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98章 暮春花林,梦,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98章 暮春花林,梦,忆

    暮春的花林里,恬静的女子,坐在林中小椅上。

    女子手边的香案上,焚了清香,香气伴随着丝丝渺渺的花香,沁人心脾,美不胜收。

    规矩的宫女,端着茶点过来,瞧见小椅上的娇俏女子,开口道:“娘娘,这是御膳房特地命人送来的新品糕点,叫雪融糕,说是从西方传来的新鲜做法。”

    “放下吧。”女子淡淡的说了声,眼睛则注视着手中的旧书,这本书当真有些旧了,从泛黄的边角,不难看出它的年头。

    宫女如是放下,便安静的站在旁边,候着。

    “今个儿御书房那边如何?”过了许久,椅上的女子,才突然问道。

    宫女老实的回禀:“回娘娘,今个儿皇上去了御书房问几位皇子功课,三皇子回了一题,皇上夸了三皇子两句。”

    女子闻言,这才将手中的书放下,看着宫女,蹙了蹙眉:“皇上今日怎的会去御书房?权王不是明日便要抵京?”

    宫女道:“奴婢也不知,只是听御前的几位公公说,像是明日大宴,皇上要挑选一位皇子与太子一道出迎,现已确定,应当是七皇子。”

    女子笑了一下,重新将书翻开,道:“七皇子倒是会把握机会,与太子并齐之事,永远少不了他。”

    宫女垂眸,不再吭声。

    女子又吩咐一句:“放课后,让阿棱过来一趟,下个月便是阿棱母妃的忌日,得想想法子,送他出宫去才行。”

    “是。”宫女乖乖应了声,继续守在旁边。

    直到时辰差不多了,女子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一路前往御书房的方向。

    而待女子走后,异香笼罩的花林,又步入了一位不速之客。

    轻稳的脚步声,于身后传来,椅上的女子似有所感,将那本还未看完的杂书,再次放下,头也没回的叹了口气,道:“你怎的又来了?”

    椅子背后,一个面如傅粉,清隽俊朗的小太监,垂着首,慢慢走近,他立在女子身边,恭敬的姿势下,言语间,却满是随意:“奴才来看看娘娘。”

    女子回过头,瞧着他说:“听闻过两日,太妃娘娘又要出宫,此时你该忙着,怎的还有空来我裳阳宫。”

    小太监往前走了两步,待到了女子面前,才用满是深意的目光凝视她,声音,轻柔而缓和:“奴才想娘娘了。”

    女子一滞,瞪了他一眼,斥道:“无礼!”

    小太监垂下首,没有作声。

    女子看他这模样,又道:“你最初虽是我宫里之人,但已入了太妃门下多年,早不需尊我这个主子,往后,你还是莫来了,若是让人瞧见,倒是不好解释。”

    “奴才前来,是向太妃娘娘禀报过。”小太监如是说道。

    女子皱了皱眉:“向易,本宫不要你来,你可听懂了?”

    小太监不做声了。

    硕大的花林,一时间除了微微的清风,再未有半点声响。

    沉默在两人间弥漫,半晌,女子从椅上站起来,转身,往殿内而去。

    刚走了一步,身后的小太监快速掠来,一步挡住她。

    女子拧眉。

    小太监道:“此去观缘寺,怕是过年之前,奴才再无法回宫,今日,求娘娘让奴才伺候您一日,无需其他,只需像以前那般,让奴才为娘娘布菜,服侍娘娘用膳,为娘娘研墨,陪着娘娘便好……”

    女子深深的看着他,表情并不太好:“今日阿棱要来。”

    小太监立刻道:“奴才可躲在……”

    “你是太妃的人,在我这儿,不伦不类,若是让阿棱发现,只会更加解释不清,阿棱对我尚有防备,我不想他误会我是有所图谋之人,你在我身边多年,应当明白!”

    小太监再次沉默。

    女子最后说道:“你走吧!”

    末了,补充一句:“再也别来了!”

    话落,女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而那小太监,则站在原地,盯着女子的背影,直到女子身影消失,他的目光也未有收回。

    两日后,小太监伴随着太妃娘娘离宫,临走前,裳阳宫有个宫女过来,偷偷塞给他一样东西。

    小太监付了银子,那宫女拿着好处,笑眯眯的道:“这是娘娘昨日所画,奴婢偷出来可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向公公可记得,若是有机会,公公可是答应奴婢,要在太妃娘娘面前,为奴婢动作动作的。”

    “你好好为我办事,自然少不了你好处。”小太监说道。

    宫女连嘴的应着,面上一直乐呵呵的。

    待宫女走后,小太监才将那画轴打开,这是一幅赏春图,香花林立的园子里,恬静而秀美的女子,手中端着本书,斜倚在舒适的小椅上,女子的手边放着一个香案,香案上寥寥烟影,虚虚无无,香案旁还放了一盘糕点,糕点并未有动过的痕迹,像是只装饰般搁在那儿。

    手指抚摸着画上的女子,小太监眼中,满是眷恋,半晌,他回到书房,快速研墨,用画卷内画手同样的画法,在那女子旁边,添了一具人影,那人影身穿太监服,面上洋溢着高兴的笑,毅然,是他自己的俊秀模样。

    画了许久,待终于成品,他将画纸吹干,瞧见那几乎如一人手笔的成图,嘴角轻轻勾着,双眼溢满了柔情。

    “呼!”不大的抽气声,在安静的屋子内响起。

    是夜,向易从床上惊坐起来,伸手下意识的摸摸额头,摸到了满头的冷汗,他吐了口气,手指按压着心脏位置,手指握成拳头。

    门外守夜的小太监听到动静,轻轻的唤了声:“公公,您醒了吗?”

    向易看了眼门外的剪影,应了一声道:“嗯。”

    外头问:“可要奴才进来伺候?”

    “无需。”

    外头便老实的应下,不再打扰。

    向易重新躺回大床上,空洞的目光看着床幔的顶端,想到方才梦中,那记忆中的女子倩影。

    克制着心口的涌动,向易狠狠的闭上眼睛。

    已经多久没梦到过了?

    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刚开始,他总是渴望入睡,渴望在梦中回到那人还没死之前,与她像很久很久以前那般,相互陪伴,只要看着她一颦一笑,便足够他心满意足一整天。

    可是后来,随着年月过去,他发现他再也梦不到她了?

    无论如何睡去,无论如何思念,那人都不再出现,她不想见他,哪怕是在梦里,也要拒绝见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