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3章 还不如让容叔叔打一顿屁股(小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23章 还不如让容叔叔打一顿屁股(小黎)

    只是要上书奏折,实在不算一件小事,尤其是在这么赶的时间里。

    要知道,郡主的遗体可还放在酒楼,总不能一直搁着。

    林盛整个人都很愁。

    柳蔚还提醒道:“林大人,事不宜迟。”

    林盛一听,到最后,也只好咬咬牙,狠狠的道:“好,柳大人稍候,林某快去快回!”

    上书奏折的方法有很多种,简单的,直接将折子送上去,过内阁,过堂门,最终入御前案几,待圣上批阅,下发回来,走完一整个漫长程序。

    复杂点的,是要带着官令,亲自入宫,面呈奏本,但这前提是,一,皇上得有空,二,且你要有关系,能够说进宫就进宫,中途无人阻拦。

    林盛要赶时间,自然是用的复杂法子,只是林盛打算快去快回,却无法当真快起来。

    林盛是京都老油条了,有这个面子入宫,也有人脉能立即面圣,但人算不如天算,林盛是万万没算到,皇上并未在乾宁殿,也未在上书房。

    一通遍寻后,终于得到消息,皇上是去了皇后娘娘的昭宁宫,帝后鹣鲽,却不知何时方有空闲,能接见外臣。

    林盛只得继续干等。

    在上书房外的小候厅里,一等就是两个时辰。

    而这期间,柳蔚也没冒进,柳蔚让容棱先去酒楼看一看,自己则回了七王府。

    一回去,扑面而来的便是儿子那圆嘟嘟的小脸。

    小黎算来,足有两日不见娘亲,早就坐不住了,见娘亲回来,当即扑腾过来,抱住娘亲的腿就不撒手。

    柳蔚扯着儿子的小爪子,一路往屋子里走。

    大妞小妞看到柳蔚回来,都笑眯眯的唤道:“公子!”

    柳蔚“嗯”了一声,吩咐道:“将屋子北角箱笼里的画卷都搬出来,放在桌上即可。”

    大妞小妞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手脚麻利的便去做事。

    小黎开始围着娘亲打转:“爹,你要做什么?爹,你还要出门吗?爹,你带我出去吧?跌,我也想出去玩……”

    叽叽喳喳,吵闹不停。

    柳蔚瞥眼一瞪,轻手将儿子推开:“书都抄好了吗?你容叔叔让你每日抄字千文,可偷懒了?”

    小黎一听,仿佛身体被抽空一般,立刻焉吧下来。

    小黎其实不怕念书,小小小时候也是静得下心念书之娃,但那是在小家伙觉得安心的时候。

    现在娘亲日日不在身边,容叔叔也早出晚归,他一个人烦闷,又哪里枯坐得下来,做那些书呆子做的事?

    书没抄好,连续好几日的都没抄好,也索性娘亲和容叔叔都忙,并未检查,现在娘亲一问,小家伙就没底气了,登时耷拉下脑袋,多一个字也不敢乱吭。

    知子莫若母,柳蔚只看这臭小子一眼,就知道他什么情况,当即哼了一下,道:“有空在这儿磨磨唧唧,还不如去抄书,你容叔叔回来见不着抄满千文的作纸,你如何解释?前两日上房揭瓦,还把别人儿子打出毛病了,你真以为我不说你,便无事了?再吵闹,将你丢给你容叔叔,看他打不打你。”

    小黎一想到上次在容溯书房站了一日一夜,便觉得牙根儿疼。

    说句破罐子破摔的,还不如让容叔叔打一顿屁股,也比在那儿羞耻的罚站要好。

    但一物降一物,小黎再怎么蹦跶,柳蔚三言两语,也能将他气势杀灭。

    小家伙最后只得灰头土脸的回房,看着小妞摆上桌的一摞宣纸,他先是愁绪满心,小脸拧成包子,后眉目一舒,突然福至心灵。

    抓起宣纸,他转身就跳起来,往门外跑。

    小妞忙叫:“小公子,小公子你去哪儿?”

    但人已经跑远,却是再也叫不回来了。

    而王府另一头,好不容易仗着生病,吃口热汤热菜,不用上学堂,能在府里窝着休养的容倾,突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声响。

    小男孩顺手将陀螺塞进被子里,抬头就问:“谁?”

    外头房门被打开,是小厮进来,询问:“公子,怎的了?”

    容倾看看外面,皱着眉问:“就你一人守着吗?”

    小厮点头:“公子吩咐其他人都散了,外头只有小的一人守着。”

    容倾问:“那你在做什么?”

    小厮有些错愕,呆呆的道:“小的,小的只是站着,守着门,什么也没做啊。”

    容倾皱眉,以为自己听错了,便不再多想,只再次叮嘱:“将门看好,若是姨娘院子来人了,可得拦着。”

    小厮一嘴应着,还笑着问:“公子,小的给您找的,可是近日京都里卖的最好的陀螺,店家说,宫里的十六王爷,玩得也是这个。”

    “瞎扯,十六皇叔才多大,比本公子还小几岁,能玩得动这个?去去去,去外头看着,不准偷懒。”

    小厮答应着退出,待房门阖上了。

    容倾这才将被子里的陀螺拿出来,放在手里喜滋滋的把玩一阵,便跳下床,挥着鞭子就要耍起陀螺来。

    鞭子高高扬起,还未落下,容倾突然觉得不对,他敏锐的回头,顿时,便吓了一跳。

    只见自己身后的床榻上,不知何时坐了个男童,男童满脸微笑,黑眸晶亮的看着他,见他看过来,还语气温和的道:“你不是卧病不起,高烧不退?”

    容倾只觉得全身一凉,后背都快出汗了。

    容倾张嘴就要叫人,可声音还在喉咙里哽着,就听对面的男童,冷哼一声道:“你叫吧,叫了,正好让所有人都来看看,扬言被我吓出毛病,脑子都快烧糊涂的王府小公子,到底有多精神!”

    容倾当即就不敢叫了,若是让父王与姨娘知晓他装病,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一想到父王那严肃冷厉的脸,还有姨娘哭哭啼啼的眼泪,容倾就抖得慌。

    容倾咬咬唇瓣,到底还小,眼眶当即就红了,他嗡着鼻子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柳小黎从床上跳下来,手往背后一摸,摸出一沓宣纸,再将宣纸摆平在桌子上,道:“替我抄千字文三遍,孝经三遍,孔孟三遍。”

    容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