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17章 借住佛教学说,执行私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17章 借住佛教学说,执行私欲

    究竟是有何仇怨,竟要布下如此杀局?

    柳蔚听着容棱与明悟大师说话,沉默了许久,才道:“妖帝太一与天帝帝俊,乃是死于巫妖之战,十二祖巫倾尽所有,将其毁灭,同归于尽,其中仅剩祖巫后土化为六道,常驻地狱,而妖族一派逐渐消弭,但,却未有正史记载,东皇后来再为复生,更遑论什么八宝之说。”

    柳蔚说完,见明悟大师果然看了过来。

    柳蔚沉着脸,没有做声,明悟大师却道:“不错,正史从未记载,这乃野史。”

    柳蔚皱眉,明悟大师却心情愉悦。

    明悟大师与柳蔚书信往来多年,之所以关系交好,不止因此人对寺庙的襄助,更因为此人学富五车,与之攀谈,实乃受益匪浅。

    就是可惜了,是个女子,若是个男子,怕是将来成就,更是斐然。

    似想到了什么往事,明悟大师浅浅的叹了口气,那叹气声飘渺清淡,令人听不清明。

    柳蔚道:“野史终究杜撰,与真实洪荒南辕北辙,此案有人借住佛教学说,执行私欲,便与这不实的野史相同,皆是虚妄为之,不堪真辨。”

    “是。”明悟大师点头,看着柳蔚,目光甚是欣慰:“那你便要尽快破案,莫要让这虚妄之物,再是作乱。”

    柳蔚哼了一声,道:“这我自然知晓,好了,我的事说完了,说说你的。肺部被震的严重损伤,肝部与脾部也有部分损伤,你可知,寻常大夫看过后,只会劝你备好棺材,做最坏打算?”

    明悟大师:“……”

    柳蔚知道这老头儿犟,但没想到会这么犟。

    柳蔚憋着满肚子火,恶声恶气的道:“你若是死了,这满寺的人又当如何?固文还小,明方、明缘两位大师身子骨比你好不到哪儿去,前几年就时时犯些老人病。你便是这寺庙的支柱,若是连你也没了,我看寺庙还是解散算了,地也卖了,权当是给那些大小和尚的遣散费了。”

    明悟大师:“……”

    见这老头儿还不说话,柳蔚已经火了眼睛,霍然起身,转身,就朝门外头走去。

    房门被粗鲁的打开,又重重的砸上。

    明悟大师终究叹了口气,看着还站在床前的容棱,问道:“你不去追?”

    容棱道:“她是去给您备药了。”

    明悟大师愣了一下,眼角浸出一丝笑,这样一笑,更显得大师脸色苍白,命不久矣。

    “你坐下。”明悟大师对容棱道。

    容棱坐到柳蔚方才那位置,姿态庄重。

    明悟大师仰头看了看禅房屋顶,这才幽幽的说:“那孩子好似比以前沉不住气了,还当年纪越大越该稳重,怎的,倒成了小孩子脾气。”

    容棱抿了抿唇,掩饰不住得意的道:“她怀了身子。”

    明悟大师听后一滞,原本灰白的眼睛瞬间睁得大大的,哑然一瞬,似乎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

    过了一会儿,明悟大师才问:“你的?”

    容棱点头。

    明悟大师似是这才认真打量起眼前青年,易容后平平凡凡的容貌,搁在人堆儿里,找得人汗哒哒估计也不见得能找到,但青年眼睛却非常亮,亮中带着一股子睿智,是个有智慧,且有城府的人。

    与这种人一起,那孩子,究竟是如何想的?

    明悟大师知道自己也不好评判,憋了半晌,也只憋出一句:“好好待她,那孩子性子冷,却不是真冷,实则待你好时,她热心得你吃不消。”

    容棱似想到了什么,脸色不觉柔和下来。

    明悟大师又道:“她还对孩子尤其心软,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寺里这几个孩子,她没见过几个,却能从与我书信往来中,记得每个孩子的名字,记得他们谁喜欢吃糖,谁喜欢吃饼,还能将人都对上来。”

    容棱点头。

    这一点,容棱也是深有体会。

    柳蔚看似凉薄,行事孤寂,但却极为细心,尤其是对别人家的孩子。

    或许是比起大人,小孩子更简单干净些。

    柳蔚喜欢孩子,见到的,都爱逗一逗,也只有那种时候,她才显得像个正常女子。

    毕竟,平时她拿着解剖刀,抱着一堆人骨头时,实在看起来,不是很像女子。

    趁着柳蔚没回来,明悟大师就像相女婿似的,跟容棱说了许多,容棱有时应和,有时攀谈,一老一少,倒是相谈甚欢。

    柳蔚端着药碗进来时,看到他们还聊上了,脸色更不好了,将碗放下,又把固文叫进来叮嘱一番,才假装还在生气的又出了禅房。

    明悟大师无奈的摇摇头,示意容棱追出去。

    容棱对老人行了一礼,这才离开。

    禅房外,柳蔚没走远,只是坐在院中的石椅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容棱过去,坐在柳蔚旁边,无声陪伴。

    两人皆沉默了好一会儿,柳蔚才率先开口:“明悟大师可与你说了,为何受伤?”

    容棱摇头。

    柳蔚眉头紧皱,看起来非常烦躁。

    容棱道:“无论如何受伤,你皆会治,又何须再问。”

    虽然的确是这样,但柳蔚还是不甘心:“我不明白。”

    容棱搂着她的肩道:“无需明白。”

    没一会儿,固文出来,说是方丈吩咐,安排柳蔚容棱与外面等候的一行人住下。

    今日已经晚了,即便要回京,也得明日再走,否则走了一半,怕是城门就得关。

    柳蔚本就是做好了要在此地过夜的准备,所以才回了七王府一趟,拿了那佛珠,也拿了一件换洗衣裳。

    固文带着两人去了另一处禅房。

    一进院子,柳蔚便瞧见两个内务府的小太监与秦中已经在收拾了。

    柳蔚单独住一间,屋子里,固心固善正在为其换褥子。

    看到柳蔚进来,两个小光头害羞的叫了声:“师兄。”

    柳蔚摸摸两个小光头的头,又给了两颗松子糖。

    两个小光头接过,嘴上说了谢,小脸却一直红扑扑的,显然还是很不好意思。

    晚上的晚膳是固心固善送来的,万年如一的素菜,一点油星子都没有,索性柳蔚也不是贪嘴之人,现在孕期反应并不严重,吃得还算好。

    用过膳后,柳蔚就窝在床上,一手拿着那招魂钉,一手拿着一本梵文佛经,一一对照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