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5章 不想其他王爷将这大宝贝要了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85章 不想其他王爷将这大宝贝要了去

    那次,若非是他及时出手,这九岁的孩子,怕是要成为那下作阉人的已屏蔽宠。

    想到那日之事,想到那日这孩子脱难后,一边裹着衣服,一边擦着眼泪,连连悲痛了三天三夜,呆在柴房里不吃不喝,他便心疼得厉害。

    偏偏他将此事告知五王爷后,五王爷只是红着眼睛,命令他以后不得远离矜公子半步,并用了些手段,将那小厮骗到外头,五马分尸,最终却并不松口将矜公子接回来住。

    虽然事情过去了些时候,但他还记得,当日受了此等奇耻大辱,矜公子却并未对那小厮有报复的念头,矜公子只是害怕的缩卷着,无声的哭泣,默默的自卑,将自己缩在一个壳里,隔绝外界所有接触。

    算起来,这次之事,不如上次严重,但矜公子的所作所为,却超出了他的预料。

    似乎觉得他问的是个废话,容矜東仰着头,表情木纳却实在的道:“我没将那滩水擦干,她们会知道的,我只有在她们发现之前,让她们永远也发现不了,我,没有选择。”

    空中的人:“……”

    这个理由,是之前没有料到的。

    空中的人突然蹙起眉头,心中有些慌,为什么他觉得,矜公子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是被欺辱的太狠了,导致心性都变得扭曲了?

    空中,再次变得安静。

    容矜東却没有那么空闲,他对着半空中问:“你还有事吗?”

    没人说话。

    容矜東道:“没事我就走了,我的衣服还未干,若不烘干,我会冷死。”

    男孩子说完,转身爬回了枯井,没一会儿,空中之人看到那井口冒出烟,那小孩,已经在枯井底生了火。

    太子府蹊跷的死了两个丫鬟,禀报了上头后,太子命人报了官,很快京兆尹就亲自带着衙役上门查探。

    经过检查,发现尸体是被闷死的,而凶器,就是那燃了一夜的炉子。

    这个结果实在寻常,无人有异。

    太子妃也只是送了五十两银子给这两个丫鬟的家人,命家人好生安葬。

    而这件事若说唯一有什么后续,也就是其他丫鬟被吓到了,夜里宁愿睡硬邦邦的炕头,在炕下面烧柴火,也不愿睡松软温和的雕栏木床,在屋里再点炭火炉子。

    容飞是在当天晚上知晓这个消息的,在下属满是担忧的语气下,却只是一笑,老怀安慰的吐出一句:“终于,是长大了。”

    下属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开了口道:“王爷,您当真不考虑将矜公子接回来住?他现在……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不就是杀了两个贱婢,值得你大惊小怪?也不想想,你自己手上,又沾了多少人命。”

    “属下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下属不卑不亢的道。

    容飞却只是笑:“对小矜而言,那两个贱婢,也是该杀之人,一将功成万骨枯,没有点铁血心性,雷霆手段,如何走未来那康庄大道?”

    下属知道王爷的意思,终究,什么都没说,默默告退。

    而那下属前脚刚走,后脚,就有宫女来禀报,说是太医来了。

    容飞收回方才精神奕奕的模样,重新躺回床上,一脸虚弱的对着门外道:“进来吧。”

    太医来探了脉,答案和前几日一样,伤了男人根本,仍需静养。

    皇后正在接见太子与太子妃,听了树甄传来的话,也只是点了点头,面上却难掩疲惫。

    见皇后似有心事,太子妃很是机敏,立刻乖顺的问:“母后,可是为了五弟之事烦闷?”

    容飞已不成男人之事,果真已是街知巷闻。

    皇后忍下愈发难看的脸色,不抬眼皮的对太子妃点了下头。

    太子妃眼珠子一转,却是道:“即便如此,五弟亦还是高高在上的亲王,我瞧着过两日就是好日子,若是母后不嫌弃,不若举办个赏梅宴,将京中小姐姑娘们都招来,为五弟寻一门上好的亲事。”

    太子妃这话说的是有技巧的。

    皇后命令月海以容飞未婚妻身份去林家退亲一事,并未声张,虽说也有些人知晓了,但太子妃那儿,倒是还未接到消息。

    而既然容飞都不能人道了,太子妃想,皇后必然也是不愿因此得罪母族林家的,将林家大好的姑娘,配给一个废人,怕是不成了,只得另配。

    所以,便有此一提。

    一来,给皇后一个台阶,让皇后可以顺势与林家退亲,从而选另一位世家千金。

    二来,选中那家,必然对婚事也是心甘情愿,那么尽早完婚想来也不怕什么,到时候,一旦成了亲,五王爷说不定还能因此开怀些,毕竟,有个不嫌弃自己的王妃,对男子的自尊心,多少有些保护。

    太子妃想的很好,说得也很贴心,奈何皇后已有了打算,便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并未应下。

    太子妃见皇后态度凉凉,有些慌,心知自己这主意并未入皇后的心,忍不住有些揣揣。

    而皇后也没说什么,待两人请安后,便让树甄送客。

    太子妃离开后,还有些捉摸不透皇后心思,便塞了个玉镯子给树甄,婉转的问了一句。

    树甄笑着接过那玉镯子,只道:“若是娘娘您当真愿为皇后娘娘效力,看今个儿还早,不若去月海郡主宫里转转。”

    太子妃一听,眼珠已是动了动,随即才问:“莫非母后属意的,是……”

    太子就在旁边,显然也听到了。

    太子愣了一下,眉头蹙起:“母后想将月海许配给容飞?”

    树甄听出太子语气中的不赞,想来也是,月海郡主可是个金叵罗,只是太子已有了正妃,不好再要,但显然,太子也不想其他王爷将这大宝贝要了去,即便那人是他的亲弟弟五王爷,且还是个已经没了前途的废人。

    树甄不卑不亢的朝太子屈了屈身,并未再提点什么,直接告了退。

    太子见状眉头皱的更紧了,表情变得不好。

    但太子妃却心有计较,当即便与太子细言两句,得了容霆冷应后,便带着几个婢女,去向月海郡主的寝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