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7章 那就谁的拳头硬,谁做主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27章 那就谁的拳头硬,谁做主呗

    “向……向公公……您说的这……”

    向易却笑,满脸无所谓:“杂家不过是多管了桩闲事,不忍林大人枯坐干等,这才劝说一句,若大人还是执意,那便权当杂家胡言乱语,莫要听信便是。”

    林盛立即摆手,语气惶恐:“向公公莫要误会,林某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公公所言,实在是骇人听闻。况且,皇上与太妃素来母子情深,皇上,又怎的可能故意将太妃拦在城外,更遑论,月海郡主之事……”

    “林大人不需说了。”向易打断林盛的喋喋不休,冷笑一声,道:“林大人既已有了定义,杂家多说,亦是枉然,既然如此,杂家便告辞了。”

    向易说着,起身,便朝门外走去。

    林盛礼貌性的起身,却并未加以阻拦。

    林盛只是个小小京兆尹,向易突然跟他说这些有何目的暂且不说,就说他听了这些,有什么下场,他自己却是一清二楚的。

    皇上与太妃不睦,这在京中为官多年的老人,都是清楚的,而不睦的原因,说到底,就是因为一个太后之位。

    说到太后,却是多少人都给忘了,这宫里头,本就有位深居简出的元太后。

    这位元太后,并非圣上亲母,却是先帝正统。

    先帝驾崩后,太后拥护皇上登基。此后,若非盛大节日,太后轻易不出现人前,便是后宫主权,也是早便交托皇后之手。

    这其中是为什么,自然有因有果。

    先帝在位时期,如今这位元太后,当初的元皇后,便是个命苦之人,之所以说苦,说的就是元太后的肚子不争气。

    虽说身居高位,但一连生了三胎,却个个都是公主。

    眼看着先帝儿子一个又一个,最后多得头都疼了,元皇后却只能抱着三个女儿,眼红的看着别的皇子争那九五之位,争得不亦乐乎,而自己的孩子,却是生来女儿身,连个争夺的资格都没有。

    后来,这位元皇后也破罐破摔了,干脆就老老实实的管理后宫,顺便给三个女儿寻好归处。

    这三位公主,有一位命短,早早去了,剩下两位,一位远嫁邻国,如今也是身居立后之位,另一位下嫁爵侯,如今仍在京中,常有空还会进宫与太后共聚天伦。

    当初多位皇子争夺那九五之位。

    当今圣上崭露头角,顺利登基。

    那个时候,很多人便把主意打到了太后那儿,多少谏言都往太后那儿递,就是希望太后能站出来,表达立场,坚决抵制四皇子登基。

    可太后管这些吗?太后什么都不管!

    她又没儿子,这皇帝位置她抢到又有什么用?替谁抢?

    而且当时的情况本就十分复杂,首先,原本先帝是立了太子的,太子是早逝的嫡皇后所出,当时先帝病重垂危时,太子突然在宫外为盗匪所杀,死在了先帝前头。

    而后,先帝也走了。

    在先帝死后,先帝座前大太监戚卫,则端出了一则诏书,声称先帝心中,除开太子为第一继承顺位,第二个中意的人选,并非是与太子同父同母的二皇子容时,而是当时的四皇子容禹,也就是如今的圣上。

    诏书也有了,先帝也死了,这事谁能说得清楚?谁都说不清楚,那怎么解决?那就谁的拳头硬,谁做主呗。

    夺嫡之战中,四皇子略胜一筹,二皇子成了过去,太后则作壁上观,还是那句话,谁登基和她都没关系。

    四皇子登基,太后公事公办的一应配合,没有捣乱,其后,她的太后之尊便定下了,甚至皇上竟然未为其生母,当时的贵妃娘娘,现在的太妃娘娘争取一下,直接就把那至高之位,给了太后。

    太后当时大抵也是惊讶的,她或许想到了什么,也或许什么都没想,总之,这几十年,她的太后之位,一直安安稳稳,与皇上不近不远的,也一直和和睦睦。

    说来,这位太后实在是位难得的明白人,知晓自个儿与后宫中,身份不上不下,不伦不类,明明是正统后位,却又与皇上隔了一层,便乐得悠闲,万事不管,只呆在自个儿宫里,遇见看的顺眼的小公主小皇子,就领到身边养养,遇不到,便颐养天年,安乐度日,倒是比宫中绝大部分人过得都要舒坦。

    可元太后虽不争不抢,却总有人惦记着她的位置。

    太妃娘娘一直都是想要那个后位的。

    而太后娘娘早年甚至表态过,愿意让贤,因到底亲疏有别,她也不想因为此事,惹得皇上不悦。

    到底现在这天下,做主的还是这个与她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皇上。

    但奈何,皇上竟会不准奏,死不松口的就要她坐太后之位,甚至太后提出双太后之法,都被其拒绝。

    如此一来,太妃能乐意?人家太后都没说什么,你是我儿子,你却这态度,你什么意思?

    如此,太妃被逼出宫入寺了,间接的算,就是与皇上冷战了。

    这一冷战,就是多少年,皇上到如今也未给亲母太妃一个正经的名分。

    太妃宁愿呆在观缘寺,也不多回宫。

    所以这向公公一说皇上太妃关系不好,林盛第一个就反应了过来,但是,就算知道,能随便说出来吗?

    别说这些事都是早年的谣传,他们当时根本不在现场,就说这两人的身份,也不是他们这些下面的人能随意编排的。

    因此,不管这向公公说这些的意欲是什么,林盛都不能接这个口,接了,就是将自己拉下水。

    当了多少年京官了,这些门道,林盛哪里会不清楚。

    但是向易走后,林盛却陷入了沉思,他是在想向易的话。

    之前七王爷出京办事,宫中有些传言,便说其是去了惠州,惠州那等子地方,去能做什么?

    想来想去,用处倒是多,但是,最有价值的,还是那儿的兵力。

    其后七王爷回京,皇上甚至不顾玉屏公主刚死,竟大摆宫宴,为其洗尘,当时许多人都在猜,七王爷又是哪里顺了皇上的心了?

    众所周知,三王爷外出巡兵,七王爷离京办公,整个京都,便等同太子一人为大,那段日子,太子可是将皇上哄得服服帖帖,连带的,朝中的好几桩大事情,也交托太子之手。

    这七王爷一回来,肯定是做了什么,才将皇上的目光从太子身上移开,那七王爷究竟做了什么呢?

    下头的人不敢揣测圣意,但偷摸的腹诽肯定是有。

    林盛也猜过,他猜能让一国之君如此龙颜大悦的,不外乎就是三点,第一,金银,第二,兵力,第三,绝世美人。

    绝世美人没瞧见,是金银是兵力说不清,但是,若是大胆猜测的话,想来很多人,都会想到惠王兵符上头。

    而今日,这向公公如此一说,林盛更觉得极有可能。

    皇上已经拿到了兵符,那如今能正大光明将兵符要回去的,是谁呢?无外乎就是一个月海郡主。

    可是月海郡主死了。

    就刚刚好,在这个时候死了。

    死的突然,又古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