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75章 闻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75章 闻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小黎说完,也不管通道口挤得满满塞塞的四人,捏着手纸,捂住软软的小肚子,出了牢门。

    走了两步,小黎对挡住自己路的容溯道:“我要去净房。”

    容溯挑了挑眉,熟知这小兔崽子不喜自己的态度,也不愿与这小兔崽子过多交谈,只往旁边挪了挪,让小崽子走。

    小男孩便倨傲的扬着下巴,蹬蹬蹬的迈着小短腿,往净房跑去。

    “王……王爷……”李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王爷,心中惊疑不断。

    容溯却只是淡淡的道:“能怎么办,莫非不让这小崽子去净房?憋着他?”

    容溯倒不是不想这样做,只是怕委屈了这位小少爷,让府里那小丫头知晓了,会怪他欺负了她家小公子。

    况且容棱与那姓柳的,定然也不会饶过他。

    李君要说的却不是这个,但看王爷那若无其事的脸,李君突然觉得,或许刚才也是自己看错了——他没看到牢门自己打开,也没看到里头跑出来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更没看到那小男孩一脸表情自如的在镇格门大牢里来去自如,还对自家主子毫无礼貌。

    李君觉得自己一定是方才午膳时吃多了,现在胃气胀到脑子,导致整个脑子都充血崩溃了。

    李君这便捂住自己有些发疼的脑仁儿,又看了看旁边的林盛,却见林盛与自己正是同一种表情,连姿势竟都一模一样。

    容溯没管李君的想法,更不在意林盛如何,他错开魏副将,迈着步子,走进那铁门之内。

    接着,满室的温馨繁华,险些刺伤他的眼。

    柳蔚方才听到儿子的呼唤,此刻又看门外有人进来,便自觉的抬起头,瞧了一眼来的是谁。

    柳蔚看过后,平静的又垂下眸,继续摆弄着桌上的一些自制试管。

    李君与林盛都走在容溯后头,两人现在,均是有种想自插双目的冲动!

    前头一次两次还能自欺欺人,但这是第三次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自己眼睛有问题,便一致的将目光投向坠在最后的魏副将,李君的声音,更是尖锐:“魏副将,你不打算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吗?”

    魏副将倒是想解释,但这摆明了人证物证俱在,还解释什么?

    魏副将有些委屈的看向柳大人,心想,都怪柳大人。

    柳蔚无视魏副将的目光,只是在一瓶蓝色的液体中,滴了几滴红色的液体,然后晃了晃,随口对屋内的几人道:“坐。”

    李君与林盛:“……”

    容溯则面无表情的拉开一张椅子,平静的坐下。

    李君和林盛:“!!”

    “皇上派你接受这桩案子?”柳蔚问的是容溯。

    容溯看柳蔚满桌子的药剂,伸手去摸了一瓶,被柳蔚用钳子敲开。

    容溯收回手,淡淡的应了声:“嗯。”

    柳蔚却是闲聊般的:“不怕明说,这桩案子,谁接手谁倒霉,你真不考虑考虑?接下了,怕是近段日子都抽不出空了,我听说你最近有几件‘大事’要办,不怕耽误那边的进程?”

    “你听说?”容溯挑眉。

    柳蔚却没回答。

    容溯看柳蔚两眼,也不问了,反正问了也是白问,便道:“推不了,皇上直接下了旨。”

    柳蔚闲适的“嗤”了一声,将手里合好的两瓶药剂混在一起,又放进一个堆满了冰块的铁箱子里,锁好。

    容溯问:“这是?”

    柳蔚没心情解释,随意道:“试验品,冷藏,不关你事。”

    容溯看着柳蔚,抿着唇瓣,没说话。

    李君却起了怒火,皱紧眉头,刚要开口,却听自家王爷沉吟了一下,道:“在这儿,住的可习惯?”

    李君闻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人是杀人嫌犯,被收押大牢,不百般酷刑,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便是不错,王爷竟还关心嫌犯习惯不习惯,若是不习惯又如何,莫非还要接回七王府里常住不成?

    柳蔚也看了容溯一眼,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容溯对自己的态度仿佛好了些。

    在古庸府时,两人明明是看彼此都不顺眼,容溯也常常用“恬不知耻”“卖身求荣”等形容词往她身上堆。

    怎的久日不见,倒是对她和蔼了许多?

    莫非有什么阴谋?

    对待这位七王爷,柳蔚向来不吝用一切恶意去揣测。

    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人心机深重,不折手段,柳蔚总觉得,容溯表现得再是友好,也总透着股不安好心的味道。

    容溯知此人对自己偏见很多,见对方不说话,他也不问了,室内,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过了一会儿,柳蔚想到容溯现在到底是玉屏公主一案的主审。

    柳蔚属是人在屋檐下,也不好把人得罪得太死,最后道:“住的还算习惯,伙食也不错,好了,我这儿忙完了,聊聊案件吧,你是来审我的?那你就开始审吧。”

    柳蔚说着,将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推到一边,空出大片位置,正襟危坐的看着对面男子。

    容溯对视着柳蔚的眼睛,思忖一下,吩咐:“林大人,你来记录。”

    林盛这才从错愕中清醒过来,也不管现在的形势局面,只按住心头蜂拥的猜测与怀疑,老实的应下,接过魏副将递来的纸笔。

    看林盛准备好了,容溯便问:“人可是你杀的?”

    柳蔚不卑不亢,平静的道:“不是。”

    容溯盯着柳蔚的表情看了许久,然后说:“哦。”

    柳蔚:“……”

    李君:“……”

    林盛:“……”

    魏副将:“……”

    牢房里很安静,这次,是真的安静。

    因为在那句“哦”之后,伟大的七王爷,竟然不再说话了。

    就仿佛,已经有了答案,审问,已经到此结束。

    可,这算什么?这算哪门子审问?这确定不是话家常?这真的是审问?

    屋子里的人都觉得不太好,包括柳蔚都很是莫名,最后,却是容溯偏头问林盛:“都记好了?”

    林盛一脸憋闷的表情,磕磕巴巴了好半晌,才说:“记,记好了……”

    容棱说:“嗯,那走吧。”

    然后就起身,直接往外走。

    牢房里,更安静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