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77章 禁忌得不能再禁忌的秘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77章 禁忌得不能再禁忌的秘密

    容溯说完,李君便惊讶起来:“这皇宫中,竟还有这样的妃子,当真是独特。”

    只是,可惜了,红颜薄命。

    后一句,李君没敢说,但在场人,几乎都是这么想。

    柳蔚能够想象到敏妃是个什么样的女子,想来,也只有这样脾性的女子,才能对当初一无所有的容棱,挺身而助。

    柳蔚内心对那位素未谋面的敏妃是感激的,柳蔚想,这次案件解开,或许,敏妃那桩案件也能迎刃而解。

    毕竟,从现在看来,裳妃也好,玉屏公主也好,两桩案子竟都是建立在敏妃二字头上。

    且从目前的证据来看,柳蔚不得不猜测,那幕后凶手,怕是做的这一切,为的,也是那位敏妃?

    当然,这只是一个大胆的假设猜测。

    “这幅画从画纸,笔锋,笔触,包括墨汁,画面皮屑,纸透纤维,都能得出结论,此画,乃是三年前所绘,确切的说,是三年前的冬天,因墨汁里,有腊梅的花粉素,而所绘之人,当然并非敏妃,但却是有人,刻意模仿敏妃。”

    “模仿?”容溯面露困惑。

    柳蔚道:“这不奇怪,敏妃如此特别,七王爷不是对敏妃也记忆犹新?那就难保,宫中其他人,对敏妃没有怀念,模仿敏妃的绘法,用来一解相思,也是很正常的。”

    一解相思?这算个什么词?

    容溯蹙了蹙眉。

    柳蔚却并未觉得不妥,这幅画,的确是出自男子之手。

    柳蔚这几日一直拗倒自己那些化学药剂,为的就是提取画卷中所有可用成分,而从墨汁和画纸皮层里,柳蔚得到的线索最多。

    确定绘画者是男子,是因为,柳蔚在画纸表层内,提取到了少部分汗渍的旧迹。

    按理说,三年过去了,别说汗液,就是给它倒上一盆水,也该干透了。

    但问题就在于,画纸的密度,是交错的,而渗透到画纸二层,而非表层的液体,会在凝结后,显出一些可见的斑点,就好像书柜里的书受了潮,你无论从外面怎么擦拭,都能看到纸页泛黄,还会起斑,这是外物无论如何也擦拭不掉的东西。

    其实,一般的书画,在经过了一年以上,就容易受到天气和环境原因,产生一系列纸张变质。

    但所幸的是,这幅画却保存得非常好,外在来看,几乎毫无瑕疵,可见是被人心心念念足足精心保存保养了三年之久。

    而就因保存得太好,外表虽然看不出什么,但那些二层內的小瑕疵,柳蔚通过金南芸终于研制出的琉璃镜,制作了简易的放大镜和显微镜后,就看得很清楚了。

    柳蔚剪下了那有问题的部分,在药剂的辅助上测试了好几次,足足花了两天时间,才从那纸片的区域发酵程度,将那汗液里的基因链分析出来,那汗液是属于男子的。

    同时,柳蔚也从墨汁的溅射和收尾笔触上看出,此人虽刻意模仿敏妃画风,但到底不能从头至尾不差丝毫。

    而那收尾笔锋的位置,恰恰就最容易让人忽略。

    柳蔚对画卷上每一寸每一刻进行了帧对帧的校对,得出的答案十分明确——从细节处的硬度与豪迈程度来看,此画为男子所画的概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五以上。

    高达百分之八十五的概率,虽然不是百分之百,但至少,是一个明显方向。

    破案讲究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现在柳蔚的假设就是,宫中有人恋慕已过逝的敏妃,并对敏妃的画风非常熟悉。

    该男子模仿了敏妃,绘出了画像,而后对其珍藏,小心保存。

    但三年后,男子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将这幅自己如此精心爱护的画,送到了玉屏公主宫殿。

    其后,玉屏公主死了。

    而在玉屏公主死之前,作为敏妃亲妹妹的裳妃,被串联进一桩大逆不道的罪状中,也死了。

    裳妃死前,宫殿中摆放的画像还是寻常,但死后,却有人将敏妃旧作,摆满了整个裳阳宫。

    敏妃是个起点,裳妃是个过渡,玉屏公主是第二个过渡还是终点,现在不得而知。

    但柳蔚认为,裳妃的死暂且不说,但玉屏公主的死,肯定与那恋慕敏妃之人,有莫大关系。

    甚至有可能,那人便是背后凶手。

    只是深宫茫茫,又要去哪里找这人?

    所以综上,现在已有的线索是——嫌凶,男,年纪不详,但若按敏妃年纪猜测,那粗略估计该是三十至四十五岁,身份不详,身高也不详,对方有一定的文学修养,书画不俗,且曾经是敏妃身边的近人,因若不近,不可能对深宫中敏妃的画风如此熟悉。

    将这一切与容溯说完,容溯、李君、林盛三人,都沉默了。

    林盛的记录,已经记了三页。

    两页都是一些连自己都看不懂的词,比如显微镜,基因链什么,听都没听过,但柳先生让他就这么写,他也就只好这么写。

    但现在,林盛却不敢下笔写了。

    本是调查玉屏公主一案,莫名其妙绕到了裳妃一案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又牵扯进了十多年前的一位已逝贵妃。

    甚至还表露,那贵妃现在还有个恋慕者?

    若是现在还恋慕着死了十多年之人的,那十多年前,两人又是什么关系?

    林盛几乎不敢深想,一想便毛骨悚然。

    这些可都是皇宫秘辛,哪怕过了再多年,也是禁忌得不能再禁忌的秘密。

    林盛一点也不想知道当初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更不想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

    林盛的笔顿在这里了。

    柳蔚看着不言不语的三人,吐了口气,对容溯道:“我之前就说过,此案牵扯庞大,乃是一桩案中案,你执意接下,现在,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你打算如何破案?”

    破案?

    容溯忍不住嗤笑,这桩案子被扯到这么远,还谈什么破案?别说他想不想破,就是他想,皇上想吗?

    敏妃的死,当年本就是一个谜。

    容溯可不觉得,他那位父皇,愿意将此事再揭出来,重新给自己添一次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