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15章 佛光普照,直通阴阳,有无上之威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15章 佛光普照,直通阴阳,有无上之威法

    大和尚也很是无奈,拍了拍两个师弟的小光头,说道:“固心固善胆子太小,固慧,你莫要在意了。”

    柳蔚点头,本来是想说,自己到底最后并未被明悟大师收归门下,也不算固心固善他们的师兄,但迟疑一下,柳蔚还是没有说,他们对自己友善,自己又何必急着与他们撇清关系。

    “明悟大师呢?”自己回来的消息,既然已经差不多吸引了全寺的人,那明悟大师不可能不知道才是。

    “主持,他闭关了。”大和尚直接说道。

    说完,大和尚又回头去吩咐:“去把固文叫来。”

    身为明悟大师身边最久的徒弟,通常主持不在的情况下,大家找的都是固文,即便固文年纪也还小,才不满十五岁。

    固文原本正在与武僧堂的明方大师练武,听到有人说固慧师兄回来了,这才朝师叔告了假,匆匆跑过来。

    柳蔚其实真正与这些大小光头们,相处的不久,但这些年来,他们却一直保持书信往来。

    也因此,就算多年不见,一样不见生疏。

    固文一过来,柳蔚就认出了他,模样倒是没怎么长变,就是长大了,也抽条了,没五年前那么白白胖胖了。

    “固文师兄?”柳蔚故意喊了一声。

    固文立刻脸红了,涨着脸回了一句:“固慧师弟。”

    固文在固心固善来之前,是明悟大师的关门弟子,柳蔚若是当时拜师成功,算来的确是固文的师弟,虽然柳蔚年纪比这个小孩要大很多。

    固文虽然才十五岁,但已经有大家之风了。

    三言两语,固文便将所有人撵走,等大厅空下来,固文才坐下,直问道:“师弟此番特地回来,是要找师父的吗?”

    柳蔚点头,不隐瞒道:“有些事,想请教师父。”

    既然他们都认她为师兄师弟,那这个师父,柳蔚也不怕直接叫了。

    固文皱了皱眉道:“是要紧之事?”

    “要紧。”

    “可……师父正在闭关,明方师叔能帮师弟你吗?”

    柳蔚想了想,问道:“师父为何要闭关?”

    固文似乎有些挣扎,停顿了好半晌,才回道:“师父,受伤了。”

    柳蔚一愣。

    固文看看外头,确定无人听见,才压低声音道:“师兄师弟们还不知晓,此事,暂时只有我、明方师叔、明缘师叔知晓。师父让我等对外宣称他是闭关,便一直将自己关在禅房里,已经近半月未出来过了,每日送饭的也都是我,不敢换成别的人。”

    柳蔚直接起身,道:“带我去瞧瞧。”

    “师弟……”固文错愕的看着柳蔚。

    柳蔚拍拍固文光溜溜的小脑袋,道:“带路便是。”

    关于柳蔚是如何帮助这寺渡过难关之事,固文算是知晓得最清楚的,固文也相信此人不会对师父不利。

    迟疑一下,固文到底还是答应了,往前头带路。

    一路到了方丈禅房,固文敲了敲门,道:“师父,固慧师弟回寺了,您可要见见师弟?”

    里头没有半点动静。

    固文似乎很有经验,朝柳蔚露出一个稍安勿躁的表情,再轻声道:“师父应当还未醒,我进去瞧瞧,师弟稍等。”

    柳蔚点头。

    固文便推开门进去,他在里面待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才拉开门,道:“师弟,师父有请。”

    柳蔚走了进去,容棱也跟在身后。

    固文犹豫一下,想将容棱拦下,柳蔚却先道:“不妨事的。”

    既然是师弟所说,固文也不坚持了,点点头,待两人都进来了,又把房门关上。

    柳蔚一进去,就看到床榻上,那面容枯槁,精神萎靡的老人,滞了一下,柳蔚立刻上前,一句话未说,便抓过明悟大师的手,把脉起来。

    脉象虚弱,脉息间断,的确是重伤之势。

    柳蔚不悦的目光盯向明悟大师,问道:“何人伤了师父?”

    如此重的伤,必定伤自高手之手。

    与明悟大师书信深交多年,柳蔚对其也算了解。

    明悟大师就是个朴实的老和尚,平日种种地,养养花,敲敲木鱼,念念经,偶尔罚罚贪嘴的小和尚们,有空下山免费给山下村民诊诊小毛病。

    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老者,守着一个要死不活的寺庙,到底会在什么地方,引得功夫高手亲自动手?

    一旁的小固文愣了一下,呢喃的唤了声:“师弟……”

    明悟大师也顿了一下,实际上,明悟大师原本是想佯装无事,与这多月不见的小友寒暄一番,但对方一进来便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现在看其这副表情,明悟大师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摇摇头道:“无事。”

    “谁伤的师父?”柳蔚再问一次,语气,比上次冷厉更多。

    明悟大师沉默一下,对固文挥挥手:“你先出去。”

    小固文应了一声,又看看柳蔚,这才走了出去。

    禅房的门开了又关,柳蔚一瞬不瞬的盯着明悟大师那仿佛随时都要厥过去的苍老脸庞,便听明悟大师问:“你来找我,定是有事,说吧。”

    柳蔚是有事要问明悟大师,但现在,柳蔚却不急了。

    柳蔚没说话,只是看着老者,似乎明悟大师不言明为何受伤,她便不打算就此罢休。

    两人对视了良久,最后,是容棱按了按柳蔚的肩膀,示意柳蔚冷静。

    柳蔚长出一口气,依旧没说话。

    禅房里头,静默良久。

    容棱这时却开了口:“今日叨扰,乃是有两样物件,请大师鉴别。”他说着,从袖中掏出一枚招魂钉,与一串玉质的佛珠。

    明悟大师虚虚的靠在床头,仿若枯枝的手,颤颤巍巍接过那两样东西,浑浊的眼睛,仔细着看了好半晌,才道:“招魂钉,乾坤珠。”

    容棱蹙了蹙眉,问道:“大师可知晓其用途?”

    明悟大师虚虚地点头,正要说,柳蔚突然插嘴:“伤你那人为何伤你,这总能说了?”

    明悟大师看向柳蔚,容棱也看向柳蔚。

    禅房里,再次陷入沉默。

    柳蔚就是想知道,也可能是因为怀孕了,性子变得焦躁了。

    方才为明悟大师把脉,分明感觉出其精气神俱损,这样的伤势,柳蔚敢说一句,寻常大夫决计是不可能治好的。

    而明悟大师本身也有些医学底子,虽说粗浅,但自个儿的身子,明悟大师自个儿定然明白。

    柳蔚不敢想象,自己若今日不来,会否过几日,便会接到大师圆寂的消息。

    深深的吸了口气,嗅到的只是满屋子的药味儿,柳蔚按按眉心,觉得头疼的不行。

    容棱皱眉,走过去为柳蔚揉揉太阳穴,道:“莫要担心。”

    柳蔚没说话,只是低垂着眉眼,看起来整个人都非常的疲惫。

    方才在外面的好心情,仿佛一息之间烟消云散。

    明悟大师这个伤势,让柳蔚真的很在意。

    但即便如此,明悟大师也未回答柳蔚的问题。

    明悟大师手上反复摸着那招魂钉与乾坤珠,语气缓慢的道:“招魂钉……乾坤珠……琉璃镜……天祥玉,几物,乃是一体……”

    容棱看向明悟大师,等明悟大师继续说下去。

    明悟大师便继续道:“西域相传,西天法华寺,有通天至宝,八宝业火,其火到之处,佛光普照,直通阴阳,有无上之威法……而点燃八宝业火的源头,便是这四样媒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