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93章 柳蔚只是容棱外边儿的“家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93章 柳蔚只是容棱外边儿的“家属”

    柳蔚慢慢的抬起头,谨慎小心。

    一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不怒而威的苍老双眼,略显浑浊,柳蔚不得不承认,一国之君的威压,果真不是浪得虚名。

    仅仅对视了一瞬,柳蔚已垂下眸,忙口称道:“臣惶恐。”

    乾凌帝淡淡的笑了一声。

    那笑声听在柳蔚的耳里,却让柳蔚浑身都不舒服。

    “柳卿可还记得,富平县时,你与朕初遇,是何情景?”

    柳蔚低垂着头,回道:“臣不敢忘,富平县初遇时,臣正追缉那连环杀人嫌凶,皇上与三王爷从富平县李家村路过,却被李家村村民误以为是凶手,带走,公堂对峙。”

    “当时,你言,朕不是凶手。”

    柳蔚道:“臣只是凭证据说话,当时那女尸的死亡时间,与皇上三王爷路过时间并不符合。”

    “可当时你大可不看证据,将朕抓了,了结此案!毕竟,一桩已经了无头绪的案子,再查下去,也只是劳神劳力罢了,但相反,顺势找个替死鬼,却是最稳妥而快捷的法子。”

    “臣为仵作,臣的本职,便是为死者平冤,若是随意敷衍破案,想来,不必等到朝廷追究,便是那些死者自个儿,都得夜半来敲响臣家的房门。”

    乾凌帝听到这里,又笑了一下,问道:“那你以为,沁阳可会来敲响你家的房门?”

    柳蔚抬头看了乾凌帝一眼,只一眼,便道:“微臣不知皇上何意,臣与沁阳公主一案,并无瓜葛。”

    “眼看着沁阳含冤而去,这与见死不救又有何区别?你既说你的职责便是为死者平冤,那沁阳的冤,你又为何毫不在意?莫非我天家儿女,还抵不得那富平县的小小村女?”

    柳蔚滞了,没有说话。

    乾凌帝看着柳蔚,却突然抬手,拍拍柳蔚的肩:“柳卿,朕的沁阳,便交予你了。”

    柳蔚不得不说,皇帝就是皇帝,手段果然高超,恩威并施的门道,用得可真是得心应手。

    柳蔚不确定乾凌帝对自己是真信任,还是假信任,但乾凌帝这番言辞,却是给了自己极大的面子。

    先谈了初遇,表明了他们是有交情的,再委以重任,这便会给人一种宠信的感觉。

    若不是柳蔚,而是换个旁人,在皇权至上的今天,一个皇帝能对你如此和颜悦色,好言好语,想来,定是能让人精神一震,甘愿为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在所不辞!

    但别人奈何只能是别人,柳蔚这里,却只看到了乾凌帝的深沉心机。

    柳蔚知道,沁阳这件案子,乾凌帝一定会要自己接。

    这个一定,是指绝对的意思。

    为何呢?因为自己之前一直与容棱在一起,而现在,容棱“不在”京都,自己却回来了。

    不管自己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容棱的“迟迟未归”又意味着什么,乾凌帝,都需要防范。

    而乾凌帝的防范方式,最简单的,便是把自己放到一个他最容易看到的地方。

    现在宫中出了命案,柳蔚的老本行又是破案,验尸,乾凌帝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所以,乾凌帝大抵其实不需要自己真的破案,乾凌帝只是找个借口,让自己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便于被监视即可。

    而这过程中,乾凌帝如果能顺便拉拢自己,从而策反自己,让自己吐露出些关于容棱的秘密,或者将来能让自己潜伏到容棱的身边,做他的钉子,就更好不过。

    只是,前一条好办到,后一条却不容易。

    毕竟,在离京之前,乾凌帝是知晓容棱有断袖之癖,且与这“柳先生”暗通款曲。

    乾凌帝的心思就是那几条,柳蔚几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也就因为如此,所以容棱没有阻止自己与这位国君,正面交锋。

    因为容棱也知道,他只要一天不出现,乾凌帝就不会对柳蔚不利。

    现在柳蔚表面上算是朝廷命官,但在乾凌帝的眼里,柳蔚只是容棱外边儿的“家属”。

    而既然是家属,那扣下家属,比杀了家属,自然更是有利。

    柳蔚在沉默了足足两个呼吸的功夫后,再抬起头,看到的还是乾凌帝那张慈和的长者脸庞。

    乾凌帝就像柳蔚第一次见到时那样,不拘小节,爽快睿智,让人一眼过去,绝对不会想到,在这善意的皮囊下,藏着一张如何不折手段的冷酷之心。

    柳蔚再次拱了拱手,语气沉沉的道:“皇上厚爱,微臣愧不敢当,沁阳公主含冤而死,臣也想为公主平冤,只……臣现在这身份,又该如何……”

    “你且放心,朕自然不会将一国公主的生死,交托予一个罪人身上。”

    这言下之意就是,乾凌帝要免了自己嫌犯身份?

    柳蔚默默听着,却道:“可臣一介白身……”

    “镇格门司佐,算何白身?柳卿,你糊涂了!”

    这就是说,免脱嫌犯身份的同时,让自己官复原职,继续维持着朝臣身份。

    柳蔚虽心中得逞,却不忘形,再次道:“公主死于后宫,臣一介男子,终究是出入不便,况且,宫中主子皆是身份尊贵,若要为公主平冤,想来审问一关,也免不了,审问一些宫女太监还好,若是涉及身份重大者,臣怕是……”

    “朕既让你破案,定是予你权限,柳卿说的这些,皆是多虑。”

    “那……”柳蔚面露犹豫之色,但挣扎了一会儿后,终究拱手,躬身道:“如此,臣便恭敬不如从命。”

    柳蔚从御书房出来时,已是一个时辰后。

    戚福一直都在门外守着,看着柳蔚出来后,目光一扫,轻易便扫到柳蔚腰间一枚令牌,当即眼眸一震,心中惊骇。

    柳蔚与戚福打了个招呼:“戚公公。”

    戚福上前,与同之前截然不同的殷勤的动作,含笑着道:“恭喜柳大人。”

    柳蔚看了眼腰间的令牌,道:“戚公公说笑了,能为皇上效力,乃是臣的荣幸,今后一段日子,柳某将时常进宫,届时,还请公公多多关照。”

    “大人客气。”戚福躬了躬身,垂眸时,眼睛再次看向那腰间令牌,表情晦涩难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