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10章 怕就怕,后面还会被那人牵着鼻子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10章 怕就怕,后面还会被那人牵着鼻子走

    琴儿整个人果真如那小太监所言,疯疯癫癫,痴痴呆呆。

    杭公公已经率先走了过去,开口就质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几个狱卒面面相觑,无辜的道:“小的们当真不知,这琴儿,一觉醒来已经是这样了!”

    杭公公显然不信,抬脚就要走进去,却被柳蔚拦住。

    “大人?”杭公公不解的看着柳蔚。

    柳蔚却没有说话,只是走在杭公公前头,刚进去一步,手臂便被抓住,柳蔚回头一看,果不其然,看到容棱那不许的脸。

    柳蔚摇摇头,道:“没事。”

    容棱到底放了手,但却走到柳蔚旁边,与柳蔚几乎是并肩而行。

    柳蔚没甚在意。

    杭公公却看着两人的互动,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柳蔚走进牢房,微微倾身,瞧着那琴儿的脸,以及表情,眼睛。

    那琴儿也看着柳蔚。

    原本还正在怪笑的琴儿,突然停住满脸笑意,僵硬的,猛地仿佛是野兽一般“啊”的一声大叫,朝柳蔚扑来。

    柳蔚皱紧了眉,还没来得及反应,容棱已经挡在柳蔚面前,将柳蔚给护在身后。

    三个狱卒赶紧用更大的力气,将琴儿按住。

    柳蔚摆摆手,让容棱不用担心,越过身前的男人,在所有人提心吊胆的目光中,柳蔚俯下身,一把,抓住那琴儿的手,将琴儿的手掌抬起。

    这扭曲的姿势,令琴儿痛叫一声,叫完过后,琴儿又开始怪笑。

    牢房內本就阴冷,琴儿这笑声又诡异古怪,笑出的音调,透着疯狂,甚至好半晌,回音还在四周飘荡,听了,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今早都有谁来过?”空洞疯癫的笑声中,柳蔚冷静的声音响起。

    狱卒这才反应过来,忙道:“没人来过,就我们几人。”

    “这不可能。”柳蔚笃定的道。

    捏着那琴儿的手,柳蔚又道:“指甲都黑透了,显然是中了毒。”

    所有人都探头看去,果然看到那琴儿指甲是黑的。

    狱卒一愣,忙大呼起来:“大人,小的们当真不知啊!从昨个儿晚上到今日早上,来来去去就小的们几人轮班,期间绝没有其他人来过,小的敢对天发誓,若有虚掩,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一个狱卒一说,另外几个也跟着赌咒发誓。

    柳蔚瞧着狱卒们的表情,确定狱卒们没有撒谎,表情才沉了下来。

    容棱站在柳蔚旁边,看看四周,压低声线说:“难道……”

    容棱说了个开头便停下了,但柳蔚对容棱何其了解,她点点头,明白他的意思,轻声回道:“应该是。”

    容棱沉默了。

    柳蔚吐了口气,表情有些深,她将琴儿的手放下,转头,对杭公公道:“公公,借一步说话。”

    杭公公一看柳蔚脸色不好,心便不安,忐忑的随柳蔚到一旁,两人窃窃两句,杭公公的脸色,便越来越惨白。

    到最后,杭公公已经急得快疯了:“那大人,这可如何是好?凶手之事已经上报到皇上那儿,犒赏都下来了,这会儿才说凶手疯了,皇上信吗?莫不然还以为你我二人联合欺君,蒙混过关,到时候……”

    杭公公急的团团转。

    柳蔚只能让他镇定。

    可杭公公哪里镇定得下来?整个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渡来渡去,心烦意乱!

    柳蔚见杭公公如此,只道:“事已至此,也无法了。”

    这句无法从柳蔚嘴里说出,听在杭公公耳里,就像天都要塌下来了似的。

    但柳蔚一言,尘埃落定,转身,便出了大牢。

    柳蔚一走,容棱与秦中自然跟上。

    杭公公在后面叫了两声,见其不停,更是抓耳挠腮,急不可耐。

    出了大牢后,容棱走上前去,与矮不少的柳蔚并肩,用仅有两人的声音,问道:“骗他有效?”

    柳蔚道:“且不管幕后之人是谁,但凭那人心机本事,我们便不能轻待。我还当昨日步对了一步棋,不曾想,这琴儿竟是那人故意放出来的诱饵,你猜的没错,若是昨晚到今晨,的确没人进过牢房,那这毒,便是一开始就下在琴儿身上了。对方显然是算好了时辰,若是昨晚琴儿没被抓,今早琴儿就会得到解药,但若是被抓,这疯病便会发作,而一个疯子,又如何能当凶手?加之杭公公又急了一步,早早的将事便禀报上去,如此一来,更是没有退路。”

    “或许还有其他法子。”容棱声音低沉的道。

    柳蔚点头:“法子自然是有的,但我们被动了,怕就怕,后面还会被那人牵着鼻子走。”

    “向易?”容棱问道。

    柳蔚摇头,滞了一下,又点头。

    显然柳蔚也不敢确定。

    直到过了好半晌,柳蔚才道:“总之,就先这样,琴儿留着,我想,幕后那人没将琴儿杀了,只是弄疯,显然这人的命,那人还是要留的,只要那人还想着救琴儿,我就总能抓到他!”

    容棱瞧着柳蔚颇有压力的表情,道了一句:“莫急。”

    琴儿突然疯了,这个消息被杭公公严密封锁。

    柳蔚方才与之谈的就是这个,暂时他们能做的,只是拖延时间,所以琴儿发疯的消息,务必不能泄露。

    杭公公心里虽然是万般焦急,但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什么都听柳蔚的了。

    柳蔚从内务府离开后,便前往随香宫。

    因为宫中许多人都知晓柳大人乃是皇上亲命,调查沁阳公主之死一案的主审,对其出入随香宫,自然也没多想。

    柳蔚通行无阻的抵达随香宫,身后跟着容棱秦中不说,还有两名小太监。

    那两名小太监乃是杭公公特地吩咐,务必寸步不离,跟紧柳蔚,现在在杭公公眼中,柳蔚便是救命稻草,少看一眼,都是灭顶之灾。

    沁阳公主寝殿内,柳蔚将两个小太监打发走,只带着容棱秦中走进最里头。

    “能查到什么?”

    容棱问完,又看了一眼几乎空空如也的殿内,表情有些冷。

    柳蔚也看了一圈儿,叹气:“向公公倒是恪尽职守,把该搬的,不该搬的,都搬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