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12章 容三护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12章 容三护妻

    “与玉屏公主你也没关系,你不也照样杀了玉屏?你就是个杀人凶手,此案交托予你,便是贼喊捉贼,你定然早就将证据洗清,收拾首尾,本宫要带你去见皇上!”月海郡主说着,竟伸手直接就来拉柳蔚。

    但月海郡主手指还没碰到柳蔚衣角,便被一股大力甩开。

    “郡主!”周围的丫鬟宫人立刻一拥而上。

    月海郡主被甩得后退两步,待站定了,月海才看到柳蔚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身穿御前侍卫装束的男子。

    月海呆愣了好半晌,才盯着左边那人,不可思议的喝道:“哪里来的狗奴才!来人,给本宫拿下!”

    月海话音一落,宫人们立即就要上去抓人。

    但两个小太监及时制止:“郡主息怒,这位大人是皇上特赐给柳大人的,命他们案件解决之前,定要贴身保护柳大人安全。两位大人只认皇上,柳大人,不认其他,虽说唐突,但得罪了郡主的地方,还请郡主多多包涵。”

    月海郡主冷哼一声,将小太监推开,对宫人继续道:“还不动手?”

    宫人们犹豫一下,似乎有些挣扎,但最后,还是英勇的冲了上去,可还未靠近容棱周围三尺,秦中便已出手了。

    秦中挺拔的身躯甚至直接往前面一挡,然后手一挥,直接就把扑腾上来的几个宫人扇到地上。

    顿时,一阵哀嚎。

    “你……你……你们,你们简直是造反!”月海郡主脸色已经黑得不行,攥紧了拳头,狠狠的瞪着眼前几人,最后一脚踢在某个离她较近的宫女身上,呵斥道:“没用的东西!”

    宫女本就摔疼了,这会儿还被踹了一下,更是整个人缩卷成一团,但再疼,也不敢叫出声。

    柳蔚蹙了蹙眉,眼神微冷:“圣命在上,郡主若如此不待见在下,不若先去找皇上,只要郡主能带着圣旨来,在下一切听命!”

    话到最后,柳蔚还特地拱了拱手,显出自己的谦和。

    月海郡主气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咬牙切齿的上前一步,刚要说几句威胁的话,却被一人挡住。

    月海抬头,看着这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御前侍卫,一字一句几乎是从齿缝憋出:“给本郡主让开!”

    侍卫却只是看着月海郡主,一动不动。

    月海郡主顿时怒上心头,哪能忍受,直接拔出腰间软剑,直挺挺的朝身前容棱便刺去,那刺向的位置,正好是心口死穴。

    容棱几乎是立刻便避开。

    但月海郡主却穷追不舍,提着软剑,用那有些不太标准的剑招,一下一下往容棱身上招呼。

    一剑凌厉刺去,容棱微微偏首,躲过。

    再来一剑,容棱稍稍欠身,躲过。

    又是一剑,容棱面无表情,还是躲过。

    几番动作之下,月海郡主还没碰到容棱的半片身影,而容棱,步伐也未曾从原地挪过一步。

    柳蔚只能被迫在一旁看热闹。

    待看到月海郡主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提不上剑时,柳蔚无奈的笑了起来:“来人啊!还不准备蔬果点心?咱们郡主可是又累又饿!”

    这话说的嘲讽味道十足,月海郡主心头一凛,眼中已经带了杀气。

    月海捏紧那软剑手柄,剑锋一转,这次不是刺向容棱,而是直接刺向敌人柳蔚。

    柳蔚散漫的低头理着自己的衣摆,等那剑锋已近在眼前时,方才挪了半个步子,堪堪避开那剑,也避开了月海郡主。

    月海郡主一个脚下失控,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宫人们立刻都冲上去搀扶,还有人威胁的怒斥柳蔚:“大胆!竟敢对郡主无礼,你们,还不将他抓起来?”

    宫人们扶起月海郡主后,就准备去抓人,可待真的上前时,同样,还未碰到那柳大人的衣角,整个人便被弹开,宫人们甚至不知道弹他们的是什么,只是感觉到一股怪力,人便飞了出去。

    “谁,究竟是谁!”月海郡主意识到不对,抬头立刻四下寻找。

    柳蔚没心情与找茬的月海郡主废话,转身就进了寝殿。

    刚才搜寻寝殿只是为了找那五枚钉子,其他地方,柳蔚还并未看得仔细,自然需得再看一边。

    而柳蔚刚转身,那头月海郡主又两步过来。

    柳蔚知道容棱又要动手,便对容棱微微摇头。

    容棱到底是按捺住了,他亲眼看到月海郡主将柳蔚整个人都掰过来,手还扣在柳蔚肩头上,让柳蔚不准走。

    容棱目光发冷,盯着月海郡主的那只手,像要将其摧毁。

    月海郡主没由来的感觉浑身一震,脖子发凉,这便立刻看向左右,却没瞧见哪里有人。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这么想着,月海也不管其他,已经抓到柳蔚了,自然不会让柳蔚走。

    单手扣紧柳蔚的肩胛骨,月海郡主冷笑一声,声音阴森森的道:“到了御前,本郡主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三头六臂,能让皇上如此器重!”

    说着,便扣着柳蔚,要将柳蔚拉走。

    柳蔚“啧”了一声,伸手挥开。

    柳蔚的动作其实并不大,但月海郡主以为柳蔚要动手,忙往后退了半步,目含警惕。

    柳蔚看月海已经放开自己了,也不想说什么,正想走,突然,柳蔚定住身子,眉头一皱,转头,再次看向月海郡主。

    而柳蔚刚转身,月海郡主就已经又扑了上来,柳蔚轻而易举的将月海接住,手往月海发间一拂,轻易的摸走月海头上金簪。

    “大胆!”月海郡主的贴身宫女,吓得立刻上前争抢。

    开玩笑,那可是郡主私物,怎能让一个陌生男子握在手上。

    柳蔚挡下那宫女,目光则看向金簪尖头上的小小黑影,一时惊奇,动作轻巧的将那黑影拔出。

    捏在手上,赫然是一枚黑色的木钉。

    与方才在寝殿找到的五枚,竟是一模一样。

    趁着柳蔚失神,宫女迅速抢走了金簪。

    金簪刚刚到宫女手,却被月海郡主从中截走。

    月海郡主看着那金簪尖头部分,又看看柳蔚手上的黑钉,表情有些难看。

    柳蔚一瞧月海这模样,便笃定了什么。

    柳蔚直接问:“郡主,识得这钉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