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44章 当年未有两全法,手心手背皆是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44章 当年未有两全法,手心手背皆是肉

    见她神色黯然,容煌便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难得认真的道:“当年之事,错不在你,这些年,为了小蔚,你也付出了不少,要在险象环生的京都长大,单靠一个柳家,又如何能护住小蔚。哪怕柳老夫人百般维护,到底也是内宅妇人,若非你从中周旋,小蔚必是不能平安至今,因此,对小蔚,你这个母亲,着实算得上问心无愧。”

    纪夏秋不禁苦笑一记,摇了摇头:“我不是个好母亲,你我都知晓,这些安慰之言,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容煌却皱眉:“当年,你的处境,无人会去为你诊脉,谁知你最后会生一双龙凤胎?死婴只准备了一个,终归不能伤天害理的临时去杀生。不救小蔚,便是救小序,而小序当时那个模样,你又哪里会放得了手。”

    一个出生孱弱,奄奄一息,稍有不慎,便是早夭而亡。

    两个孩子只能选一个,作为母亲,自然,便选择了弱的那个。

    当年未有两全法,手心手背皆是肉。

    情势上没能力做到两个孩子都护,是她辜负了柳桓,是她只得暂时留下小蔚。

    原以为,很快便能回来将女儿带走,却不想,京都戒严,柳府投诚,柳家,早已成了那九五之尊乾凌帝的眼线,她带不走女儿,见不到女儿,唯有苦苦哀求老夫人。

    可那位老人家,却有心无力。

    辗转流浪各地数年,带着随时可能早亡的儿子,东躲西藏,也是于八年前,才得以安定这古庸府。

    这些年,不曾不想着将女儿找回。

    尤其是五年前那次,听闻女儿逃婚离京,经过多方打探,耗了数日,才得知女儿已独身前往曲江府。

    做母亲的,不会不想亲自去接女儿,认回这个女儿。

    实际上,她也的确去了……

    想到当年的情景,纪夏秋便一阵心头鼓震。

    那时,七月的江南,烈日高挂,热气冲天,曲江府,发生了一起命案。

    刚进城门的她,便被沿路蜂拥围观的百姓们,挤到了衙门门口,待到了,她才知,城内一员外惨死,府尹大人要当庭断案。

    纪夏秋原以为这断案之人会是曲江府府尹付子辰,对于付家,纪夏秋也稍有记忆。

    曾经,随柳桓远赴边关镇守的一位军官,便是付家某位公子。

    但是待进了衙门,纪夏秋却瞧见,那穿着府尹官府的男子——付子辰,正嗑着瓜子,搬着凳子,表情淡定的坐在了旁坐上,仿佛是来看戏。

    而周围百姓又在嘀嘀咕咕的议论着:“柳先生,柳先生果然出马了。”

    “有柳先生在,我们曲江府,哪里会有一起冤案?”

    “你们说,那凶手是谁?上次那桩案子,若非柳先生说明,谁能看得出,谁能猜得到?”

    “总之,有柳先生在,咱们曲江府就彻底不愁了。”

    多少赞美声,令纪夏秋对那位同样姓柳的公子,起了好奇之心。

    待那一身男装打扮,满面清俊的青年,走在朝堂上,素衣翩动时,纪夏秋才发现,那,竟可能会是小蔚……

    柳蔚没有一句废话,严肃的对着堂下嫌犯一番审问,字字珠玑,咄咄逼人。

    最后,在凶手的再三狡辩下,柳蔚手中握着把银质小刀,对着堂前一具男尸,当庭剖开。

    那冷静自若的模样,将纪夏秋,彻底震住了。

    会是小蔚?

    五官倒当真与每年所见的画像上之人有七八分雷同。

    纪夏秋留在曲江府数日,几番调查,终于能确定那断案之人就是自己女儿,小蔚。,

    原来,小蔚是这样的。

    原来,小蔚并非自己以为的那般孱弱,需要保护。

    原来,小蔚已能游走江湖,周旋朝堂,甚至以女子之身,入朝为官,担那有品仵作之职,更被百姓称颂为柳神医,活青天。

    原来,小蔚竟是如此了得。

    就像她的父亲一般,优秀得十分夺目。

    在调查清楚女儿生活状态安逸的那一刻,纪夏秋迟疑了,没有站出去,没有认回女儿。

    不想打破女儿平静的生活。

    在那之后,却也忍不住要一直暗暗关注着女儿,往曲江府派去很多眼线。

    知道小蔚未嫁人,一身男装,还生下个父不详的孩子,但,纪夏秋却再未出现。

    除了小蔚过得好,别无他求。

    一个整整十五年都没有出现过的母亲,又哪里来的资格,突然出现,要求女儿原谅?

    纪夏秋真的以为,柳蔚可以一直这么平安简单的生活下去。

    哪怕柳蔚偶遇狗皇帝,与容棱同回京都,甚至回了柳家,纪夏秋也一直相信,凭女儿的本事,事情不会发展得出乎意料。

    因为自己这些年的彻底隐藏,销声匿迹,起了作用。

    那个狗皇帝,终于相信自己是真的已经死了,也终于未再派人四处寻找自己,只要自己真的“死”了,柳蔚就安全了。

    毕竟,柳老夫人那儿,还掌握着一个关于皇帝与太妃之间的把柄。

    狗皇帝若无缘由的去动柳蔚,老夫人,必将那东西给拿出来,那,才是柳蔚最后的保命符。

    纪夏秋始终记得自己与老夫人的承诺,自己会安静的躲藏,远离柳家,远离柳蔚,远离京都,虽然,曾经那只是口头的承诺,实际却再三的想将柳蔚接走。

    但最后,纪夏秋还是明白了老夫人的苦心。

    柳蔚跟着自己这个生母,便一辈子是个逃犯,在柳家,却能继续过着锦衣玉食,正常女儿家的生活。

    柳蔚,是柳家的大小姐,是柳桓的亲女,柳蔚有资格享受柳家的一切。

    可这一切,都被纪槿纪茶的出现,打破了。

    纪夏秋万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派人来寻找小蔚。

    大抵所有人都以为她纪夏秋死了,包括纪家,包括她的母亲。

    她和柳序,就像是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人。

    但她却忘记了,她可以死,小序可以不见人,但这不代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长辈,不会想她的外孙女。

    纪家的出现,乱了纪夏秋的阵脚。

    纪家族人的联络地图,阴差阳错的落入了柳蔚手中,柳蔚怎能不暗中开始寻找。

    纪夏秋当时一度想过出现,想主动告诉那孩子,娘在,一直都在。

    但纪夏秋也知道,不能出现。

    只要一露面,见了柳蔚,便很可能落入纪家的眼睛,狗皇帝的眼睛,而连带着,第一个受害的,就是小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