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3章 气的,一脸想骂脏话的表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53章 气的,一脸想骂脏话的表情

    扶起来时,两人都看了眼向公公的后面儿,想看向公公是哪儿在流血,这一看,却看到向公公头上已经被拖脏的伤口,那伤口狰狞得惨不忍睹,还因一路与尘土混淆,冒着黑血。

    两人看的脑袋疼,心想柳大人也是,力气小也不会叫人帮忙,这拖过来,还不给拖出毛病啊……

    “大人,这……”扶起向易,杭公公与林盛面面相觑。

    这向公公按理说是要送去太医院的,但这儿离太医院实在太远,总不能他们送去?

    “若不然,先送到内务府?”杭公公提出建议。

    林盛没吭声,显然为难。

    如果送到内务府,林盛便不能过去了,但林盛还有许多问题想问柳大人。

    杭公公看出林盛的纠结,便道:“或者是差人先将向公公送去内务府,咱们谈事为主?”

    这就再好不过了。

    柳蔚看着钟自羽昏迷不醒的模样,有些不放心。

    那药是柳蔚自己炼制的,按理说,药效十足,钟自羽不睡上两个时辰,是睁不开眼的。

    但钟自羽武艺不凡,若是低估了钟自羽……

    顿了一下,柳蔚道:“那便赶紧去叫人。”

    柳蔚这么说着,杭公公便使唤那小宫女去叫人。

    没一会儿,便有七八个小太监过来。

    杭公公吩咐一番,几个小太监忙过来将向公公拖住,柳蔚顺手帮了一把,而无人瞧见,柳蔚指尖轻抚,在抚过钟自羽后脖颈时,一根银针刺入钟自羽的脉搏,一晃眼的功夫儿,那针头已消失不见。

    “这向公公看起来年纪尚好,却不想身子这般弱,方才一番折腾,竟是都未醒来,也不知是否有何怪病。”

    杭公公一边往小凉亭走,一般啧啧的说着闲话。

    柳蔚走着说:“也不要这样诅咒人家,或许,向公公这是得了不治之症呢。”

    “嗯?”杭公公一愣,看向柳蔚。

    柳蔚道:“开个玩笑罢了。”

    杭公公嘴角不觉抽了抽,看着柳蔚的笑脸,有点不适用;“看……看不出柳大人,还会开玩笑。”

    柳蔚心情甚好,没说什么。

    而柳蔚这副模样,却反常得杭公公后脖子直凉,林盛看着,也有点心有戚戚,总感觉,柳大人有点不对劲啊。

    到了小凉亭,有小太监已经换了茶水。

    坐下后,柳蔚开门见山,将牢中情况说了一遍。

    林盛听了,皱皱眉,道:“如此说来,那丞相大人还不知柳家一门即将被放逐惠州?”

    柳蔚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杆儿,道:“丞相大人久居牢狱,消息不灵通亦是正常,只是方才在下一观,却见丞相大人情况并不好。”

    “如何不好?”林盛问。

    柳蔚抿了口茶,才道:“失魂落魄,痴呆懵懂,若非是亲眼所见,在下定然无法想象,曾经驰骋朝堂,精明非常的丞相大人,会变成那副模样,实在叫人唏嘘。”

    “当真如此?”林盛有些慌。

    杭公公表情也不好:“都说禁宫大狱乃是人间炼狱,看来,果真不假。若是沁阳公主与月海郡主的案子破不了,说不定林大人与杂家,也要被关进那……”

    后面的话杭公公不敢说了,深怕自己乌鸦嘴,真给说中了。

    林盛咽了咽唾沫,只觉得后背发凉,倏地,林盛又看着柳蔚,像是在责怪柳蔚阻拦他携家逃亡,现在好了吧,留下来,留下来又有何用?这案子,还是一时半会儿破不了!

    柳蔚看着两人焦躁不已的表情,却是半点都不急。

    将茶杯放下,柳蔚看看左右,知晓附近有不少耳目,便不敢将话说多了,只道:“虽说丞相大人情况不好,但丞相大人只是糊涂,并非失忆,有些事,倒是给了在下答案。”

    林盛顿时眼前一亮:“可是关于月海郡主的?”

    杭公公也面露急切:“丞相大人知晓杀害沁阳公主的幕后凶手身份?”

    林盛不赞的瞪了杭公公一眼,道:“杭公公,丞相大人入牢数月,又怎知沁阳公主一案?”

    杭公公也回视林盛,道:“若是连沁阳公主一案都不知晓,便更不会知晓月海郡主一案了。”

    “话不是这么说,月海郡主或许只是个引子,说来说去,还是要说到月海郡主的身份上,惠王遗孤,或许是有什么与惠州有关的?”

    “沁阳公主是太妃娘娘最宠爱的公主,林大人怎的不说此事也与太妃娘娘有关?”

    “杭公公强词夺理!”

    “林大人不可理喻才是真!”

    眼见两人竟吵起来了,柳蔚砸了咂嘴,问道:“你们争什么?”

    杭公公与林盛同时一顿,又齐齐看向柳蔚,道:“柳大人,丞相大人究竟说了什么,你倒是快些说啊。”

    柳蔚摇摇头,却是起身,往亭外走。

    两人见状,忙起身跟上,边跟边问:“柳大人你说啊,你怎的不说?快说啊!”

    柳蔚就是不说,一路走回内务府。

    到达西门时,林盛眉毛都要烧起来了,嘴里喊着:“这道门林某不能进,柳大人,您别卖关子了。”

    柳蔚回头,看的却不是林盛,而是林盛背后,某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松树,才道:“时辰不早了,林大人还请早些回衙。”

    今日听耳朵的人太多,不好多说。

    “你……”林盛指着柳大人,气的脸都红了,一脸想骂脏话的表情。

    杭公公哼笑一声,不管林盛在西门外头急的跺脚,转而跟着柳蔚进去了。

    待走进内务府,杭公公才小心翼翼的道:“柳大人方才不言,是否因有什么话不好当着林大人说?无妨,现在四下无人,大人可说了。”

    柳蔚侧眸看了杭公公一眼,见其满脸期待,却只云淡风轻的问:“向公公在哪间房?”

    “嗯?”杭公公不解。

    柳蔚指指这内务府的院子,左右比比:“这边?还是这边?”

    杭公公怔忪的抬手,手指无意识的指了一个方向,道:“好像……好像是东厢房。”

    “多谢。”柳蔚说完,转身就朝东厢房而去。

    眼看着柳蔚离开,杭公公纠结一番,还是跟了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