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2章 拉着钟自羽的一条腿,直接往外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52章 拉着钟自羽的一条腿,直接往外拖

    柳蔚的一双眸子不觉厉了起来,再次后退,不适的将那被吹拂的发丝掖在耳后。

    向易看着柳蔚这小动作,眼底满是悦色,蓦地一把握住她的手臂。

    柳蔚目光阴寒:“放手!”

    向易却勾唇一笑,伸出一只手指,竖在唇前,低低的道:“隔墙,有耳。”

    柳蔚凝神,跳动五感,感受了一下,果然感觉到空气里有一些浮动,这证明周围的确有人。

    “大人想知道什么,向某知无不言,好不好。”

    这人的话能信吗?

    柳蔚在心中大大的写了一个否,却听向易直接道:“酒楼之内,与郡主同桌共饮之人,确实是我。”

    柳蔚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向易。

    向易又倾了倾身,对着柳蔚的耳廓说道:“但,向某绝未谋害过郡主的性命。”

    柳蔚厌恶极了此人,直接伸手,一爪紧攥住向易的衣领,将他扔远,才冷冷的道:“离我远些。”

    向易方才被柳蔚掐住了咽喉,这本是致命死地,但向易却神色寻常,并未有任何不适,只是苦笑着道:“大人耳廓这般敏感?”

    他看着柳蔚已经红了的耳朵,笑的更是放肆。

    柳蔚咬牙,声音更冷了些:“你是否真觉得,本官的武力及不上你。”

    向易却摇摇头,道:“大人可知你逞强的模样,有多可人?”

    “我知。”柳蔚回了一句,下一瞬,身体一移,手指弯曲,直锁向易脖子。

    向易还是笑着,似乎在笑柳蔚天真,但当向易逐渐感觉到喉咙上的压力,想运功抵御时,却发现自己使不出力气。

    他皱了皱眉,神色冷下来。

    这时,就听柳蔚道:“你说我的耳朵,为什么是红的呢?”

    柳蔚说完,将向易抓近一些,低声道:“公公要不要再凑近了看看?”

    向易这才定睛,一眼,便瞧见柳蔚耳朵上那红晕,似乎不是生理现象,而更像是,涂抹了一层东西。

    “公公方才,可瞧见我掖头发了?”

    向易明白了,不觉敛紧眸子:“柳大人动作倒快。”

    “公公也如此认为?”柳蔚笑问:“那与在古庸府时相比,本官是否长进了?”

    向易脸上表情丝毫不变,甚至一个反驳的字都没有。

    柳蔚知道,自己找到答案了。

    向易,果然就是……钟自羽……

    柳蔚眼神再次厉起来,直接二话不说,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钟自羽此刻没有了内力,柳蔚却内力充盈。

    柳蔚这一拳可谓蓄满了真气,打过去时,钟自羽脸上当即爆出难堪,不过两瞬,被打过的地方,已经开始有肿胀之势。

    但那肿胀却不是受伤引起的淤肿,更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打坏了。

    “人皮面具?”柳蔚暗叫有趣,将人重新提过来,拉近了看,问道:“这又是谁的皮,嗯?”

    钟自羽神态悠然,哪怕被打坏了,面具正在膨胀,看起来模样尤其可怖,但他眼神却一点都不慌。

    实际上,会被识破是他早已料到的,只是,让他意外的是,柳蔚如此迟才发现。

    他以为,柳蔚一开始就会发现。

    那天晚上,他不是说了许多调戏逗弄她的话,真正的向易,又怎会如此轻浮?

    某夜他做的那般明显,柳蔚却未想到是他,这倒让他失望了一把。

    不过现在,也可以。

    明白左右有人偷窥,钟自羽没有立即撕开面具,只是用仅有两人能听清的声音,问道:“大人到底,还想不想知晓案子真相了?”

    柳蔚的确想知道,但柳蔚现在更想将这人毒打一顿,以消心头之恨!

    可是这皇宫里,显然不是个适合作恶的好地方。

    柳蔚深吸一口气,按捺住情绪,而后从袖袋中掏出一粒药丸,强硬塞进钟自羽嘴里。

    钟自羽吃着,并未吐出,反倒嚼了两下,咽下去,还很有心情的问:“这药可是你亲手做的?”

    柳蔚一言不发。

    “果然美味,柳大人可知,你很有做贤妻良母的天分。”

    柳蔚二话不说,抬手,又是一记重拳,直接砸在钟自羽的嘴上。

    钟自羽嘴角蔓出血渍,但他的笑意却纹丝不变。

    变态就是变态!

    柳蔚心里想着,怒视着钟自羽。

    而果然,不到数瞬,钟自羽眼神开始涣散,随即,眼皮也开始发沉。

    但饶是如此,钟自羽还是笑着,看着柳蔚贫嘴:“看来不止味道好,卖相好,效用,也不差。”

    柳蔚还没开腔,钟自羽已经身子一偏,彻底闭上眼睛。

    柳蔚没有扶钟自羽,直接一扔,让钟自羽摔在地上,只听到那“砰”的重重一声。

    柳蔚还嫌不够似的,伸脚在钟自羽身上狠狠踩了一脚。

    踩完还是觉得不过瘾,又在弯腰抓钟自羽起来时,手滑,把钟自羽拉起来,又摔下去,拉起来,又摔下去。

    直到听到“咚”的一声,柳蔚看到向易脑后渗出血液,才把人翻过来一看,不出预料,瞧见其头撞出了血。

    破案之前,此人还得留着口气。

    柳蔚运用内力拉着钟自羽的一条腿,直接往外拖。

    这一路上,就瞧见一位衣冠楚楚,面容优雅的白衣男子,单手拖着一个身穿四品内服的大内太监,缓慢过来,而走近了,才看清楚,那太监被拖拽过来时,路上,竟还染了一地的血。

    柳蔚觉得心情舒畅。

    杭公公与林盛在上次聚过的小凉亭等了又等,先等到的不是柳蔚,而是一声宫女的惊叫:“啊——”

    两人一惊,急忙转头一看。

    这一看,才看到了柳蔚。

    一个穿着粉色衣裳的浇花宫女,则一手提着水壶,一手捂着嘴,连连后退,指着地上那昏迷之人,尖叫着喊:“向……向……向公公……”

    此时杭公公与林盛也赶了过来,两人同时看到了倒在地上,身后一串血的向易,惊讶得合不拢嘴。

    柳蔚将向易那条拖了一路的腿丢下,蹭了蹭手,一脸担忧的道:“方才本官与向公公巧遇,不想还未说上两句话,公公便突然晕倒,本官力弱,背不动公公,只得将公公拖来。你们还不来帮忙,快些将公公扶起来?”

    杭公公与林盛对视一眼,皆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还是弯腰亲手去将向公公扶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