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39章 容棱:有了女儿,自然需得多宠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39章 容棱:有了女儿,自然需得多宠宠

    向易堪堪的往后退了半步,错愕的看着他。

    钟自羽姿态闲适的冷哼一声,慢慢的再道:“你无需多虑,我做事,自有主张,应允你的事,自也不会食言,你只管好好瞧着,该是如何,静待便是!”

    向易一张脸涨红,根本没听清钟自羽后面说的什么,只一想到自己的一切事情,此人竟是了如指掌,便背后发汗。

    这一刻,向易才终于有了引狼入室的恐惧。

    当初,此人找上门来,因着此人来历与青州有关,他便没有防备,待此人说那柳大人不可小觑时,他也尚未有多少感觉,直到琴儿被抓那晚。

    当晚,他接到内务府消息,与琴儿制定了计划,但临走之前,此人出现,道要替他前去。

    向易本不愿,却也想趁机看看此人深浅,便同意了。

    当晚发生了什么,他不太清楚,最后琴儿是的确被捕了。

    当时他是慌的,慌张有二。

    一,担心琴儿将他供出来,二,他收了琴儿的毒药,也就是说,若是琴儿愿意,随时可以出卖他。

    待此人回来后,他将心中担忧说了,此人却满脸笃定的让他不用多想,说是自有主张。

    向易半信半疑,而到最后,果然,半点事都没有。

    向易不知此人与琴儿说过什么,但当时他的确是松了口气。

    布置了这么多,用尽了手段,办法,从太妃娘娘那儿取得了人力物力,就是为了将当年之事摊开来,为无辜枉死的人,讨个公道。

    却险些,就功亏一篑。

    索性,化险为夷,九死一生。

    自此之后,向易对此人不再防备,任由此人利用他的身份,外出行走。

    向易知道这么做太过大胆,但他也终于相信了,那个柳大人,不像自己以为的那般好糊弄,自己或许当真不是柳大人的对手,但是由此人去代劳,或许就有更多的胜券。

    可是,向易什么都可以冷静,唯独琴儿的突然死亡,让他无法冷静。

    哪怕琴儿被抓时,他有想过杀人灭口。

    可事情化解后,他却是半分灭口想法都没有了。

    如今,那个除了自己以外,当初之事唯一的知情人也死了,向易一下觉得无所适从。

    就好像,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一人,孤独的守候着什么,可到最后,看到的不过是一场空,一场镜花水月的梦。

    深吸口气,向易知道,现在也由不得自己选择了,是自己引狼入室,给了此人权利,此人已经抢占了他的身份,用了他的脸,他无法再要回这些,唯一能做的,只有顺从此人,继续不见天日的呆在这间屋子,眼睁睁看着此人在外面兴风作浪。

    悔恨在心中蔓延……

    向易咬紧牙关,努力了又努力,才勉强控制住失控的情绪。

    钟自羽却仿佛故意为之,见其明明极力隐忍,还偏偏嘲讽:“当初,你对敏妃心存苟念,其后,又在裳妃身上,寻旧爱之影,说到底,裳妃会死,只是因你。她死了,你疯了,你再找了个借口,假意要为枉死的人沉冤,实际,不过是你接受不了你的女人,你的孩子,因你而死。你觉得对不起裳妃,更对不起敏妃。柳蔚常道,我是小人,我该千刀万剐,但至少,我未辜负过谁,我作恶,乃我遂愿,不为阴谋,不为权势,只为我喜、我乐,我恶得洒脱,比你们这种伪君子,强过百倍。”

    向易赤红的目光,狠狠的瞪着钟自羽,看着对方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脸上,却挂着嘲讽而轻蔑的笑。

    向易心头震荡,就仿佛在照镜子,镜子一面是他,另一面,却是他心底,多年来久久无法释怀的痛!

    狠狠转身,向易当着钟自羽的面,走到屏风后,那里,有一幅画,掀开画卷,后面,便是一个小侧门。

    打开门,向易走了进去,待门一关,隔绝了他与房间里那令人不喜的豺狼,也或许,是隔绝了他内心那汹涌的愧疚。

    房间里安静下来,钟自羽打了个哈欠,无趣的勾了勾唇,走到榻上,歪歪的躺上,看着头顶上那错综复杂的横梁,他阖上眼眸,面上一片平静,心中,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

    杭公公满头大汗的从御书房出来时,已经是亥时,杭公公脸色发白,脚步虚晃,想到皇上之前说的话,便觉得心头鼓动,摇摇欲坠。

    回到内务府,知晓柳大人已经回七王府了,杭公公犹豫一下,到底坐不住,连夜派了亲信小太监出宫,送了封信到七王府。

    柳蔚彼时正坐在房间里,检查小黎的功课。

    那一叠叠字迹工整的宣纸,整整齐齐的摆在柳蔚面前,柳蔚随意的翻了两页,抬眸去看容棱。

    容棱将每页都看完后,方才抬首,看向眼前小脸紧绷,微微有些紧张的小豆丁。

    “容叔叔,如何?”小黎咽了口唾沫,尝试性的开口。

    容棱垂眸,将功课递给小黎,道:“不错。”

    小黎当即松了口气,怕拍胸口,心有余悸的问:“那,字迹呢?比昨日好吗?”

    “好了些。”容棱道。

    小黎彻底放心了,立刻不要脸的蹭上来,赖到容棱的怀里,撒娇着道:“那容叔叔,我这么能干,有没有奖励?”

    容棱问:“想要什么?”

    小黎想了想:“糖葫芦。”

    “好。”

    小黎立刻开心了,蹦跶起来,满脸皆是喜色。

    柳蔚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对父子,心想,不演戏真是浪费了。

    到最后,容棱派了人出去买糖葫芦,给了糖葫芦,小黎不叫不闹的就回房了,待小黎离开后,柳蔚才问:“为何纵容他?”

    柳小黎利用霸凌,威胁容溯的儿子帮他做功课的事,两人都知道。

    容棱随手给柳蔚倒了杯水,轻漫的道:“练习一下。”

    柳蔚一愣,不明:“练习什么?”

    容棱将热水放到柳蔚面前,视线转向柳蔚的小腹。

    柳蔚立刻有感,忙用宽大的衣袍,将两个多月的腹部遮了遮,脸上有些不自然。

    容棱收回目光,平静的道:“若是将来有了女儿,自然需得多宠宠,如今不善,自当练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