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13章 软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13章 软禁

    月海郡主立刻抬头,恶生生的道:“识不识得这钉子,与你何干!”

    说着,还要伸手,欲抢回那钉子。

    柳蔚手臂一扬,避开月海郡主,从月海郡主这动作不难看出,月海的确是知晓这钉子的。

    柳蔚笑道:“郡主果真胆大,郡主可知,这钉子是什么?”

    “知不知晓,都与你无关,东西给我!”月海郡主说着,伸出手。

    柳蔚停顿半晌,竟是,真的将钉子放到月海手心。

    月海郡主急忙宝贝的拿回来,直接放进袖袋。

    柳蔚幽幽的笑了一下,呢喃:“死到临头。”

    柳蔚这声音发出的不大不小,但月海郡主恰好听到了,猛地抬起头,喝道:“你说什么!”

    “将这晦气的东西当宝,郡主可不就是不想活了?”

    月海郡主想反驳柳蔚,但迟疑一下,竟是没有开口。

    看月海的表情,柳蔚猜想,月海或许知晓这钉子的存在,却的确不清楚这东西有什么用。

    但是人都是利己的,柳蔚已经抛出这么一句话,月海自然起疑,只是,却拉不开脸来询问。

    氛围中,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柳蔚不拐弯抹角,直言道:“招魂钉,五枚成型,一枚立心,若是郡主身上带着一枚,那你房内,必然还有五枚,杀害沁阳公主那人,想来必是觉得,郡主您的命格属相,生辰八字,也挺合适,顺便,将你的命也收去了。”

    月海郡主一骇,喉咙一动,只觉得袖子有点烧的慌,她瞪着柳蔚,怒气冲冲的道:“妖言惑众,胡言乱语!沁阳之案不是已经抓到凶手了吗?那这钉子在我身上,又能有何事?”

    柳蔚看她:“郡主方才不是信誓旦旦的,指责在下是凶手?原来郡主也知晓,真凶已经缉拿入牢了,在下是冤枉的。”

    前言与后语不和,月海郡主滞了一下,才涨红了脸道:“就算你未杀沁阳,玉屏公主的尸体与你一同被发现,这你又如何解释?”

    “就算要解释,在下也不需与郡主解释,只要皇上相信在下的清白便够了,郡主莫不是连皇上都信不过?”

    “你少拿皇上来压本郡主,分明是你蛊惑了皇上,你才是罪魁祸首!本郡主今日替天行道,先取你首级再说!”月海说着,再次将软剑持手,直接就冲了上来。

    眼看着容棱又要再动了,柳蔚伸手拦住他,手指一绕,直接劈开月海郡主手腕,将月海那软剑夺走,背在身后,微微厉声:“闹够了没有!”

    兵器被夺,月海郡主明白自己不是对方对手,气的更是呼吸难平。

    柳蔚道:“郡主与其在这蹉跎时间,不如先将你屋子里那五枚钉子找出来。这鬼怪神佛之法,你以为需得凶手近在眼前?你信不信,那凶手就算在牢里,想你死,也是轻而易举。”

    柳蔚这话是在吓唬月海,而显然,月海郡主真都被柳蔚唬住了。

    月海郡主噎了一下,瞪大眼睛看着柳蔚,却没有再口出恶言。

    柳蔚直接道:“且回宫去瞧瞧。”

    说着,柳蔚将那软剑丢给她。

    月海郡主伸手接住,再抬头,看着柳蔚转身离去的背影,迟疑许久,到底自身完全重要,才咬咬牙,对周围宫人道:“回宫!”

    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

    而月海郡主再出现,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月海郡主再来随香宫时,这里已经没了人,她又差人去了内务府,才知,从随香宫出来后,“柳大人”便出了宫。

    昨夜是为了抓那凶手,才夜留宫中,在内务府凑合一夜,但毕竟是宫外人,又是个朝臣,且还是个“男子”,自然不能一直住在内宫,多少不方便。

    知晓柳蔚离宫了,月海郡主气恼的跺跺脚,她手里捏着六枚黑色木钉,低头,摊开手掌,看着那木钉上模模糊糊的刻画纹印,咬了咬牙,最后不得不道:“出宫!”

    伴随的宫女急忙道:“郡主,皇后娘娘昨日才嘱咐您不得随意离宫,咱们是不是……”

    “本郡主说出宫就出宫,令牌拿来!”月海郡主大喝一句。

    宫女不敢忤逆,只好拿出一直由自己保管的令牌。

    带着一串的人与出宫令牌,月海郡主抵达皇城大门,却在示出令牌时,依旧被拦下了。

    “郡主恕罪,皇后娘娘有令,未接到娘娘亲准,我等不得放郡主离宫。”

    月海郡主愣住,不禁想到了之前沁阳与自己说的那事。

    她去找过皇后娘娘,却到底不敢质问皇后娘娘,是否真要将她许配给五王爷?

    只是虽然没问出口,但她觉得,皇后娘娘从她的表情动作,定是猜到了什么,所以昨日,她才接到娘娘召请,到了昭宁宫,便听皇后娘娘道,近日宫里宫外都不太平,让她没有紧急事宜,莫要出宫。

    当时她口头应下,却只想尽快离开,唯恐多留一刻,皇后娘娘就要与她提五王爷一事。

    也因此,她未想过,皇后娘娘真会阻止她出宫。

    这算是变相的软禁吗?

    月海郡主脸色一时很难看,又想到这六枚钉子,就更是纠结,只觉得,自己处境艰难,前后都没了退路。

    柳蔚出宫后,回了七王府一趟,便直接命车夫,赶往京郊。

    马车一路前行,走的很快。

    车厢里头,柳蔚歪在容棱身上,手上还摸着那钉子,眉头一直蹙着。

    直到一只大手贴到她的眉心,为她柔顺紧皱的眉毛。

    柳蔚稍稍仰起头,双眼有些疲惫的瞧着容棱,道:“看来这案子,越来越复杂了。”

    容棱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听她说。

    “这钉子我原本以为是琴儿放的,是为了让沁阳公主死后,魂魄能立刻抵达玉屏公主身边服侍,但这钉子竟然连月海郡主那儿也有,这便有问题了。”

    容棱蹙眉,问道:“向易?”

    “我怀疑向易,但又不确定,这鬼神之法,琴儿或许信,但向易会信?若是不信,又为何放这种东西?若是信……不,我怎么都不觉得,向易是会信鬼神之法的人,那人心机颇深,狡猾多变,这种人,应当不信天,不信命,只信自己才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