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9章 能圈养死士的会是什么势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29章 能圈养死士的会是什么势力?

    秋绯顿时脸色苍白!

    柳蔚淡看着秋绯,表情未变,声音还是清冷:“可知你哪儿漏了馅?”

    秋绯看着柳蔚,没有说话,脸上仍旧毫无血色。

    柳蔚几乎可以断定,这个秋绯是个新手,遇事,这般不冷静,的确不是能成大事者。

    但就因为秋绯手段太低,才让柳蔚一眼便看出来了。

    “人的肢体,反应了人的第一脑内活动,方才进来时,你装睡未醒,醒来后,你的第一反应不是惊讶,而是惊慌,且惊慌得过于虚假,眼球转动,表示你当时在忐忑,手紧抓棉被,寓意你不安紧张,同时有目的的进行对外防御。当我问你第一个问题时,你回答得看似滴水不漏,实则语气与你当时表情不符,这便意味着你在伪装,如是,综上所述,一句话,你演过了,过犹不及,本还算能蒙蒙人,但却让你自己搞砸了。”

    柳蔚说完,看那秋绯的表情已经变得镇定下来,想来在一阵惊惧后,这秋绯已有了别的打算,心也定了。

    柳蔚观察四周,表面看似不动,实则却暗暗注意周围几扇门窗,只要这秋绯敢跑,她便能轻而易举将其抓回来。

    但意外的是,那秋绯的视线并未在门窗徘徊,秋绯只是垂了垂头,突然一咬牙,猛地起手,将被子往空中一掀。

    “把她抓住,不能让她跑了!”衙役顿时大喊一声。

    周围的人立刻一拥而上,柳蔚的视线也在那一刻被蒙蔽。

    柳蔚迅速掀开被子,却看床榻上,秋绯还在那儿,但是,已经口吐鲜血,双目瞪圆,一动不动了。

    “该死!”

    衙役立刻上前查看,柳蔚也上前,伸手一探那秋绯鼻息,眼神,沉了起来。

    “大人?”衙役心慌不已,声音都在发抖。

    柳蔚只是摇摇头,语气有些闷:“死了。”

    衙役顿时绝望,方才这柳大人一番言辞,将这秋绯逼出真面目时,他还狂喜,莫非当真歪打正着,这秋绯就是杀害郡主的真凶?如此一来,只要将此人上交皇上,那京兆尹衙门的人就都脱难了。

    可不过片刻,这秋绯竟然就畏罪自杀了。

    一个死人,且没有画押认罪,就算摆到御前,皇上能信吗?

    一想到真凶可能就这样一死了之,死无对证,衙役便急的头皮都紧了。

    柳蔚却在此时道:“她并非凶手。”

    衙役一愣。

    柳蔚伸手,掰开那秋绯的嘴,果然发现,其口腔中的血正在逐渐变黑。

    柳蔚:“服毒自尽,有人早已为她安排好了走这条死路。她如此乖觉,一发现不对,立即自尽,这样的心性勇气,唯乃死士可有。”

    若有死士,那幕后必有强大势力操纵。

    柳蔚沉思起来,看来,那幕后凶手,身份倒是不低。

    衙役则松了口气,只要死的不是凶手就好,但松气之后,又问:“如今,最后的线索都断了,凶手又该去哪里寻?”

    “凶手会来找我们。”柳蔚平静的道。

    衙役没听懂,柳蔚也没解释,但,只看着秋绯在郡主死后,竟敢巧言令色,以身犯险的住进京兆尹衙门,便知,那幕后之人必然还有其他打算。若是只为杀人,那杀了人就躲起来好了,还留个人在衙门做什么?

    柳蔚笃定,对方会现身。

    而众人,只需静观其变就好。

    毕竟,现在皇帝的命令还未下来,她现在处理此案,实则名不正言不顺,闹不好,杀郡主的凶手找不到,连敏妃之案,都会失去查探的资格。

    说到底,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敏妃。

    玉屏公主也好,沁阳公主也好,月海郡主也好,包括那琴儿,这秋绯,都能统称一件事。

    而那敏妃,就是这件事的起因,若不破解,几桩案子,皆破不了。

    时辰越来越晚,林盛还未回来,这秋绯在京兆尹后衙自尽,如此大事,衙役自然要第一时间禀报自家林大人,但奈何林大人久未出宫,衙役也只好派了人,去宫门口外候着。

    眼看着要到晚膳时候了,被使派出来等候的小衙役,总算等到了林盛,小衙役立刻迎上去,当即就把事都说了。

    林盛听了,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越发觉得事情果然如自己想的那般。

    能圈养死士的会是什么势力?说句难听的,除了早年间的几位藩王,现在在这京都之内,又有谁干这种勾当?皇上最忌讳结党营私,若是知晓手底下有人背地里养着这等东西,还不早就大发雷霆,龙颜震怒了?

    如此分析,不是京中这些勋贵们,那这死士又是谁的?

    答案呼之欲出!

    林盛浑身战栗,只觉得死路已经近在眼前,他摆摆手,慌乱的敷衍了小衙役,拔脚就往府里走。

    小衙役不解,追上问:“大人,衙门不是这个方向。”

    林盛道:“你先回去,本官今日有事,不回衙门。”

    小衙役道:“可是柳大人在衙门等了您一天,您不亲自去与柳大人说说?”

    林盛脚步一顿,说起来,若是他觉得谁能解决这件事,救他的性命,此人,便非柳司佐莫属,但现在可是牵扯到皇上,君臣有别,柳司佐不也是吃朝廷饭的?柳司佐莫非就敢去惹那九五之尊?

    既然谁都解决不了此事,不若就算了罢,总归现在他还没进入这桩案子,抽身也方便。

    这么想着,林盛就道:“你告诉柳大人,此案莫要再管了,皇上未肯下令允他调查,让他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这京兆尹衙门,也别让他进了。”

    虽说这种说法决绝了些,但这也是为了柳蔚好。

    小衙役却吓住了,大人这说的是什么话?这是要将柳大人撵走,让柳大人连衙门的资格都没有?可为什么啊?就今日白日,不是还和颜悦色的就盼着柳大人能帮帮他们?现在怎的却是要将人往外面推?

    林盛也懒得解释,只挥挥手,不耐烦的将小衙役打发走。

    小衙役云里雾里的赶回去,没敢将话直接跟柳蔚说,只偷偷告诉了自个儿的头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