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9章 柳蔚让他吃,不吃也得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09章 柳蔚让他吃,不吃也得吃

    昨夜还同床共枕过的人,怎能不认识。

    那侍卫却没说话,只是目光深邃地看着柳蔚。

    柳蔚也没再与容棱说话,而是转头看向容溯。

    杭公公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头,正犹豫着要问什么,容溯却已摆摆手,示意杭公公先出去。

    杭公公其实也不愿沾事儿,忙伏身告退!

    杭公公一走,柳蔚就顺势拉个把椅子坐下,目光在容棱与容溯之间徘徊一阵子,最后转向容棱旁边,那同样是侍卫打扮的男子。

    侍卫忙朝柳蔚拱了拱手,道:“柳大人。”

    这声音……

    柳蔚一听就听出来了,秦中。

    容棱与秦中都易了容,就如柳蔚在富平县衙门见到容棱那次时,容棱脸上也戴着一张平平无奇的面皮。

    只是那张皮大概用得次数多了,柳蔚看得出,而容棱这一张是新的,至少柳蔚没见过。

    “说吧,什么意思?”柳蔚后背靠在椅子上,疑惑的看着三人。

    容棱面色淡淡,只道:“我来保护你。”

    柳蔚道:“我不用保护。”

    容棱没说话,只是一直瞧她,似乎在提醒她昨晚发生之事。

    柳蔚面色涨了一下,稍稍挪动身子,换了个坐姿,心虚也坚持说:“我做的那些事,都有分寸。”

    容棱冷笑:“是吗。”

    柳蔚:“……”

    容棱这是彻底打定主意了,且在完全没有与当事人商量的情况下。

    柳蔚有些气,并且执意认为,自己没狼狈到容棱宁可乔装打扮,也要时刻守护的地步。

    而且,容棱的身份如此敏感,柳蔚真的不觉得,容棱应该涉险进宫,且在宫中来来去去。

    柳蔚有着自己的想法,但容棱却半步不退。

    厅中的气氛一时变得怪异,秦中咽了咽唾沫,老老实实的埋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容溯则看着二人,目光晦涩,眼中似乎有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对峙了将近一盏茶的功夫,柳蔚终于妥协了,吐了口气,道:“你们想怎么样,便怎么样吧。”

    事情终于定下。

    等杭公公再进来时,便感觉厅中气氛虽还是怪异,但已好了许多。

    容溯没有在内务府多停留,实际上,他刚刚下朝,就被皇上叫到御书房。

    本是要谈边境战乱一事,但因内务府抓获凶手的消息传来,皇上龙颜大悦,命戚福亲来犒赏,容溯这才中途自告奋勇,道他与柳先生也算相识,这犒赏,便由他来更好。

    皇上也没觉得不妥,便让他早去早回,而现在赏赐送到了,将容棱与秦中也安插进来了,他自该回御书房去回禀。

    一开始的真实情况是,皇上只给了赏赐让容溯带来,却并未有什么赐御前侍卫,助查之类的事。

    说来,容溯这算是欺君之罪。

    临走之前,容溯又没好气地瞥了那已经站在柳蔚身边,一动不动的容棱一眼,若不是这人威胁,自己又哪会为他们犯这样的险。

    深深的吸了口气,容溯走的时候,还满脸不乐意。

    柳蔚起的晚了,但因为柳蔚立了大功,所以哪怕不合规矩,杭公公也命人为柳蔚特别安排了丰盛早膳!

    让柳蔚想吃多久,就吃多久!

    柳蔚用早膳的时候,目光下意识的看了眼立在身边的孩子他爸,犹豫一下,道:“两位侍卫大哥,可一起用,这么多,本官也用不完。”

    昨夜,容棱是与柳蔚差不多时候睡下,她醒的晚,他必然也比她早不了多久,早膳应当还没吃。

    秦中自然知道自己是被顺带邀请,就很识趣的道:“属下已用过,柳大人不必客气。”

    柳蔚这便看向容棱。

    原以为容棱会顺理成章坐下用膳,却不想,容棱只道:“用过,不必。”

    柳蔚:“……”

    杭公公看柳蔚脸色变了变,忙咳了一声道:“两位大人虽是御前的人,但眼下到底是跟随了咱们柳大人,既柳大人相邀,两位便再多少尝点?”

    得给柳大人面子,得识好歹不是?

    秦中迟疑一下,观察柳蔚的面色,到底,磨磨蹭蹭的过去坐下。

    秦中坐下了,柳蔚就继续看向容棱。

    容棱与柳蔚对视,陌生的男子五官,却是极其熟悉的深邃眸子。

    柳蔚坚持,容棱冷漠,相对无言半晌过后,容棱到底也坐下了。

    柳蔚这才缓了脸色,伸手,夹了个包子,到容棱碟儿里。

    容棱盯着那包子,抬头看柳蔚,很认真的道:“真的吃了。”

    柳蔚:“……”

    最后,容棱还是把那个包子吃了,毕竟,柳蔚让他吃,不吃也得吃。

    但是吃过那个包子后,容棱就再未动筷。

    柳蔚不得不信,容棱是真的吃过了。

    看来,容棱起的比她想象中早。

    所以,自己是怀孕后变得贪睡了?

    早膳还未用完,便有小太监过来禀报,说那琴儿在牢里大吼大叫,状似疯癫。

    “昨夜明明还好好的,怎的就疯癫了?”杭公公急忙问道。

    皇上的犒赏都下来了,这个时候凶手若出了问题,那他这内务府管事,还不难辞其咎。

    小太监摇摇头,也很迷茫:“奴才不知,奴才今个儿一早来换班,就看到那凶手在牢房角落里嘟哝什么,奴才踢了踢牢门,问她在做什么,她突然就扑上来,抓着铁门嘶吼。奴才吓了一跳,其他狱卒也被惊动了,过来好几个人,才把她给按下来,但人,却疯疯癫癫的,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大哭,嘴里还一直嚷着公主,公主。”

    “大人?”杭公公一听,心里便着急,直接求助般看向柳蔚。

    现在,柳大人就是他的主心骨。

    柳蔚忙起身:“带路。”

    小太监在前头带路。

    柳蔚与杭公公走在中间,容棱与秦中紧在后头,旁边还跟着几个伺候的小宫人。

    一行人一路到了内务府大牢,与正规的牢房相比,这后宫的牢房,显得格外简陋。

    但再简陋,该有的东西,也都有。

    其中有些刑具,甚至是镇格门与京兆尹大牢都没有的,是一些,专门针对女性的刑具,看起来残酷骇人。

    后宫,到底只是表面风光,内里龌龊之地。

    刚进牢房,便听到里头传来女子尖叫声。

    领头的小太监立刻道:“就是这样,她又在发疯了!”

    小太监说着,便提着衣摆,快步走过去。

    柳蔚等人也加快了步伐,等走到牢门前面,便看到里头被三四个太监摁在地上的琴儿,正放声大叫,叫了两声,又“咯咯咯”的笑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