治罪于你。”

    一些莫名其妙的言辞,容溯没听懂,便看向身后的李君。

    李君自觉的为王爷解惑,小声道:“近两日,后宫中频频有宫女离奇死亡,死因不知道,死状却一致,都是七窍流血,死不瞑目。而且恰好,死的那些,都是璞香宫,玉屏公主生前身边之人,有人猜测,这是玉屏公主亡魂不安,还在作乱,毕竟玉屏公主身前还是佛前玉女,佛缘深厚,指不定,魂魄也不如一般常人,怕是黑白无常,也奈公主不得……”

    容溯听着这些鬼神论言,越听越莫名,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将此事抛诸脑后。

    没过一会儿,皇上驾到。

    那已操劳到满头花白,却神采奕奕的穿龙袍者,在大太监戚福的伴伺下,一步一步进来。

    满朝文武,登时齐齐全部跪地,三呼万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