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4章 一整夜了,这会儿才终于感到一丝痛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04章 一整夜了,这会儿才终于感到一丝痛快!

    八岁的小公主被奶娘抱在怀里,一脸的懵懂害怕。

    心萝看着柳蔚,大眼睛里全是惶恐,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清楚自己的院子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

    柳蔚对公主笑了一下,从袖袋里拿出一颗松子糖。

    心萝公主怯怯的看了奶娘一眼。

    奶娘知道这位是朝堂上的大人,是受皇命正在查沁阳公主一案,便不敢放肆,忙哄着心萝公主道:“公主快接着。”

    心萝公主慢慢的伸出手,接过那颗松子糖,小嘴呢喃的说了句:“谢谢。”便将小手缩回怀里,脸埋进奶娘的怀抱。

    柳蔚没在公主这儿多呆,看了一圈儿,确定周围的人都镇守好了,才与杭公公一道儿,回了之前的偏殿。

    一进去,就看到那位向公公还一脸恣意的坐在那里,身后站着那两个形影不离的小太监。

    而门口守着的,则是杭公公那两个亲信。

    两个亲信见了杭公公,便对其摇摇头,意思是,他们一直都在看着,向公公没离开他们的视线半步。

    杭公公点了点头,眼睛看向柳蔚。

    实际上,到了现在,杭公公已经有些不明白了,这位柳大人到底要做什么?

    柳蔚再次回来,向易原本兴致缺缺的脸上,重新露出兴味。

    向易看着柳蔚,问道:“外头有什么?”

    柳蔚盯着向易,回道:“公公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天黑露重,寒风凛凛,柳大人对杂家又拒人千里,无人陪伴相暖,一人独走,岂不寂寥,若是如此,还不如在屋子里等着,总归,柳大人还会回来。”

    杭公公活了大半辈子,真没见过调戏人,调戏得这么锲而不舍的太监。

    这向公公究竟是中了什么邪了?

    更重要的是,就向公公如此这么个口无遮拦的人,竟然会深受太妃娘娘喜爱?

    太妃娘娘是当真老了,老糊涂了?

    因为方才的不愉快,杭公公现在对这向公公很是看不上,眉眼间也透出了不喜。

    反倒是柳蔚,方才明明也是一副隐含怒气的摸样,出去一趟回来,却似乎并不生气了。

    柳蔚看着向易,面对向易的再次轻薄之言,只是淡淡一笑,道:“倒是不知,向公公看着威严稳重,竟是个如此脆弱之人,怕孤独吗?那一会儿若是再有情况,公公便于本官一道儿,顶多,本官保护你。”

    向易愣了一下,眼眸眯了眯,看柳蔚的视线,透着审视。

    半晌,向易才再次笑起来:“好啊,看来,果真精诚所至,不过转瞬功夫,大人便看到了杂家的诚意。”

    “公公一番赤诚,本官自然看得一清二楚,杭公公,现下什么时辰了?”

    杭公公下意识的往外头看了一眼,道:“丑时二刻。”

    “那再暖暖吧,寅时一到,向公公可愿与本官出去巡视一圈儿?”

    “就你我二人?”

    “你若是想,亦可。”

    不对啊,这气氛有点不对啊。

    杭公公觉得自己有点慌,柳大人要干什么?难道已经被这姓向的迷惑了去?还是这随香宫真的有鬼,只是那鬼没有害刚才那宫女,却上了柳大人的身?

    杭公公心里各种猜测,但柳蔚和向易却突然都不说话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寅时一到,柳蔚当真立刻起身,对向易做了个请的手势。

    向易也大方,吩咐小太监在这儿等着,便随柳蔚出去了。

    两人穿过回廊,一路往最黑的地方走去。

    柳蔚走在前头,向易后柳蔚半步,等远离人群了,柳蔚突然转身,止住步伐。

    向易也停住了脚,看看四下,挑起笑容:“大人这是要做什么?莫非,要对杂家不轨?”

    柳蔚眯了眯眼,伸手勾起向易的下巴,道:“我若对你不轨,你会叫吗?”

    “不叫。”向易笑的悠然。

    柳蔚点头,道:“那你可记住,千万……别叫。”叫字尾音刚落,柳蔚身上气势徒然一变,她指尖紧握,由掌变拳,一拳过去,正中向易腹部。

    向易似乎早料到柳蔚会动手,嗤了一声,轻而易举的接住她的小拳头,掌心还轻佻的捏了捏,笑着道:“大人这是做什么,杂家又没说不从。”

    柳蔚冷笑一声:“本官喜欢狂野点的,不打得你皮开肉绽,血流成河,本官觉得没趣儿!”

    话落,柳蔚身子一转,快速掠到向易背后,眼中杀气毕现,以掌为刀,直击对方大穴。

    向易轻松躲开。

    柳蔚隐护着腹中骨肉,再次追上,两人在这漆黑的随香宫一角,打得难分难解。

    足足过了上百招,两人皆是没伤到对方半分,直到寅时二刻,突然,远处又传来一声尖叫。

    听着那叫声,柳蔚突然停下手,不打了。

    向易也停下手,眼睛下意识的朝声音来源处看去,蹙了蹙眉。

    “是不是很惊讶?”柳蔚慢悠悠的开口:“按理说,不该有第二声才是,这声,又怎的冒出来了?”

    向易看向柳蔚,那笑了一整夜的男人,这会儿却突然不笑了。

    向易表情透着严肃,嘴上却道:“大人说什么?杂家听不懂。”

    “听不懂?那本官倒是可以为公公解惑一二。”柳蔚面容镇定,慢慢的道:“今夜很黑,是真的很黑,可公公似乎不知道,本官的夜视能力,比你们想象的要好很多。第一声尖叫后,本官赶去,看到的是个口称有鬼,被吓得哆哆嗦嗦的小宫女,那宫女一直低着头,加上夜黑风冷,小宫女又神神叨叨,公公必然以为,本官没看清小宫女的脸。但对不起,本官看清了。那小宫女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是叫琴儿,乃前璞香宫的宫女,后玉屏公主死后,被分去了随香宫,按理说,现在沁阳公主死了,琴儿理应再被分往别处去,但昨日我特地吩咐杭公公,让杭公公将随香宫內的人,一律留档在内务府,暂时不得重新分配,也就是说,那琴儿现在应该还住在随香宫,可是,琴儿为何今夜会出现在梦香宫?”

    柳蔚的一言一语,使向易的表情,慢慢凝重起来。

    而柳蔚看着向易那彻底再笑不出来的脸,将近一整夜了,内心这会儿才终于感到一丝痛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