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78章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78章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看着对面清隽男子随意浅笑的脸,容溯眯了眯眼,加重语气道:“你可知晓,此案若真有你说的那般复杂,结果将会是什么?”

    柳蔚如何会不知,但表情,却看起来并不在意:“在我看来,结果只有一个,不过显然,七王爷已经在计划另一个可能性了,那么说出你的决定吧,你是打算正正经经的将此案破获,还死者一个公道,还是打算一不做二不休,就将我扔出去,当这个替罪羊,将此事善了算了。”

    在皇家人眼里,这种涉及皇家颜面,甚至皇上颜面的案子,最好的方式,就是随便找个人,将凶手的位置顶了。

    冤不冤枉不重要,只要此人能给皇家遮羞,将那些污秽的真相重新彻底掩埋,谁死谁活,便都无所谓。

    柳蔚知道这桩案子到头来定要落到容溯手里。

    是的,柳蔚就是如此的确定,就是容溯,不会是旁人。

    一开始,柳蔚怀疑过有可能是太子,但最近几日听容棱谈了谈朝堂之事,柳蔚便知晓,那就是容溯没跑了。

    容溯回京也没多少时日,但是不过这短短几日,外界竟然就传出他七王爷与太子殿下平起平坐的流言了。

    无论是不是有人恶意散布这种言论,但听在皇上耳朵里,显然都是不会高兴。

    而就在昨日,柳蔚听说皇上将今年科举的监考一职,交给了太子。

    监考一职,并没有多重要,随便在翰林院找个大学士,便能应下这事,但监考背后的门道却是不少。

    古往今来,科举考试都有一种说法,学子们在哪位大人手下过考,便入哪位大人门下。

    皇上这分明是给机会予太子。

    让太子趁着今年科考,多揽人才,最后留为己用。

    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皇上此举,却是将最大的信任交托给了太子,甚至不忌惮太子跟未来的国之栋梁们提早结盟。

    昨日知晓这个消息时,柳蔚就知道过不了两日,容溯就要遭到厌弃了。

    而果不其然,仅仅一夜,便亲疏分明。

    柳蔚相信,皇上将玉屏公主这案子交给容溯,并非存在什么想知道真相的目的。

    毕竟只是个公主,后宫有多少公主,怕是他这个做父皇的,自己都数不清。

    玉屏公主稍微特别些的,恐怕也就是她佛前玉女这个称号了,但特别也就特别那么一点,却不足以撼动任何根本。

    皇上将玉屏公主的案子给了容溯,看起来没什么不妥,但变相的,却是在给太子扫平道路。

    毕竟,接了科举监考一职,太子若真要有所行动,没了容溯这颗绊脚石,他笼络人心,也能笼络的得心应手些。

    柳蔚不知道容溯怎么想的,其实现在摆在容溯眼前的就两条路。

    第一,将自己以杀人犯的名义交出去,快速将此案了解,然后脱身回去找太子麻烦。

    第二,好好侦破此案,但很显然,会错过阻拦太子脚步的进度,恐怕,过不了几日,容溯案子还没破获,太子那边却已经桃李满天下了。

    这两条路,清晰分明,而究竟哪条路是正确的,现在任何人都不知道。

    柳蔚耐心的看着容溯,柳蔚就想知道,容溯会怎么选。

    容溯的表情不是很好,显然,柳蔚能想到的东西,容溯不可能想不到。

    林盛与李君也皱眉思索,最后,是李君先开口,附身对容溯小声的道:“王爷,此案,不是已经破了?”

    李君说着,还故意看了柳蔚一眼,目光中隐含冷意:“现在,凶手不是已经在这儿了。”

    这便是,选第一条路的意思了?

    要把自己当替罪羔羊送出去顶罪?

    柳蔚笑了一下,并不在意,只是继续看着容溯:“七王爷便说一句话吧,你是否,当真也这么想?”

    容溯沉吟着,神色不定的看着柳蔚。

    不得不说,容溯对柳蔚是了解的,一看柳蔚现在这个不咸不淡的样子,心中便忍不住警惕起来。

    最后,在斟酌判断了良久后,容溯开口:“是不是凶手,需判定后方知,现下,柳先生还是无辜。”

    柳蔚眼眉敛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盯着容溯。

    容溯被柳蔚那视线盯得有点不适,微微侧了侧身,视线也一并移到了别处。

    李君却不懂王爷的意思,他有些着急的道:“王爷您可想清楚了,这人不是被月海郡主与苏公公亲自带回来的吗?可谓人赃俱获,王爷……人赃俱获啊。”

    李君特地强调一句,便是在强调,一旦现在放弃将这个替罪羊交出去,那他们就等于白白放过这个机会,若是真要破此案,又要破多久?

    敏妃,裳妃,这些个人,哪个是他们能随意碰的?

    随意牵扯一个,都是一连串的麻烦,何况是两个。

    李君很焦躁,但容溯却反而更平静了。

    容溯看着柳蔚,目光认真的道:“给我一份验尸报告。”

    验尸报告这一词,是容溯在古庸府时听过的,当时他还见过一次那李林的验尸报告,写到很是特别,令他记忆犹新。

    柳蔚确定容溯是真的没出卖自己的意思,才扬了扬眉宇,道:“看来七王爷是会选的,验尸报告可以,稍等。”

    柳蔚说着,起身拉开旁边的书柜。

    柳蔚一转身,李君还想劝容溯,容溯却只是摆手,不打算听。

    李君憋得咬牙,再看柳蔚的背影时,眸中隐含火气。

    柳蔚将验尸报告拿出来,又再补漏填写了几处,最后把结尾的化验结果也添上,浏览一遍,见没问题了,才递给容溯。

    容溯接过,翻开查阅。

    然后,容溯就没动了。

    柳蔚环着双手问道:“可是哪里看不懂,我可以解释。”

    容溯看柳蔚一眼,将验尸报告再还给柳蔚,说道:“从第一个字开始解释吧。”

    他,一个字没看懂。

    柳蔚:“……”

    素来博览群书,见多识广,才高八斗的容七王爷不想承认,那满页的什么实测肝温,眼球周率,额叶面积,在他看来,跟鬼画符,没有二样。

    柳蔚花了足足半个时辰,将报告上的每个细节,挨个解释一遍,最后,柳蔚也不管容溯听懂没有,不管林盛记全没有,更不管李君那一直宛若要将自己生吞活剥的眼神,拍案而起,把三人撵了出去。

    等三人都走了,小黎才不紧不慢的捏着一个烤番薯,优哉游哉的进来。

    柳蔚看了儿子一眼,问:“谁给你的?”

    小黎咬了一口烫呼呼的番薯肉,含糊不清的道:“容糊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