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7章 怀着这孩子,柳蔚并不愿意熬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07章 怀着这孩子,柳蔚并不愿意熬夜

    殿內,一片静谧。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的盯着那琴儿,等着琴儿的回答。

    那琴儿现在状况的确不好,但却还维持着一丝清明,埋着头,摇头,一言不发。

    柳蔚把视线偏向一旁站立的向易,却见其姿态悠然,正端着一杯茶,慢吞吞的浅酌,从头至尾,没说过一句话。

    柳蔚沉吟一下,身子舒展,重新靠在椅背上,才道:“无论如何,你大错都已铸成。想来,被贴身婢女如此祸害,你家那玉屏公主,黄泉之下,怕是也不得瞑目……”

    琴儿嘴角抽搐,全身激烈的发着抖,抖得表情几乎扭曲,眼里蓄满了泪,整个人都透着狰狞。

    “不过,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柳蔚引导道:“本官倒是知道一个法子,可以弥补你的错失,说到底,你十六人杀局还未成,要想挽救,也不是真的没有办法。”

    琴儿一听,立刻抬头看向柳蔚。

    麻木的手撑着地面,琴儿艰难的往柳蔚身边爬,嘴里喊着:“什么办法,什么办法!你有什么办法?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杭公公看琴儿表情疯狂,便挡在柳蔚前面,将琴儿一脚踹开,呸了一声:“什么脏兮兮的东西,就往前面凑!要听便跪好了,大人要说自然会说,少拿你的脏手往大人衣服上贴!”

    琴儿瑟缩的卷曲一下,看了看自己鲜血淋淋的手,忙把手往衣服下面藏,动作看起来佝偻而卑微。

    显然,为了自家玉屏公主亡灵得道,琴儿是当真能屈能伸。

    柳蔚瞥了杭公公一眼,杭公公也正好看向柳蔚。

    两人目光相对,杭公公立刻堆出笑脸,满脸的讨好表情。

    柳蔚感到有些莫名,之前这杭公公对自己虽说已是极给面子,但还不到卑躬屈膝的地步。

    怎么就一会儿的功夫,便变成这样了。

    不过现在也没时间探寻。

    柳蔚将此事撇开,看着那琴儿道:“四象之局,变化万千,看似属八,实则衍生之广,囊括天地万物。玉屏公主八字属阴,死而含冤,更是阴上加阴,这样的命格,若想助她,便得用阳法,所谓阴阳互补,方能成大,你杀的那些宫女,想必都是你精挑细选的?”

    琴儿急忙点头,道:“她们都是命格属阴之人,尤其是沁阳公主,沁阳公主比玉屏公主小三岁,三为阴数!再加上沁阳公主生于七月,七月又是阴月!虽生在阳日,但二阴一阳,亦可成事,所以我选择了沁阳公主!”

    这便是,将沁阳公主之死,都供认不讳了。

    柳蔚朝杭公公使了个眼色。

    杭公公对柳蔚点点头,示意,正记录着。

    柳蔚垂了垂眸,又看向琴儿,道:“二阴一阳乃是杂体,不阴不阳,两者皆不纯,这算什么命格相属,还有你选的那些宫女,都错了,既要用阳气中和玉屏公主命格中的阴气,达到两者调和,你要杀,就不该是宫女,而是侍卫,且必须是孔武有力,精气神俱佳的侍卫。”

    琴儿皱着眉,若有所思的沉思起来。

    柳蔚笑了一下:“不过现在你都被抓了,还想杀谁?莫说再有杀人的念头,就是之前杀的那些,你也得一桩一桩的偿还回来。而我要与你说的补救之法,也不是让你再杀人。杀人这个法子虽然好,只要杀够三十二人,便保你家公主得道成仙,但这毕竟是杀戮之策,而温和些,祭天之法,亦可。”

    “祭天?”琴儿看着柳蔚。

    柳蔚道:“我识得一位得道高僧,我可求高僧出山,为玉屏公主超度祭天,七七四十九日后,玉屏公主亡灵定得能到安息,至于能否飞升成仙,那自然便要看公主个人的造化。”

    琴儿没有说话,眼珠却在转悠。

    柳蔚继续道:“作为报答,你告诉我你幕后之人的身份,我想,这不过分。”

    “大人……”杭公公想说点什么。

    柳蔚盯了杭公公一眼,让他闭嘴。

    杭公公只得住嘴,但脸上却满是不认同。

    这琴儿都已经是瓮中之鳖了,柳大人还哪里需要跟这琴儿谈什么条件,直接大刑伺候,到时候酷刑面前,琴儿背后有多少人,也得都吐出来!

    柳蔚没管杭公公,只是一心看着琴儿。

    琴儿似乎很犹豫,一直埋着头没再说话。

    柳蔚也不逼迫,直接道:“杭公公,将她关进内务府大牢,本官给她时间,让她想清楚。”

    杭公公一脸不满,但还是憋屈的应了一声:“是。”

    今夜之事,到这儿应该算是尘埃落定了。

    待那琴儿被带走,柳蔚再次看向一直在旁边静默不语的向易,这会儿才问:“向公公可有什么想说的?”

    向易看着柳蔚,眼角轻轻弯着,嘴角勾着笑,慢悠悠的开口:“开了眼了,柳大人除了断案一流,连神学也如此精通,什么道学,佛学,竟是连杂家都未曾听过。”

    “那公公可相信?”柳蔚问道。

    向易反问:“杂家该信吗?”

    “公公认为呢?”

    “杂家以为,大人说的,都是对的,但凡是从大人这张嘴里吐出的话,杂家都觉得是好的。”向易说着,还用别有深意的目光,紧盯柳蔚的浅粉色唇瓣。

    柳蔚隐忍,克制住脾气,道:“公公说的没错,本官说的的确都是对的,本官信命,信神,自然也信世间真有法子,能让人飞升成仙,公公若是不信,不妨下一次地狱,看看本官可有本事,送公公亡灵上天。”

    向易往前头走了一步,靠近柳蔚些,笑了起来:“大人真想杂家死吗?”

    “什么死不死的,真难听,那叫得道。”

    向易再次一笑,这次笑得几乎停不下来,整张脸,都透着愉悦。

    柳蔚盯着向易的脸,确信,今夜在此人身上,是再找不到线索了。

    真亏,浪费一夜时间,只抓到个琴儿,关键的东西,还飘渺无见。

    柳蔚不再理向易,这人能抵过琴儿被抓那一刻的惊慌,现在,必然是更加稳固。

    想在今日突破向易这道防线,几乎是不可能,柳蔚也不想继续浪费时间,实际上,怀着这孩子,柳蔚并不愿意熬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