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3章 看对方退让了,他就又浪起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03章 看对方退让了,他就又浪起来了

    “咳,咳咳,咳咳咳!”杭公公故意接连着一大串的咳嗽,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似的。

    向易瞥了杭公公一眼,目光又迅速转回柳蔚身上,看着柳蔚铁青的脸庞,笑的越发肆意。

    柳蔚极力克制,压下心底的戾气,不觉眯着双眼看着向易,瞧着对方张扬的笑脸,手指已抠进了木椅扶手的缝隙。

    杭公公眼看事情一触即发,像是要难以收拾,他忙站起身来,挡在柳蔚面前,和颜悦色的道:“柳大人,时辰不早了,咱们要不要出去看看,总在这儿干坐着也不是办法,出去逛逛,没准就遇到凶手了。”

    柳蔚噙着一双冷眸看着杭公公。

    杭公公忙又挤出两道笑,却怎么看,都笑的十分勉强。

    向易后背靠在圈椅上,他的视线被挡住了,看不到柳蔚气恼又憋恨的脸,他也并不着急,只闲适的坐在那里,悠哉的笑着道:“若是出去转转便能碰见凶手,这查案,怕是也太容易了些,况且,柳大人白白净净,斯斯文文,要柳大人这样弱的身子去与凶手正面对峙,杭公公,你确定不是在欺负咱们柳大人?要杂家说,杭公公既想去,便自个儿去好了,杂家这儿还有几个对子,恰好想与柳大人再消磨消磨,柳大人,你说呢?”

    人家根本不想和你说话,还消磨你个头!

    杭公公暗暗瞪了向易一眼,心说就是你在惹事儿,要不这大冷的天,谁愿意去外面园子里瞎转悠。

    但显然,将两人继续留在同一个空间,必然是要出乱子的。

    这向公公今夜也不知是不是吃了酒,总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平日的稳重端正都到哪儿去了?怎的一夜之间像变了个人似的?

    杭公公暗暗皱眉,头疼欲裂,眼睛继续看着柳蔚,唯恐柳蔚气上心头。

    柳蔚倒没杭公公想的那般严重,但柳蔚也觉得,今夜这向易格外不对劲,上次见面两人虽说不太对付,还起了嫌隙,但到底面子上能过去,怎的这次见面,就成了这副模样?

    哪怕是想要做些什么,干扰她今夜破案,这向公公也不至于用如此拙劣的手段,激怒她对他有什么好处?

    还是,这是什么调虎离山之计?

    柳蔚陷入沉思。

    杭公公见柳蔚不想出去,也只得坐回来,眼睛却警惕的盯着向易,唯恐向公公又说出什么惹人不快的话。

    向易果然不负众望,看对方退让了,他就又浪起来了:“其实出去转转也未尝不可,若能邀柳大人同行,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想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向公公!”这回出声的是杭公公。

    杭公公瞪大了眼睛,不赞的瞪着向公公,警告道:“柳大人乃朝廷命官,公公言语轻浮放荡,就不怕令太妃娘娘蒙羞?”

    向易眯了眯眼,原本调笑着打量柳蔚的视线,微微转开,移到杭公公身上,而后,冷笑一声,音色也低了下来:“太妃娘娘如何,不劳杭公公操心,至于杂家如何,想来更是轮不到阁下过问。”

    “你……”对方这话是完全不给自己面子,杭公公也怒了。

    眼看两人的争吵,近在眼前,外头突然响起一声女子尖叫声:“啊——”

    尖锐的叫声,令房中三人同时一愣。

    柳蔚霍然起身,直接就往外走。

    杭公公看了向易一眼,也跟了出去。

    向易却反倒并不在意一般,淡然的坐在那里,只是眼睛,却已投向了门外,但他的关注的点,似乎也不是那悚然的惊叫声,而是,某人匆匆远走的纤细背影。

    看着那渐渐消失的白色身影,向易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嘴角那清浅的弧度,良久没有变过。

    柳蔚赶出去后,也发现向易没跟出来。

    吸了口气,柳蔚更加相信心中的猜测,便对杭公公道:“差人盯紧向易,定不能让他擅自离开。”

    杭公公不知柳蔚想做什么,但看柳蔚如此郑重的叮嘱,便应了一声,转头,命了两个亲信,回去盯守。

    梦香宫的格局并不大,比璞香宫的庄严,随香宫的大气,同样是公主的居所,这里却简陋得也就比富贵人家小姐的院子好一些。

    地方小不说,路还崎岖。

    柳蔚等人走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前头有亮光。

    那是巡逻的内务府太监,找到了那尖叫的女子。

    柳蔚走过去,就看到一个弱弱小小的宫女,蹲在地上,脑袋埋在双臂中间,正哭得崩溃。

    柳蔚皱了皱眉,探身问道:“说话!出了何事?”

    那宫女没有抬头,只是浑身发抖,哭得气喘吁吁的道:“鬼,有……有鬼……”

    周围的宫人都不说话,一片静谧。

    就连杭公公也倒吸口气,他仰头四下张望一遍,没有看到鬼影,但这黑漆漆的环境,也的确让人心理压抑。

    杭公公咽了咽唾沫,小心的往柳蔚身边靠了靠,才对那宫女道:“什么鬼,皇宫里怎可能有鬼,你再想想,是不是看到什么可疑人了?”

    “不,是鬼,就是鬼……”那宫女神经质的疯狂摇头,末了又把自己缩成一团,双臂惶恐的抱住自己的胳膊,屹然就是一副被吓得神志不清的模样。

    杭公公问柳蔚:“大人如何看?”

    柳蔚盯着地上那宫女看了一会儿,半晌才道:“应当是看错了,差人送这宫女回去,派人严加看守,莫要让可疑人等,接近心萝公主。”

    说到这儿,柳蔚又顿了一下,最后索性道:“算了,将所有人都叫去公主寝殿外头,将寝殿包围起来,一只蚊子也不得放进去。”

    这命令似乎与今日要做的事有些违背,杭公公想说什么,柳蔚却先一步道:“一切以公主性命为上。”

    柳蔚这么一说,杭公公也只得听从。

    毕竟他们既然进了随香宫,总不好只查案,对公主的性命置之不理。

    丽妃娘娘虽然地位不高,心萝公主也不受皇宠,但毕竟是妃子娘娘,是皇家公主,说到底也是主子。

    主子的性命,自然最重。

    柳蔚吩咐了下去,杭公公很快执行,于是,不过半个时辰,整个随香宫的人,都去贴身守着心萝公主。

    甚至连柳蔚也亲自去了一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