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37章 容棱——产前忧郁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37章 容棱——产前忧郁症

    柳蔚侧眸看了那杭公公一眼,很快,便垂下眸子,再次看向琴儿。

    琴儿对视着柳蔚,脸上的泪痕,逐渐干涸,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恍惚起来。

    柳蔚耐心等待,可等了许久,也未见琴儿有其他动作。

    柳蔚酝酿着,打算再说点什么,刺激刺激琴儿。

    而就在此时,琴儿突然抓住柳蔚的手,柳蔚心中一紧,认真的凝视琴儿。

    琴儿瞪大眼睛,慢慢逼近柳蔚,凑到柳蔚跟前,声线模糊的呢喃道:“我……死也不会……背叛他!”

    说完,身子猛地一撞,将柳蔚撞开。

    柳蔚及时立住身子,没有摔倒,而那琴儿的目的也并非是袭击柳蔚,更没再去撞墙,而是抓起地上那支银簪,一个打滚退到角落,双眼嘲讽的看了柳蔚一眼,她握紧簪子,直直的朝着自己脖子刺进去!

    “你……”柳蔚气结,当即冲上去。

    但却到底是晚了一步,在柳蔚的手即将击开琴儿的手腕前,那尖锐的簪角,已经捅入了她的大动脉。

    血,当即流开,顺着她的脖子,流满她的衣襟。

    琴儿的身子逐渐瘫软,脚下一晃,整个人顺着墙角往下滑。

    柳蔚将她拖住,满眼都是愤怒。

    琴儿就这样看着柳蔚,眼里还在流泪,嘴唇微微张着,像是在说什么话。

    柳蔚倾耳去听,就听那细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自己耳廓。

    琴儿说:“你说错了……他,不是我的情人……我……我配不上他……”

    话音落下,琴儿用力的闭上眼睛,柳蔚看着琴儿狼狈的脸庞,不用去探,也知,她是真的没有呼吸了。

    这次,不再是装的。

    而是真的。

    “柳大人。”杭公公走上前来,今日一上午,他已经乍喜乍惊了好几回,刚开始因为琴儿没疯,他高兴坏了,但现在琴儿死了,死的半点不含糊,这,这简直比疯了更让他难以接受。

    杭公公满脸无助:“柳大人,这……这可怎么办?”

    这案子,难道注定一辈子都破不了了?

    柳蔚将琴儿的尸体放下,伸手拨开她脸上黏腻的发丝,露出她原本的脸庞,沉默了许久,柳蔚才缓缓的道:“将她自尽的消息传出去。”

    杭公公一愣,立刻道:“这……这成吗?若是传到皇上耳朵里……”

    “传到皇上耳朵里也无妨。”柳蔚说完,便起身,朝着牢外走。

    杭公公不解柳蔚的深意,最后看看琴儿,又看看柳蔚,只得一咬牙,答应了。

    如今,又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除了听柳大人的,这个案子,还能指望上谁?

    ……

    容棱抵达内务府时,恰好瞧见狱卒抬着一副盖着白布的架子出去。

    瞧见了容棱,狱卒停下颔首,唤了声:“大人。”

    容棱问道:“是谁?”

    狱卒回:“是沁阳公主之前那宫女,琴儿,方才,自尽了。”

    容棱蹙眉,狱卒见容棱不解,又将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

    容棱听完,目露沉思,后才微微摆手,让人去吧。

    狱卒离开,容棱朝着正厅走去,一进去,就看到厅内柳蔚正歪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杯水,杯盖是打开的,里面白水已经没有了热气。

    这是,发呆了多久?

    容棱走了过去,温热的厚实掌心,无声的落到柳蔚肩头,握了又握。

    柳蔚似这才回神,侧眸看到来人是容棱,便稍微坐正了一些,道:“琴儿自尽了。”

    容棱“嗯”了一声,声音轻道:“你没事吧?”

    柳蔚敛着眉,叹息道:“她死在我怀里。”

    容棱:“……”

    柳蔚突然拉住容棱的手,目光有些紧:“我越来越好奇了,这件事,不该这样。”

    容棱看柳蔚有些不对,拍拍她的手,安慰道:“你先冷静。”

    “我很冷静,你我都清楚,最后有嫌疑的人是谁,但苦于没有证据揭露。琴儿也死了,接下来又该如何?就算将容溯拉下水,利用容溯的权势对那人造成一些压迫,事情也不会这么轻易解决,我觉得,是我低估他了,更可怕的是,这种感觉,让我熟悉!”

    容棱皱眉,这桩案子绕了这么久,其实不止柳蔚乱,他也很乱。

    而这种乱到找不着头绪的感觉,的确,是有一些熟悉。

    不是事件熟悉,是人熟悉。

    “只是巧合。”容棱说着,伸手,将柳蔚轻轻榄在怀里,门外有秦中把守,他不担心突然有人进来,哪怕,这是内务府,不是他的地盘。

    柳蔚靠在容棱身上,皱着眉说:“上次也是这样,每次在以为找到直接性证据时,总有意外,将线索斩断。那个人最擅长的,就是隐秘,古庸府一役,我们与他不共戴天,现在我们回京了,我以为,他或许也来了。”

    “不会。”容棱掌心贴着柳蔚柔软的发丝,安抚地道:“他没理由,涉及敏妃案。”

    “向易与他或许熟识?”

    容棱思索一下,还是摇头:“不像。”

    “我觉得像。”

    柳蔚凭感觉分析着,心中想到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变态男人,情绪便难以控制。

    钟自羽。

    这个人,到现在也未抓到,加之京都的案件,又与古庸府那段错综复杂如此相同。

    柳蔚实在无法令自己不往那人身上去想。

    向易与钟自羽相识,或许就是这样,加之柳蔚回想起某夜跟向易的交流,怪异,言语行为,都像极了那人。

    柳蔚这般笃定着,但容棱,却并不这么认为。

    产前忧郁症。

    容棱脑中拂过这五个字,这是容冷在一本柳蔚的手记里看到的词,旁边有注解,是说女子怀孕后,后因情绪不安,或压力巨大,从而造成心理负担。

    柳蔚迟迟不愿将怀孕一事告诉他,或许,是她心中早有负累。

    而持续性的破案,让她压力积攒,从而造成现在的草木皆兵。

    加之方才,那琴儿又死在她面前。

    哪怕见惯了尸体,她一女子,怕是也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柳蔚是人,不是物什,更不是没心没肺的妖怪。

    容棱更紧密的将柳蔚搂住,不住的说:“没事,相信我。”

    柳蔚窝在容棱怀里,她眼神清明,神态冰冷,心中接连想着许多事,那一只只的人皮灯笼,那一具具的狼狈尸骨。

    是钟自羽,哪怕没有缘由,没有道理,柳蔚也这么认为,相信直觉,且,认定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