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40章 留而不赦,留而不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40章 留而不赦,留而不杀

    柳蔚白皙的脸颊微微涨红,端起水杯,遮掩的道:“你怎么知道将来会有女儿,有一个儿子了还不够?”

    容棱目光认真的看着柳蔚的腹部,笃定的道:“我觉得是女儿。”

    “咳咳咳……”柳蔚连咳了好几声,险些将水喷了出来,才抚着胸口,艰难的道:“我……我不喝了……我先睡了。”

    柳蔚说着,起身就往床榻走。

    容棱看着柳蔚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柳蔚刚上了床,就听到外面小妞来找。

    “公子,外头有人要见您。”

    柳蔚蹙了蹙眉,这么晚了,会是谁?

    柳蔚下床来,重新穿上外衣,过去开门。

    外面,小妞道:“公子,那人就在后门外的巷子,您见不见?不过那人奇奇怪怪的,加之又这么晚了,不若还是将人撵走吧?万一是坏人?”

    柳蔚摸了摸小妞的头,道:“去看看。”

    小妞还有些犹疑,柳蔚便拉住小妞的手。

    小妞似乎觉得安心了些,便带着柳蔚往后门方向走。

    房间里的容棱在柳蔚出门后,也跟了出去,跟在柳蔚身后十步外,让柳蔚的身影,一直未从他视线中消失。

    来找柳蔚的人是个熟面孔,在内务府里,常跟在向公公身边。

    见了柳蔚,那人就打了千儿,再看看左右,谨慎的将一封信递给柳蔚。

    柳蔚拿着那信,有些古怪:“你家公公派你送来的?”

    小太监点头:“是,我家公公说,务必尽快交到柳大人手中,这宫外奴才也不熟,找了好些路才找到这儿,也不敢从大门进,只敢在后门等,只盼着,未耽误大人休息。”

    柳蔚摆摆手,示意小太监无须多礼。

    拿着那封信,柳蔚神色有些古怪,按理说,她明日就会进宫,杭公公又有什么天大的事,非要这个时候,让人出宫找她呢?

    这皇城已是落了锁的时辰,出入城门,可是要登记的,杭公公也不怕遭人阻拦?

    柳蔚心里想着。

    而那小太监完成任务,便告了辞。

    柳蔚拿着信回去,走到院子时,看到庭院里,一身锦袍的清冷男子,正站在那儿。

    柳蔚愣了一下,才开口,语气却并无敬意:“你来做什么?”

    容溯回头,看了眼柳蔚,又看向柳蔚旁边的小妞,道:“回房去。”

    小妞一滞,缩了缩脖子,有些可怜的将小手从柳蔚手心里拿出,乖乖的耷拉着脑袋,往自己房间走。

    柳蔚看这小丫头被使唤得一步一个指令,不觉皱眉。

    小妞就这么乖?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对于容溯总是有莫名惧怕感的小妞,还真就对这位七公子,言听计从,唯唯诺诺。

    将小妞打发走了,容溯才看向柳蔚,视线自然看到柳蔚手上的信封,道:“看来你接到消息了。”

    柳蔚看了看手里还未开封的信,一时,有些困惑。

    而此时,容棱无声出现,他走到柳蔚身边,拉住柳蔚的手,一边将人往房间带,一边道:“外头凉了。”

    柳蔚被动的任容棱拉着,待进了房间,被强行塞了个汤婆子在手心后,她才看向跟进来的容溯,问:“你刚才说什么?”

    容溯盯着柳蔚手里的信。

    柳蔚莫名的将信展开。

    这封信不长,只有几行,内容却让人见之愕然。

    “这个……”柳蔚将信来回看了三遍,才支支吾吾的开口,表情很是古怪。

    容棱就在柳蔚身侧,自然也将信的内容看了个完全,但容棱的表情只是平平如常。

    容溯瞧着容棱,说道:“看来,三哥一早便知晓了。”

    容棱回视着容溯,却道:“不知。”

    容溯冷笑,摆明不信。

    容棱道:“猜过。”

    容溯变了变眼神,敛下眸子。

    柳蔚无视两人的对话,只放下信纸,皱着眉问:“这是真的?”

    “应该不假。”容溯道:“月海的死,是个引子,如今惠州彻底无主,父皇,总要有所安排。”

    柳蔚还是有些懵:“为何是柳城?”

    是的,这封信是杭公公写给柳蔚求助的,因沁阳公主一案到现在也没交出确切凶手,而紧接着月海郡主又离奇身亡,皇上将这些都算在了京兆尹和内务府头上。

    杭公公今日过去回禀琴儿之事时,皇上便龙颜大怒,最后,直道再给七日时间,若是案情还无进展,便让他亲自去惠州,同惠王惠王妃的骨灰认错。

    发配惠州,这意味着什么,几乎不言而喻,等于是要将京中的权势都放下,只身去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重新开始。

    杭公公自然怕极了,但杭公公也机灵,从皇上的话语中,听出了皇上是有意要收回惠州,并且要找人去开荒的意思。

    言谈之中,更是听出了,皇上是要派前丞相,柳城,带同柳家一家大小,前往惠州立震。

    若派的是位御前红人前往惠州,还能说是有意重振惠州,但派的是被捋了官位,还押天牢的柳丞相,那跟发配边疆有什么区别?

    杭公公彻底坐不住了,但杭公公哪里会破案,只能将事情始末连夜托人递信,交给柳蔚,让柳蔚想办法。

    柳蔚拿到信,惊讶的不是乾凌帝要派人收编惠州之事,实际上月海郡主一事,惠州收回,不过是迟早的事。

    但问题是,乾凌帝怎的会派柳城去?

    乾凌帝对柳城,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实在让人不好想通。

    柳蔚心里想着,又看向容溯:“此事,你又是从何而知?”

    容溯道:“今日下午,同样的话,皇上说给了林盛听。”

    如今容溯被林盛拉下水,林盛就跟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有何风吹草动,不再是第一时间通知柳蔚,而是通知容溯,毕竟,人家可是王爷呢!

    柳蔚又看向容棱:“你呢?”

    容棱却还是那句:“猜的。”

    柳蔚:“……”

    容溯:“……”

    容棱表情淡漠,似乎并未觉得自己的答案很敷衍,只道:“柳城留而不赦,留而不杀,自是有一番用途,如今惠州已空,不派他去,难道还有其他选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