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35章 柳蔚万万没想到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35章 柳蔚万万没想到的

    琴儿依旧低垂着脑袋,牢房里光线昏暗,柳蔚看不到琴儿的表情,但却能猜到。

    柳蔚稍稍倾身,靠近了琴儿一些,才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月海郡主,回宫了。”

    周遭一片静谧,柳蔚却清晰的看到琴儿肩膀动了一下,虽然微弱,但柳蔚还是瞧见了。

    柳蔚蹲下身去,靠近琴儿,继续道:“你知道这件事是不是?有人要对月海郡主不利,你是知情的?”

    琴儿突然抬起头,看着柳蔚。

    柳蔚也看着她。

    两人对视了几瞬,琴儿突然伸手将柳蔚一推,然后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琴儿笑的痴痴傻傻,神神叨叨,一笑就又有发狂的迹象。

    狱卒一见不好,立刻上前按住琴儿,唯恐这疯子当真伤了贵人。

    杭公公则第一时间扶住柳蔚,柳蔚没让他扶到,只是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琴儿不过是个普通宫女,别说柳蔚早有防备,便是没有防备,琴儿也不可能伤到柳蔚。

    “哈哈哈哈哈……”牢房里,刺耳的笑声还在继续!

    狱卒将琴儿完全镇压后,方才面露忐忑的道:“大人,这疯子疯起来是不要命的,要不,将她铐起来吧?”

    大牢里自然有镣铐,但人已经给关住了,镣铐就显得没必要,可现在这琴儿又开始发病,不拷上,总觉得不安。

    柳蔚摇头,示意不用。

    柳蔚上前一步,让那狱卒松手。

    狱卒为难的看向杭公公,杭公公便上前,劝道:“柳大人,这疯子行事,无人能知,若不压着,怕是当真会……”

    “无碍。”柳蔚懒得废话,直接道:“放了她。”

    柳蔚一心坚持,杭公公就算担心,最后,也不得不妥协,挥手让狱卒松手。

    狱卒松开后,琴儿一下子就放开了动作,直挺挺的扑上来,直接就要对柳蔚动手。

    眼看着琴儿尖利的指甲就在眼前,柳蔚纹丝不动,后手腕一扬,轻而易举的将琴儿反手扣住,直接将其手臂扭转。

    “啊——”琴儿疼的大叫。

    柳蔚敛眉,扭着琴儿的手,迫使琴儿不得不屈服,指腹再按住琴儿的脉门,道:“脉息平稳,脉线顺定,果真,是在装疯!”

    柳蔚话落,直接将人狠丢出去。

    琴儿跄踉一下,好不容易扶着墙靠住身子,她捂着被扭疼的手腕,目光闪过一丝懊恼。

    柳蔚轻蔑一笑,道:“之前装得是不错,药也是给用全了,本官未细验,竟是险些就被你糊弄过去,但有一未必有二,怎的,变脉的药吃完了,便束手无策了?”

    琴儿脸色一阵青白,她缩在角落,尽力的埋着头,企图遮掩自己的表情。

    柳蔚直接上前,掐住她的下颚,让她抬头。

    这一抬头,所有人都瞧见,这琴儿,正噙着一双仇恨的眸子,看着大家。

    行为能装,眼神却不能装。

    竟然果真是装疯卖傻!

    杭公公几乎立刻就兴奋了,还以为事情到了死角,没想到竟有转机,好,实在是好。

    看着眼前这些人又惊又喜的表情,琴儿心里涌出一股气,浓浓的不甘心占据心门,她咬着牙,瞪着柳蔚道:“你当真以为我没武器?”

    话落,袖中落出一支银簪,那簪子之前是戴在她头上的,入牢后,便被她慢慢的蹭着墙角磨,现在尖角已经被磨得锐利,若真受上一下,保准一个血窟窿立刻出现。

    握着银簪,琴儿直接戳向柳蔚的肚子。

    柳蔚手臂一晃,已箍住琴儿的手腕,打落那发簪。

    柳蔚的力道大,琴儿挣扎两下,面露狰狞尚且无法松缓,她脸上表情一狠,大喝一声,整个人朝柳蔚撞去。

    柳蔚皱眉避开一寸,待那琴儿一撞成空后,柳蔚又将人拉回来,直接扔到墙上,语气冷厉:“闹够没有!”

    琴儿被撞得后背发疼,她艰难的撑住身子,愤恨的盯着柳蔚。

    柳蔚寒声道:“本官没时间与你浪费,只问你,你究竟知道多少?”

    “你想知道?”琴儿破天荒的笑了一下,看着柳蔚的目光,满是嗜血。

    柳蔚皱眉,道:“你若还想活着,就老实交代。”

    “我说了你就会放过我?”

    “或许。”

    “呵!”琴儿脖子一仰,道:“不若你直接杀了我,一了百了,更是省事。”

    “不想为你家公主超度了?”

    琴儿一滞,眼神动了一下,又硬起来:“我没有对不起公主。”

    “那你可知,你家公主又会否怪你?”

    琴儿没说话,对于忠仆来说,主子,就是死穴。

    柳蔚又道:“死人怎的会比得过活人呢?你家公主死的凄惨,你便当真不想为你家公主伸冤?如今你在为谁效力,说不定,你家公主就是让那人害死的。就算如此,你也要包庇那人?袒护那人?这样,便能让玉屏公主九泉之下,得以瞑目了?”

    琴儿低垂着眉眼,依旧一言不发。

    柳蔚反复审视琴儿的表情,却见琴儿脸上无一丝一毫的动摇,柳蔚抿唇,觉得不应该。

    既然玉屏公主是琴儿的软肋,那玉屏公主的死,应该也是琴儿最在意的,怎的,这琴儿愿意信那些神神叨叨的鬼怪之事,却不愿真真实实的揪出那真正的杀人凶手?

    除非……

    想到一种可能,柳蔚眼神一凛,直接上前,揪住琴儿的肩膀,问:“玉屏公主是你杀的?”

    琴儿几乎立刻抬起头,神色慌乱,脑袋一阵摇摆。

    柳蔚心头一震,这个结果,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竟真的是你?”柳蔚还是不信。

    “不是我!”慌乱后,琴儿矢口否认。

    柳蔚观察琴儿的表情,见其没有说谎,又有些不明,随即思索一下,道:“不是你动的手,却与你有关,是不是?”

    琴儿抿紧唇,不说话。

    柳蔚笑道:“看来这里头,还有故事。”

    琴儿还是没说话。

    柳蔚若有所思:“让我猜猜,公主死的时候,你就在旁边?你……知道凶手是谁,但你却愿意包庇凶手,因为,凶手与你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是什么关系呢?亲人?朋友?或是……情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