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6章 柳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56章 柳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钟自羽看着柳蔚,在柳蔚格外灵气的眸子里,竟瞧出一种嗜血的疯狂。

    心中当即涌出不好的预感。

    钟自羽还来不及说话,便顿感面上皮肤一疼。

    柳蔚看着钟自羽脸上的血口子,见其竖起眉眼,便道:“哦?这块面具,质地不错。”

    钟自羽咬牙道:“你不若直接杀了我!”

    柳蔚又笑了,笑得眸子干净清澈,摇摇头道:“你以为,死是最大的惩罚?”

    钟自羽不说话,这一刻,方才觉得,曾经他是低估这个女人。

    柳蔚其人,在钟自羽心中,一直都担任着“猎物”的角色,而他,才是“猎人”。

    猎人可以恣意玩弄猎物,拿捏,猎杀,但却从未听说,猎人有一日,竟会被猎物绑住。

    其实从一开始,钟自羽便是给了柳蔚一个机会,一个抓住他的机会。

    否则,大牢门口,他又怎会心甘情愿吃下那枚迷魂药?

    但当时钟自羽以为,醒来后,他会在牢里,或是堂上。

    这人假仁假义,满口案件案件,必然会抓住他来审问,逼问关于最近这几桩案子之事。

    他也已想好了说辞,其中真假先不说,但他敢保证,他的回答,必是能令案件有突飞猛进的发展。

    这也算是他给柳蔚的一点小甜头,他要让柳蔚知晓,想破案,唯有他可以帮忙。

    而让他开一次口容易,开第二次,第三次,却是需要拿东西来换的。

    这本是个很完美的计划。

    未曾想到,醒来后,他竟是身在内务府厢房。

    脸上的伤口还在发疼,但钟自羽有预感,这境地,如她所言,真的,仅是个开始。

    柳蔚想做什么?

    几乎不用猜,钟自羽便可得出答案。

    柳蔚在公报私仇,放弃质问案件的机会公报私仇。

    身体被奇特药物控制,钟自羽难以冲破那桎梧,找回内力。

    他亲眼看着柳蔚将刀片再次凑近,在他已经受伤的脸上,于原地,又割了一刀。

    柳蔚要对他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当初他如何伤她,伤她的儿子,甚至伤那只鸟,现在,便都要一五一十的讨回来。

    “与其叫你看起来像是毁容,不若当真就叫你毁容,否则,一会儿其他人进来了,瞧着你的脸不一样了,岂不是很难解释?”

    柳蔚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刀尖边沿蔓延出的鲜红血液,眼底的笑意,越发璀璨耀眼。

    “况且,你不觉得总戴着张他人的面具,很累,很沉?你看,我将你的脸划烂,让人看不出你的真容,你便不需戴他人面具遮掩了……”柳蔚说着,便觉得自己的主意好极了,又道:“终究,是在下将你面具戳破,在下总要想一个万全补救之法。”

    说完,又是一刀。

    方才划的是钟自羽左脸,这次是钟自羽右脸。

    当唇角微动,尝到了鲜血的味道,钟自羽神色更加冷厉,目光发狠的看着柳蔚,像是若能运功,第一件事,便是要将柳蔚五马分尸一般。

    柳蔚却毫不在意,在此人脸上划了三刀后,手探入袖袋,从里头,拿出一个小瓷瓶。

    柳蔚念叨道:“说起来,我还有件礼物,要送予你。”

    话落,柳蔚便将瓷瓶打开,里面,散发出一股腥臭的味道。

    柳蔚专注着将小小解剖刀伸进瓶口,而后,又慢慢的抽出,刀身再露出时,钟自羽便瞧见了刀尖上,趴着一只蓝色的蠕虫。

    柳蔚缓慢的移动着解剖刀,直到移来钟自羽眼前。

    近距离的看着那只虫子,钟自羽神色愈发难看。

    柳蔚手轻轻一抖,那虫从钟自羽眼前掉落,直接掉在他脸上。

    滑腻的恶人感,让钟自羽全身紧绷,双拳无力的紧握,手背上全是冒起的青筋。

    柳蔚弯下腰,嘴角上挂着趣味的笑,用刀尖拨动一下那慢慢蠕动的小虫,将虫子拨到钟自羽脸上伤口那处,然后,虫子贪婪的把小肉身子挤巴挤把,挤了进去。

    “唔……”伤口再次被强行打开,疼痛感让钟自羽浑身一僵。

    柳蔚从小瓷瓶里总公拿出了三条蠕虫,恰好可以塞进钟自羽脸上的三道伤口里。

    做完第二步骤,柳蔚拿出银针,这枚银针与其他却是不同,这枚针上,挂着一条又长又细的羊肠线。

    “你脸上的伤似乎很重,这样大的口子,若不缝合,恐会留疤,好了,我替你缝上。”

    没有任何麻醉和消炎,柳蔚将银针穿过钟自羽的面皮,再横穿那伤口。

    缝合伤口,柳蔚可谓信手拈来。

    “啊——”钟自羽终于疼的叫出声。

    他所疼的不是那针脚的刺入,而是那小蠕虫,在他的皮肤里,正在咬他。

    柳蔚对其眸中的痛苦之色视而不见,只将那三处伤口都缝合好了,才用羊肠线打了个结,赞道:“缝合得多好……”

    因着伤口缝合,那虫子在皮肤里找不到出路,只得一口一口,继续啃食周围的血肉,仿佛只有在这些血肉里咬出一个窟窿,才能找到一条出路。

    这虫子看着细小,但咬人极疼,钟自羽疼的几次忍耐不了,浑身发抖。

    柳蔚看着钟自羽这个模样,表情憎恨的道:“这些,只不过是利息,想想看,你是如何残忍的伤了我的儿子!”

    钟自羽略一回忆,脸色巨变。

    此刻,他如蜈蚣爬过的脸庞上,还布满了没人擦拭的血迹,而钟自羽那双眼睛,又黑又深,这一眼看去,仿佛要直入柳蔚心底。

    柳蔚并不惧怕,解剖刀在指尖快速打转,接着,直接一刀,刺入钟自羽的小腹。

    刀入腹肉,钟自羽瞪大眼睛,凶戾的视线慢慢下移,转到自己的腹部,亲眼看着那儿插着一把刀,血缓缓的流出。

    喉头一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这么短的一把刀,刺不死你,我家珍珠,这个部位可是因你也挨过不轻的刀子……”

    过了好半晌,钟自羽才哑着嗓子,道:“你这个……疯子!”

    “嗤。”柳蔚笑出了声,身子靠近钟自羽,一把从他腹內抽出解剖刀,看到钟自羽疼得又颤了一下,柳蔚才用沾满血的刀背,拍打着他的脸庞,语气轻和的道:“你要相信我的医术,哪怕在你身上捅一百个口子,我也不会让你死的,死,多没意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