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1章 居高临下的逼视柳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51章 居高临下的逼视柳蔚

    “柳大人?”向易彬彬有礼的站在那里,瞧见柳蔚,似乎很意外,道:“真是巧了。”

    柳蔚看着向易,回道:“的确是巧,向公公也是来见丞相的?”

    向易这才将目光转向那神态木讷的柳城,点头道:“太妃娘娘有些话,托杂家带给丞相大人。”

    向易搬出了太妃,柳蔚自然不好再问,起身道:“既是如此,向公公请便。”

    说罢,柳蔚直接越过向易,打算走出牢房小间。

    但在两人错身的一瞬,向易突然开口问道:“听闻,柳大人今日找过杂家?”

    柳蔚一顿,今日自己没有找过向易,只是让杭公公派人去打听了一番向易的行踪。

    既是打听,自是背着人的,可向易又是如何知晓?再说,去的人是内务府的,向易如何笃定是她所派去?

    柳蔚并未回答,只看了向易一眼。

    向易却勾唇,低声道:“大人可知,大人一声令下,向某千山万水,亦可竭力前往。”

    向易声音很轻,语气里带着一股子散漫,眼神却很深。

    柳蔚依旧没说话,收回视线,从向易身边离开。

    柳蔚出去,向易进来,狱卒将门再次关上,回头对柳蔚道:“柳大人,这边请。”

    柳蔚道:“不用,本官便在此地,等候向公公。”

    狱卒狐疑的打量柳蔚,最后,没有拒绝。

    两人如同门神一般站在门口两头,有狱卒在,柳蔚不好偷听,而同样的,有柳蔚在,狱卒也不好行动。

    两人更像是互相牵制。

    而隔着门,里头,却是一丁点声响都没有透出。

    柳蔚耳力非同一般,哪怕不好靠近去听,应该也隐约能听到点东西,但里头太安静,安静得过于诡异,实在一个字也听不到。

    看来,向易也很小心。

    哼笑一声,柳蔚索性耐心等待。

    向易在里头只停留了一会儿,仿佛真的只是带几句话,说完就走。

    不到一刻钟,向易便出来了。

    看到门外的柳蔚,向易似乎一点也不惊讶,轻笑一声,他凑近了问:“大人可是特意等我?”

    柳蔚后退半步,拉开距离,道:“公公不是说,本官一声令下,你必竭尽全力?”

    “那大人想对杂家下何样的令呢?”

    柳蔚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眼小间里头。

    柳蔚看到了柳城,而柳城也正看向柳蔚,两人视线交错,随即,柳城又立即转开视线。

    柳城在逃避。

    柳蔚皱了皱眉,很肯定,向易定然是对柳城说了一些关于自己的话。

    但,自己不过是心血来潮,来见柳城,怎么就触碰到向易的神经了?

    难道,向易的目标里,还包括着柳家?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但当务之急,柳蔚要确定的是另外一件事。

    “公公请罢。”

    柳蔚让开半步,做了个手势,让向易先行。

    向易却把握着分寸,并没有走到柳蔚前面。

    两人算是并肩,不同的时间来,相同的时间走。

    狱卒一路为两人领路。

    到达地牢外头,柳蔚没看到杭公公,也没看到林盛。

    柳蔚必须以眼神问向易了。

    向易倒是不隐瞒,直言道:“杂家总是有种预感,柳大人有什么话想单独对杂家说,既然如此,旁人,避着些总是好的。”

    柳蔚不知该说向易善解人意,还是说向易居心不良。

    杭公公、林盛与自己是一头的人,向易进来之前便将两人撵走,这明显是要将三人隔离开。

    但这青天白日的,柳蔚还真不觉得向易能做什么出格的大事,顶多,也就是讲一些隐秘话罢了。

    柳蔚也正有此意,倒是与向易的心思不谋而合。

    两人一路缓慢的朝着前方走,路上一个人也没瞧见,也是,这里过去一点便是禁宫大牢,哪个不长眼的会在这附近瞎溜达。

    但就是因为太静了,这大白天的,却又让柳蔚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冷。

    “听说,月海郡主去了?”

    这话题,是向易先开的头。

    柳蔚道:“公公消息灵通。”

    向易一笑:“想不灵通也不行,太妃娘娘在回宫的日子被挡在城门外,如此大事,杂家若说半点不知,怕是大人也不信。”

    柳蔚未言,继续往前走着。

    这些闲话不过是重点前的铺垫,柳蔚不觉得自己有必要浪费时间回答向易。

    而果然,柳蔚不吭声,向易也就开门见山了。

    “大人觉得凶手是谁?”

    柳蔚问:“公公是对月海郡主的死感兴趣?”

    “这样大的案子,人人都会有兴趣,听闻京兆尹与大人颇为稔熟,此案由京兆尹负责,想必里头内情,大人也是知晓的。”

    柳蔚看了向易一眼,目光尤其复杂。

    向易也回了柳蔚一眼,神色却悠然至极。

    “月海郡主,是被熟人所杀。”

    此言一出,向易愣了一下,随即做出惊讶的表情:“熟人?大人怎知?”

    “两人曾同桌共膳,不是熟人,怎有资格。”

    向易点头,似乎觉得柳蔚说得有道理,但随后又问:“那大人又怎知,与郡主同桌用膳之人,就是杀郡主之人?”

    柳蔚眉头微蹙。

    向易却是一笑:“杂家随口说说,大人不必放在心上。”

    向易越是这么说,柳蔚越是不可能不放在心上。

    柳蔚低头沉思起来。

    实际上,案发现场柳蔚没去过,郡主尸体也没看过,这些,都是容棱代劳,但柳蔚对容棱有信心,不觉得容棱亲自检验的现场,会出现太过致命的错误。

    可是,到底没有亲眼所见,眼下被向易一说,柳蔚倒真有些犹豫了。

    “大人不是有话要问杂家?现下四周无人,大人可问。”

    柳蔚拧着眉,审视的看向易好久,却没有开口。

    柳蔚不说,向易倒说:“大人是想问我,郡主死亡的那段时间,我在哪儿?”

    柳蔚没做声。

    向易走近柳蔚一步,居高临下的逼视柳蔚:“大人还想问,我与琴儿是否有别样关系?”

    柳蔚继续无言。

    向易又近了一步,道:“沁阳公主之死,玉屏公主之死,这些,大人都想知道。而大人心中,我,才是第一嫌犯,我说的可对?”

    问这些的时候,向易已经离柳蔚非常近,近到他的呼吸,都拂动了柳蔚的发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