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0章 还是我就值那两串糖葫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80章 还是我就值那两串糖葫芦?

    第二日,一大早。

    七王府的丫鬟小厮们,便站在回廊下窃窃私语。

    李君来时,是管家将他引到正厅外头的,李君等了许久,未见容溯出来,便问管家。

    管家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了半天,还是道:“王爷今日身子不适,怕是要劳烦李大人多等些时候了。”

    “王爷怎的了?可去召了御医?”

    管家摆手:“这倒没有,王爷这是……小毛病,就是耗些时候,不是大病,不是大病。”

    李君越听越迷糊。

    等管家落荒而逃后,李君便晃荡到正厅外头,刚好听到有下人路过,偷偷议论:“王爷还在净房呢?这都是进去多久了?怎的还没出来?”

    “出来了,又进去了,一早上的,跑了七八趟了。”

    “这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吧,怎的突然就闹了肚子。”

    “不知道,不过王府吩咐了,不请御医,怕是也觉得……唔,不好意思吧。”

    “可这么一直闹下去也不是办法,肚子能受得住,腿也受不住,还有几位侧妃与姨娘们,听说王爷抱恙,纷纷过来伺疾,却被王爷恼羞成怒,全部捻了回去,早来的两位,还被王爷责骂了。”

    “可不是吗?谁赶着去净房时,喜欢有人堵着自己的路,罗罗嗦嗦的唠叨一成串呢?”

    两个下人边说边走,没一会儿便走远了。

    李君听了,摩挲着下巴,思忖着,怎的好好的就闹起了肚子?别是风寒了?若是如此,还是请御医来看看比较妥当!

    李君正想着,就看到管家又走了回来,见到李君,便恭恭敬敬的道:“李大人,王爷请您去前院见。”

    李君点了点头,由着管家领路。

    到了容溯的寝房前,李君远远的,就看到院子门口站满了人。

    李君到底是外男,虽说是被王爷请进去的,但终究不太好,所以一路上,都低着头,避免看向王爷的那些姬妾们。

    女眷们也有所顾忌,纷纷侧身躲开,又让丫鬟们挡着身子,直到李君走远了,才又出来,探头探脑的继续往里面瞅。

    李君进了内室,就看到昨日还精神奕奕,神清气爽的容溯,此刻正面色青白,嘴唇发干的坐在红木圈椅上,修长手指搭在椅子扶手上,虚虚的端着一杯热茶。

    “王爷?”李君有些诧异,不就是闹肚子,怎的看起来这般严重。

    容溯对李君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李君找了把椅子坐下,问道:“这究竟是怎的了?怎的突然就身子不适了?”

    “无妨。”容溯随意说道,恰好抬头,瞧见门外头,两道偷偷摸摸的小身影,真往里头瞧。

    容溯沉了沉脸,唤道:“进来。”

    扒拉着门框的两个小丫头滞了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揪着对方的小手,慢吞吞的走了进去。

    “在做什么?”容溯问。

    大妞很怕七公子,就缩缩脖子,躲到妹妹背后,也不说话。

    小妞被推出来,知道自己不能退缩,只能硬着头皮从实招来:“有,有两位姑娘,予了我们两根糖葫芦,让,让我们……”

    容溯声音变冷:“让你们做什么?”

    小妞盯着王爷严肃的脸,小嘴唇抖了抖,很害怕,往后头足足倒退了好几步,才坑坑巴巴的说:“让我们……与七公子说,身子不适便要人伺候,她们家主子,自愿伺疾,就在门外,等待七公子召见……”

    李君听了想笑,王爷这些姬妾,还真是够不识趣的,非要在王爷不乐意的时候往前凑,还用糖葫芦买通王爷房里的丫鬟。

    姬妾们就不知,这已踩了王爷底线?

    李君闲暇的坐着,等着王爷表态。

    而果不其然,王爷表情立刻更难看了,他盯着面前两个小丫头,声音冷得几乎结冰:“两串糖葫芦便将你们收买了?”

    大妞小妞听出容溯语气中的不悦,纷纷埋着头,不敢说话。

    “还是我就值那两串糖葫芦?”容溯倏地话锋一转,声音却是更加凉薄了。

    因此,这里安静了片刻。

    最后还是李君出声,打破这静谧:“不过是两个外来的丫头,有什么见识,不过王爷怎的还将这两个丫头留着?”

    这两个小丫鬟是从严裴手上要来的,李君还记得。

    只是李君以为,这么多天过去了,严家早已将人接回去了,怎的不声不响的,俩丫头竟还在王府。

    李君不知,严府也好,于文府也好,倒真的差人来接过,奈何七王爷不放人,两家递话的人还没见到两个丫头,就被王府的护院撵了出去。

    容溯没说话,他只看着两个丫头,语气严肃:“说话!”

    两个丫头抬起头,惶恐的看着容溯,满脸不安,最后,是小妞哆哆嗦嗦的问:“说……说什么?”

    容溯眯起眼。

    小妞急忙抱住头,一下子躲到姐姐背后,嘴里呼道:“不敢了不敢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大妞也慌忙的跟着附和:“我们……我们也不吃糖葫芦了,再也不吃了……”

    小妞一听这里,愣了好半晌,才偷偷的推了姐姐一下,怎么能说以后都不吃糖葫芦呢,若是再也不能吃糖葫芦,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两个丫头的小动作,容溯看在眼里,他正想说什么,目光,却突然瞥到大妞腰间的小瓷瓶子,想到昨晚吃的那枚药丸,他沉下脸,问:“那是什么?”

    大妞顿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的药瓶,举起来问:“这个?”

    “是什么。”

    大妞老实的道:“是我的药。”

    容溯神色不定的看了小妞一眼,又问:“什么药?”

    大妞乖乖的道:“这是柳公子给我的,因我们前阵子在路上行走,吃住难免邋遢,我前阵子肚子里生了虫,这是我家公子给我杀虫的。”

    小孩子吃了不干不净的东西,肚子里长蛔虫很正常,杀了虫便没什么事了。

    但在青云朝众所周知,杀虫药,有一个副作用。

    那便是——拉肚。

    容溯的表情一下非常微妙。

    果真,他还是大意了。

    只笃定这小丫头不会毒害自己,却忘了计较,小孩给的东西,能吃吗?

    于是,半个时辰后,大妞小妞,出现在了王府的小祠堂,她们被罚,清扫祠堂半个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