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1章 这个时间发现尸体,会是谁的尸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21章 这个时间发现尸体,会是谁的尸体?

    宫中又出了事,柳蔚无论如何都得进城。

    奈何现在全城戒严,便是柳蔚表露身份,禁卫军也并不给立刻放行,需得柳蔚提交证明,再送往京兆尹,一番蹉跎,方可放入。

    柳蔚离城匆匆,身上并未带帖报,自然也没什么可以证明身份的,唯一算是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内务府那两个小太监身上的腰牌,或者秦中容棱身上戴着的,那大内侍卫令牌。

    将四个牌子全都递上,柳蔚便如其他被堵在外头的人一起,马车停到城门口左边的空地上,耐心等待。

    期间,两个小太监一直在叽叽喳喳。

    两人在内务府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小人物,在宫里头,谁见了不给两分颜色?便是皇上跟前的戚公公,也是要拿正眼看上他们一眼,未成想,一个守城门的小侍卫,竟是胆敢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太监记仇,是比女子更甚。

    柳蔚听着两人一通抱怨,只觉当真是比女人还烦,容棱看出柳蔚面有不快,便握住她的手,示意她舒快些。

    可柳蔚哪里舒快得起来?

    柳蔚将马车车帘放下,隔绝了外面两个小太监的喋喋不休,只对身畔的男子道:“我到现在还未想通,这招魂钉是怎么一回事,还有那乾坤珠,虽说都是赝品,但到底,这些东西与几名死者间,会有什么联系?总不会,真的是鬼怪杀人吧。”

    说到最后一句时,柳蔚自嘲的笑了声,连自己都觉得荒唐。

    此案牵扯甚大,两位公主,一位郡主,连番出事,闹得整个皇城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而最关键的证据,就在他们手上,他们却始终无法参透。

    柳蔚觉得很是疲惫,昨夜明明睡得还好,现在却又困了。

    下意识的伸手轻轻抚了抚小腹位置,容棱见状,立刻将她搂住,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轻声哄道:“慢慢想,莫要……”动了胎气。

    最后四个字,容棱却没说出来。

    柳蔚也没多想,她依偎在男人身上,嘴里,还在轻念:“磁铁,磁铁,磁……”

    柳蔚突然愣了一下,心中有了个猜想。

    “你说……”柳蔚说得迟疑。

    容棱不解的看向柳蔚。

    柳蔚言语不是很确定,有些徘徊的道:“你说,这磁铁究竟是与案件有关,还是凶手那边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想要表达?”

    “嗯?”

    “木内藏铁,西域传说,会不会是……”

    “是什么?”

    柳蔚摇摇头,也说不清楚,但,心中仿佛有条线,在指引着她顺着这线,去往某一个方向。

    至于那方向通往哪里,柳蔚现在看不清,可直觉告诉她,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说来,那些画,我从未仔细全部看明白过。”柳蔚呢喃一句,转眸看向容棱:“那些画,你可看全过?”

    柳蔚所说的画,自然是从裳阳宫与璞香宫带出来的那些。

    那些画卷之中,璞香宫那副《佛祖喂鹰图》,几乎已经确定,非敏妃本人所画,而那副《赏春图》,则确定了向易与敏妃的关系。

    这两幅图,柳蔚算是看得最仔细的,最明白的,但却忽略了其他。

    是啊,敏妃画作何其多,为何这几幅被摆了出来,且每一幅都保存得不错,照料有加。

    那么,既然保存得如此精细,又为何要将其摆在那几乎成了死宫的裳阳宫正殿?

    不怕起了灰,不怕宫人来来往往,磕磕碰碰,坏了边角?

    更诡异的是,正殿里头什么都没有了,连一完整的茶杯都见不着,却偏偏有那么整整四面墙的画。

    画是谁保养的,又是谁挂出来的,目的是什么,挂出画作的人,是想让人发觉什么?

    柳蔚心中有种感觉,那些画作里,就有这招魂钉与乾坤珠的奥秘,更或者,整桩案子的前因后果,在里头,都能探查出来。

    心痒难耐,柳蔚急于回去查探,却奈何被关在城门外。

    若是没有内务府那两个小太监跟随,她与容棱、秦中,倒是有的是法子偷回城内,但有这两个碍手碍脚的小太监,却是将大家桎梏住了。

    足足在城外等了近两个时辰,才看到城门口,两个身穿京兆尹衙服的衙役,脚步匆匆的走出来。

    那两人先出示了令牌,再向禁卫军打听了两句。

    禁卫军指指他们这边的位置,两个衙役急忙过来,在马车外,便恭敬的问道:“可是镇格门柳司佐,柳大人?”

    柳蔚伸手撩开车帘,看了外头一眼,轻“嗯”了一声。

    两个衙役显然是都见过柳蔚的,当即拱手,语气焦急的道:“柳大人,您可算回来了,要再找不到您,林大人头发都要急白了!”

    柳蔚微讶:“林大人?”

    林盛?

    衙役连忙点头:“城里又出了案子,尸体现在就放在衙门,柳大人,咱们赶紧回去吧?再迟一步,怕是林大人就得拿脑袋砸门了!”

    柳蔚本还因为等了许久,有些不悦,一听死了人,也顾不得其他,忙道:“前方开路!”

    两名衙役立刻应了声,就去与禁卫军言明。

    没过一会儿,城门口的栅栏终于移开了,柳蔚的马车在京兆尹的护航下,一路无阻的朝着京兆尹衙门而去。

    马车之内,柳蔚看向容棱,有些紧张。

    容棱的表情也不太好。

    这个时间发现尸体,会是谁的尸体?

    莫非当真是……

    事实证明,想什么就来什么,怕什么就来什么。

    柳蔚一到京都衙门,遥遥的,就看到接到消息的林盛,正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庭下,一边擦汗,一边等着。

    这大冬天的,也难为这位还流得出汗。

    柳蔚在容棱贴心隐晦的照料下,刚下了马车,林盛就急冲冲的跑过来,嘴里念叨着:“柳大人,您可算来了,这次,这次您可得救救下官啊……”

    语无伦次!

    林盛的官阶比柳蔚还大,竟然口称下官,这简直是胡言乱语,颠三倒四。

    柳蔚看出林盛神智有些不清了,肃着眉眼道:“大人可莫要折煞柳某,究竟出了何事,大人莫急,慢慢与我说。”

    林盛张口就要道出,可看看左右,还是忍住了,请柳蔚到后厅去说。

    到了后厅,林盛谴了下人,便开始侃侃而谈。

    柳蔚这才知道,跟容棱只是出城一日一夜,竟然就出了这么多的事。

    按照林盛的说法,昨日晚上,宫中便传来消息,说是郡主失踪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