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0章 有人,在以特别的方式,献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00章 有人,在以特别的方式,献祭!

    容棱不说话,柳蔚便等着他说。

    等了许久,见到男人还是定定的看着画卷,柳蔚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怎的了?”

    容棱回神,抬手按了按眉心之处,闭着眼睛道:“无事。”

    柳蔚皱眉追问:“这幅画有何不妥?”

    容棱摇头,伸手将画卷收起,道:“这幅画成品之时,我在。”

    柳蔚一愣:“你看着敏妃画的这幅画?”

    容棱垂了垂眸,算是默认。

    柳蔚指着画中的小太监:“当时这个人也在?”

    “画中没有他。”容棱看着画上那多出的一人,语气很淡,却也很冷。

    柳蔚不太明白容棱的意思。

    容棱索性将话一一说明白。

    柳蔚听了,有些错愕:“你是说,这幅画当初成品时,上头只有敏妃一人?但事后,有人在旁边添了一个人?谁添的?敏妃?还是……”

    “不知。”就是因为不知,所以在时隔多年后,容棱再看到这幅画,瞧见了上头莫名的多了一个人,才觉得奇怪。

    其实,在容棱看来,这人或许当真是敏妃事后加上去的。

    记得当日他从御书房下学,去往裳阳宫时,在宫门口,正好瞧见向易离开,向易是太妃娘娘的人,但却是从裳阳宫出去。

    向易当初缘何离开敏妃,容棱不知,但容棱却知晓,敏妃对这向易,格外宽容,且背后,为向易做过许多事。

    手指往手心里微微握了握,容棱想到那敏妃的死,呼吸便重了一下,眼神变得格外森冷。

    柳蔚盯着那幅画,若有所思。

    半晌,柳蔚在宣纸上把关于向易的部分里,补充了几句,才道:“今日我还要进宫,你呢?”

    容棱道:“还差收尾。”

    柳蔚知道容棱最近忙,不过还好,听这说法,应当是快处理完了。

    柳蔚点点头,说:“沁阳公主的案子,没那么复杂,若我逼紧一些,凶手想来很快能抓到,只是你我都知道,破了这桩案子,也只是个开始,真正的谜题,还藏得很深,你……”

    柳蔚说得很谨慎,看着容棱的表情,有些不知如何说下去。

    容棱看向柳蔚,伸手将柳蔚揽了过来。

    柳蔚顺势也抱住容棱,将侧脸埋在他结实有力的胸口。

    “无事。”半晌,容棱笃定道。

    柳蔚点头,敏妃对容棱很重要,这件事若是重新挖出来,便等同将过去快好了的伤疤,在容棱身上重新揭开。

    柳蔚不想容棱难受,但柳蔚也不知如何能让容棱舒服些,或许,让他安静的做自己的事,忙权王那边的关节,莫要理会这桩案子,莫要过问她如何查案,是最好的。

    ……

    午膳过后,柳蔚再次进宫。

    昨日在内务府时,杭公公给了柳蔚入宫令牌,今日便不需谁来接她,她持着令牌,可自由出入。

    进宫后,按照昨日的路,柳蔚静静的朝内务府走去。

    刚过御花园,却听某座假山后头,传来宫女的说话声:“是真的吗?心萝公主那儿,也死了人?”

    “这还有假?就是今个儿早上发生的事!心萝公主你是知道的,才八岁,身边的嬷嬷禀报了丽妃娘娘,丽妃娘娘说了,不要声张,将那宫女尸体差人埋了便是,不得惊动各宫,更不能传到皇上耳朵里!”

    “可是,那宫女是如何死的?也是与之前那些一样?莫名其妙就……”

    “对,一模一样,七窍流血,死不瞑目,死的可怖极了。”

    “那丽妃娘娘怎的还瞒着?你看,之前随香宫也出了几桩这种案子,最后怎么的,最后沁阳公主都死了!丽妃娘娘若是当真为心萝公主好,就该将此事宣扬出来,正好求得皇后娘娘做主,请高僧为心萝郡主宫中驱驱邪……”

    “呸呸呸,少胡言乱语,你才中邪了,我与你说啊,丽妃娘娘也想为心萝公主好,但她身份低微,没有把握能求得皇后娘娘为她做主,就怕到时候,宫中急于将此事找个由头解决,便将心萝公主当那替罪羊。”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宫中天天死人,闹得沸沸扬扬,又抓不到凶手,鬼神之说传遍后宫,这种时候,你说若是出了一个灾星,顶了所有的罪,那宫中不就太平了?到时候,皇上再做个主,将那灾星送到寺庙常住,不就将所有事儿都抹平了?”

    “你是说,心萝公主就是那灾……”

    “丽妃娘娘身份不高,心萝公主又腼腆内向,现在恰好又是她们那儿死了人,这不正好就是上佳的顶罪人选?你也在宫里日子不短了,莫非还看不透这些?丽妃娘娘就是不想节外生枝,才差人将尸体掩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但显然还是被人泄露了,要不我也不会与你谈论此事,看,连我都知道的事儿,皇后娘娘那儿,怕是早就得到消息了!哎,看看吧,说来说去,这宫里天天死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轮到你我了。”

    “去去去,少晦气,关我什么事,算了,咱们还是别说了,我先回去了……”

    那宫女像是真被吓到了,匆匆的就走了。

    看着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悄悄离开,柳蔚站在假山后头,一脸的若有所思。

    在路上耽搁了一下,再到内务府时,晚了许久。

    杭公公显然静候柳蔚很久了,见柳蔚一来,立刻迎上,殷切的道:“柳大人您可算来了,昨日你命杂家将玉屏公主后,宫中所有宫人死亡的记录都找出来,杂家已经布好单子了,算上昨夜心萝公主梦香宫里死的那宫女,一共是十九人,姓名,年龄,死亡日子,都在这儿了。”

    杭公公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张宣纸,递给柳蔚。

    柳蔚接过,展开,上下浏览一番,问道:“公公可有皇宫的建筑图纸?”

    “啊?”杭公公愣了一下,不解的问:“大人要皇宫图纸做什么?”

    “自有我的用处。”

    杭公公有些犹豫,按理说,宫内图纸这种涉及皇城结构的东西,内务府这儿虽然历来都有存档,但向来是不能泄露的。

    这到底涉及到皇城安危,如是图纸让不怀好意之辈弄了去,怕是会酿成宫闱大祸。

    但眼前这位柳大人看着又不像心怀不轨之人,况且又是皇上特命之人,应当是可以破个例的……

    杭公公再三斟酌后,终究一咬牙,转身就往里头走。

    柳蔚看他离开,也没多言,就站在原地看手上的名单。

    那么来来回回十几行的字,柳蔚却看了许久。

    直到杭公公回来,邀请一起进书房。

    柳蔚进了书房,杭公公派人在门外严加看守,才将刚从库房拿出来的皇城图纸展开,铺在柳蔚面前。

    柳蔚立刻低头去看。

    杭公公不忘提醒:“柳大人,杂家这般做,可是不合规矩的,您今日见了,可千万不得告诉其他人,否则,杂家这条命,就当真是要完了啊。”

    柳蔚笑了一下,头也没抬的道:“杭公公统管内务府,身份贵重,又深得皇上信任,况且,公公此举乃是助本官破案,又哪里会完呢。”

    杭公公听了这话,知道这位大人是不会四处声张的,才长长的吐了口气,安心了些。

    柳蔚在杭公公的书房里,看着那皇城图纸,一看就是一个时辰。

    期间杭公公被叫出去办了几件事,再回来时,见柳蔚竟是还在看。

    要说,这图纸虽然大,细节处也多,但你哪怕一寸一寸,一丁点一丁点的看,也看不了这么久啊。

    就在杭公公以为柳蔚会看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时,柳蔚突然动了。

    柳蔚眼前一亮,霍然起身,那突然巨大的动作,吓得杭公公身子一抖,浑身一凛。

    “大人?”杭公公唤了一声。

    柳蔚皱眉,再次看清图上的几个部分,又看了看手上的死亡宫人名单,不禁发出一声哼笑:“原来如此!”

    “大人,可是发现了什么?”杭公公立刻上前,顺着柳蔚的视线去看那图纸和名单,却什么也看不出。

    柳蔚也没心情解释,却突然想到一件事。

    那是不久之前的一个夜晚,那夜,她与容棱一同进宫,两人见过容飞后,便去了璞香宫。

    但却在璞香宫内,碰到两个宫女,两个宫女,一个叫湘儿,一个叫琴儿,两人在争论玉屏公主生前之事,最后那湘儿走了,那琴儿却留下来,到宫殿后井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香烛纸钱,为玉屏公主祭奠。

    这件事本身没什么,无外乎就是个小宫女纪念早逝的旧主子,偷偷回去拜祭伤心罢了,但当时柳蔚一直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可又始终抓不到那重点,而事过境迁到了现在,柳蔚也渐渐的将这件事遗忘,可就在刚才,看着这图纸,还有这名单,柳蔚突然想起,当日被自己忽略的感觉是什么了。

    从书桌旁边抄过来一张宣纸,拿起笔架的笔,柳蔚正要沾墨,发现墨砚干涸,便皱了皱眉,条件反射的道:“研磨。”

    柳蔚的旁边只有杭公公,杭公公自然知道这句话是对着他说的,但身为大太监,一向高高在上惯了,他能对柳蔚毕恭毕敬,这也源于对方乃是前朝官员,又是深受皇命,且确实有些本事,不过半天,便参破了沁阳公主身上的致命伤所在,但他对这位大人尊敬,并不代表便要被这人呼喝使唤。

    他可是有尊严的大太监,可不是对谁都一副孙子样。

    杭公公皱着眉没有动,表示自己是内务府大主事,可不是什么焚香研墨的小宫人。

    但他的抗议还没结束,便突然迎来身边清隽男子的一个瞪视,接着是对方隐含威压的一句:“研墨!”

    杭公公回视着柳蔚有些怒意与不耐的脸庞,咽了咽唾沫,埋头就拿起墨柱,在砚盘里倒了些茶水,就疯狂的搅动。

    等到墨汁出来了点,柳蔚拿起笔,沾上墨汁,便在宣纸上龙飞凤舞的……画起画来。

    杭公公不知大人在画什么,先看是乱七八糟的,后来是一塌糊涂的,就在他以为这位柳大人是在没事儿乱涂鸦时,却见对方收了笔,然后将那稀里糊涂的画作反转过来,顿时,原本奇奇怪怪的一张图,换个角度,竟然变成了一副四象。

    四象,乃是道家之说。

    四象阴阳,天干地支,四象之外,另有八卦,而眼前这幅图,杭公公虽然一大半看不懂,但隐约可以看出,其中有八卦的影子。

    “大人,这是……”

    “看不出来?”柳蔚放下笔,瞥了杭公公一眼,道:“我倒是没想到,这桩案子,竟是当真与鬼神有关。”

    杭公公一听,就吓到了:“大人是说?当真是妖魔作怪?”

    “是不是妖魔暂且不知,但对方,的确是想行妖魔之事。”柳蔚指着那四象图中太阴的位置,道:“太阴处又分火离与震雷,你看,这是哪里?”

    柳蔚说着,手移到皇城图纸上的某处,杭公公探头来看,瞧见那图纸上标注的字眼,道:“随香宫?”

    柳蔚又指到另一处,道:“少阴位又予泽兑与天乾,你看,这又是哪里?”

    杭公公在四象图与皇城图纸中,再次找到那个位置,道:“梦香宫?”

    “太阳为乃风巽与水坎,这里。”

    杭公公又看过去,这次他已经隐约明白了什么,眼神变得古怪,喃喃的道:“黎香宫……”

    “少阳位乃艮山与坤地……”

    这次,不等柳蔚说完,杭公公已经自己嘟哝出来:“冷香宫……”

    柳蔚勾了勾唇,最后将手指指向四座宫殿中间的位置,点点了那儿,却没说话。

    但杭公公已经明白柳蔚的意思了。

    被柳蔚指着的那处,鲜明夺目的三个大字。

    杭公公长长的吐了口气,才忍着那毛骨悚然之感,咬牙开口:“璞……璞香宫……”

    柳蔚直言道:“有人在以太极八卦的图像位置杀人,而中间环绕的,就是璞香宫。有人,在以特别的方式,为玉屏公主献祭,你给我的十九人名单上,十二人都出自周围四座宫殿,包括沁阳公主,而另外七人,应当是那凶手故弄玄虚所为。”

    “不……”柳蔚话音未落,那杭公公却苍白着脸,目光定定的看着那四象图,惊慌的问:“大人说的另外七个人,可是名单最后那七个?”

    柳蔚看了眼名单,道:“嗯。”

    杭公公道:“这本也是杂家要与大人说的,这最后七人,为何杂家列在一起,便是因为,这七人有个共同点,她们……都是从璞香宫出来的……”

    也就是说,这七人,皆是曾经伺候过玉屏公主的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