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48章 吊命根的玩意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48章 吊命根的玩意儿……

    戚福点头,道:“那琴儿畏罪自尽,临死前虽未落下供词,内务府却诸多人皆听到,其亲口承认,自己便是杀人真凶,只是人已没了气儿。此案到此,却像是无以结论,如此,柳大人也是发愁。”

    乾凌帝闻言,抬了抬眸,看了戚福一眼。

    戚福立刻将背弯的更深下来,表情肃然。

    “林盛那边呢?”

    戚福又道:“月海郡主那桩案子,皇上未允其准柳大人插手,林大人无从考据,到底也只能朝柳大人取取经。”

    乾凌帝冷笑:“当了多少年的官了,连个案子也破不了,还需去请教个后生!”

    戚福未语,编排朝前官员之类的话,是向来不敢说,哪怕这是皇上起的头儿,他也不能附和。

    附和了,便有妄论朝前政事的嫌疑。

    “那三人凑一道儿,便只是发发牢骚?你的人可听仔细了?”

    戚福道:“回皇上,老奴是让人将话一字不漏的传回来,想是,也无人胆敢阳奉阴违的。”

    “那你认为,他们是否知晓你派人监视?”

    戚福一滞,再次不吭声。

    乾凌帝嗤了一声,骂道:“老滑头!”

    戚福一笑,还是不说话。

    乾凌帝将御笔一搁,洒脱的道:“罢了,朕赦你无罪,该说什么,直说便是了!”

    戚福忙弯腰谢恩,这才道:“柳大人睿智聪慧,明察秋毫,想来老奴的那些人,是逃不过柳大人的眼的,倒是杭公公与林大人糊里糊涂,怕是万事不知。”

    乾凌帝道:“小杭子是闲的日子长了,脾性丢了,眼见儿也丢了,至于林盛……到底是朕,太宽他了。”

    戚福斟酌着道:“郡主的案子,皇上当真是让林大人一人揽下吗?老奴是怕林大人能力不够,倒是,委屈了郡主……”

    乾凌帝没再做声,随即又拿了一封奏折,打开,提起御笔。

    戚福知道皇上是不想说了,自不敢再问,只心中也有猜测。

    看来,自己果真是想对了,皇上哪里是要让林盛一人承担郡主之死,皇上不过是用此等法子,拖延着太妃娘娘回宫罢了。

    最近宫里出了这么多事,谁不了解谁?

    皇上与太妃到底是亲生母子,又怎可能不知太妃娘娘的野心?

    太妃怕是从头至尾,想要的都不是只有那虚无缥缈的太后之位,太妃想要的,应当更多。

    否则,当年太妃怎会亲自出面,保住了本要被皇上斩草除根的十五王爷呢?

    太妃应是当时就认为,扳倒皇上,最合适的人选,便是十五王爷。

    多年过去了,十五王爷现在的确是有造反之心,就是不知,十五王爷是否知恩图报,还记得太妃当年的护命之恩?

    最近公主郡主接连而亡,戚福哪怕稍微想深一点点,也知道,这里头,与太妃必然脱不了干系。

    至于太妃为何这么做,不难想通。

    皇上发现裳妃有孕,对其处置,顺便借此事,将造反的帽子扣在早已蠢蠢欲动的权王头上。

    权王那边,果真被皇上激怒了,将造反之心昭然若揭。

    而太妃此时就将京中搅混,拉扯出一些多年前的往事,其目的,不过就是唤起某些人的眼睛。

    敏妃母族是谁?三王爷生母是谁?当年之事,多少人参与其中?付家现在暂居青州便可脱离干系了?那几位老侯爷眼下不作声响,便能一直视而不见?

    要想篡位,不找个由头怎的实现?而名正言顺的由头,说来说去,还是那几个。

    只是,戚福唯一想不通的是,为何这么多年过去了,太妃娘娘还未想通?

    当年若说不满皇上登基,是因为太妃觉得皇上的皇位,本该属于另一个儿子,那现在呢?小王爷死了多少年了?太妃为何就是看不开?

    都是亲生的,就算偏心,也不至于偏成这样。

    况且,另一个都死了,你不依靠着仅剩的这个,却去助权王那种外人,又是为何?

    难道亲生儿子比当年的十五王爷如今的权王还不如吗?

    戚福想不通的,乾凌帝却很清楚。

    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所以,乾凌帝知道,有些事,拖不得了。

    只是,想到那派去暗杀,却未成功,反而打草惊蛇的黑手,乾凌帝便皱了皱眉。

    又一份奏折批阅完,乾凌帝正要拿起下一册时,突感喉头发痛,他捂住脖子,艰难的咳嗽起来。

    “皇上!”戚福大惊,连忙从袖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瓷瓶,从里头抖了两颗药丸,送到乾凌帝口中。

    咽下那清清凉凉的药丸,乾凌帝感觉胸口舒服了些,便摆摆手,道:“此药到底为禁药,少食为好。”

    戚福应下,为乾凌帝顺着气,问:“皇上好些了?可要传召御医来探?”

    乾凌帝摇了摇头,只觉心头疲惫,慢慢闭上眼睛,身子后靠在宽大的龙椅之上,沉默了许久,才问:“太子的病情,如何了?”

    戚福咬咬牙,有些艰难的道:“御医说,太子的病,与皇上您的病,怕是时辰……”

    戚福说不下去了,乾凌帝却是明白了。

    这病,乃是遗传病,而他这病却遗传给了太子,只是,他运气好,人到晚年才病情大发,太子尚在壮年,却怕是要,先走一步了。

    想到这个,又想起对这皇位虎视眈眈的太妃与权王,乾凌帝更是面有死气,最后,却是道:“将朕的药,给太子送去。”

    戚福心头大震,嘴上也唯有应下:“是。”

    皇上这药里头,加了什么,戚福心知肚明。

    五石散。

    而这种东西,本就是吊命根的玩意儿,皇上要让太子也用这个,若是吃上瘾了,就算多活几年又如何,人怕是只会越来越精神不济,最后,只能以药度日,蹉跎岁月,最后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戚福不懂,既然皇上明知太子也是个活不长的人,为何,又不换个太子人选,就算三王爷身份不可,那七王爷呢?

    七王爷那般优秀,最重要的是,七王爷身子康健,显然是未遗有其父病症,他,应当才是继承皇位的最好人选。

    这些戚福也只敢心头想想,又哪敢说出口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